|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八十五章 我無所畏懼

第八十五章 我無所畏懼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1-23 20:33  字數:4486

整片血海,籠罩在清冷的月光下,從雲層投射出來的光柱在翻騰的血浪間蜿蜒扭曲著。

孤寂的身影站在風中,蘇敗眸若星辰般璀璨,靜靜凝視著蒼穹。

許久之後,蘇敗方才嘴唇微動:「你都看到了!」

冥冥的黑夜中,步驚仙挺拔猶如高山般的身影撕開微弱的燈光,出現在蘇敗身後,目光微轉,看著一臉平靜的蘇敗。

隱約間步驚仙有些漸漸看不透這道身影,沒有任何的年輕氣盛,少年的驕狂在他身上見不到丁點!

先前那一幕步驚仙可是看在眼裡,特別是謝勝臨走前的那番話,饒是步驚仙心中也微怒,而前者,目光平靜的有些過分。

步驚仙凝視著蘇敗眼中的平靜,這種平靜,絕對不是這種年齡的少年所具備的,但步驚仙又能夠感覺到這種平靜下所隱藏的鋒芒,就像一柄正欲出鞘的利劍般,一旦出現註定是撕開這片天地,這種鋒芒和隱忍是步驚仙還是第一次在蘇敗身上看見,「嗯,在踏出閣樓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了!」

「他們都認為我退讓是因為畏懼,步叔以為呢?」蘇敗嘴角微撅。

「我看見你手放在了劍柄上,若是畏懼,誰會時刻做好出劍的準備!」步驚仙冷峻的臉龐緩緩爬上了一抹柔和。

蘇敗緩緩抬起頭,仰望著遼闊的夜空,邪魅的臉龐上也湧出了冷意,帶著少許懷念的口吻道:「在以前,我覺得世界上有兩種東西值得去敬畏,一種是頭上的這片星空,一種是心中的道德,但在我從屍山血海中爬出來的那一剎那,我就發現,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值得去敬畏,星空也罷,道德也罷。」說到最後,蘇敗目光中透著一股驚人的銳氣,「所以,步叔,或許今後我會做出一些很瘋狂的事情,你得有心理準備!」

看著這稚嫩的臉龐,步驚仙有些動容,在這個世界上要成為強者,最重要的就是一刻無畏的心,「劍者應自有鋒芒!」

月下,兩道身影靜立著,海風習習!

燈火闌珊的閣樓中,林瑾萱站在月光中,輕風輕拂著青絲,盡顯優雅脫俗之態。

一些琅琊宗弟子站在其後,竊竊私語著,「他應該站出來而不是屈服於謝勝,至少表現的像個男人!」

滔天的血浪中,黑色古船猶如幽靈似的,漸漸消失在冥冥夜色之中.

夜深了,蘇敗不知道步驚仙何時離去,只依稀記得步驚仙眼中殘留的欣慰和惋惜。

「他在惋惜什麼,惋惜我蘇敗丹田破碎,終生無法踏進凝氣境!」蘇敗心中喃喃道,目光越過滔天的血浪,遙望著漫天星辰的天穹,群星璀璨。

微握著手,蘇敗盤膝而坐,甲板猶若冰塊般刺骨,蘇敗目光微偏,望著熟睡的吳鉤,暗自好笑,微閉著雙眼,洶湧澎湃的能量在他的體內流淌而出。

「這種無力的感覺真他媽的討厭!」蘇敗輕聲喃喃道,白皙如玉的肌膚上泛著淡淡的光芒。

體內,功點值所化的能量瘋狂的涌動著,這雄厚程度,雖不如昔日吞服凝氣丹所化的能量,然也遠遠超過平時。

一絲絲的能量順著劍魔心經的修鍊路線運轉著,最後融入蘇敗的體內,血肉,骨骼,經脈。

身若容器,蘇敗好似將這些能量注入容器之中,一旦注滿,就是凝氣之時。

如今的蘇敗,對於劍魔心經的掌握程度已至登峰造極的地步,輕而易舉的控制著洶湧的能量,不急不躁,蘇敗心如止水,一種充盈的力量感漾在四肢百骸中。

隱約間,蘇敗身體表面有著一股格外強悍的氣息滲透而出。

夜風刺骨,在黑暗中,蘇敗等待著漫長的破繭期。

悠長的呼嚕聲和破浪聲充斥在蘇敗耳旁,蘇敗漸漸進入忘我,腦海中再次浮現出那驚才艷艷的一劍。

月華落下,映在蘇敗白皙的臉龐上,略顯朦朧,將蘇敗俊朗的面容染的有些妖異。

……

有人說過,世界上最凄涼的莫過於夕陽,而最讓人鼓舞的是日出。

一輪璀璨刺眼的朝陽至海平線上緩緩升起,撕開翻滾的血浪。

天地間第一縷曙光落在蘇敗的臉龐上,蘇敗身影有些出塵,半響後,終於是緩緩的睜開雙眼,漆黑的眼瞳中猶如星空般深邃。

四周甲板上已經站滿了諸宗弟子,眺望著海平面盡頭,一座座雄偉山巒起伏著,連綿不絕。

蘇敗起身,眼中帶著少許期待,舉目望去,一座座插雲巨峰猶如雨後筍般起伏著,鬱鬱蔥蔥的林木更是無盡,蒼莽無際,依稀間可見一些身軀龐大的妖獸橫衝直撞于山林中,掀起震耳欲聾的獸吼聲。甚至蘇敗可見在那插雲巨峰上,一隻展翼足有數丈的巨鳥扶搖而上,巨翅展動帶起陣陣狂風捲起漫天的山石,聲勢浩大。

無論是妖獸,還是群峰亦或林海,都透著一股洪荒般的遠古滄桑,蘇敗靜靜望著這一幕,輕聲喃喃道:「大荒!」

「終於到了,再也不用聞著這該死的血腥味!」吳鉤朦朧著雙眼,搖搖晃晃的爬起來,揉著雙眼,有些雀躍的望著出現在視線中的陸地,不過目光一掃四周,有些狐疑道:「滄月呢?」

「應該在雅閣中!」蘇敗輕聲道。

「不過這酒還真烈,就算是我也受不了這後勁,滄月估計也不好受!」吳鉤搖著頭,撕心裂肺的感覺讓他有些暈眩。

「估計那妮子現在還沒醒來!」蘇敗輕笑道,半響後渀佛想起了什麼,轉身望著吳鉤道:「胖墩,你可曾聽過庄不周這人?」

「庄不周!」吳鉤神情先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