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八十四章 差距

第八十四章 差距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1-23 09:27  字數:4705

月色如水,星光點點,微腥的海風在夜幕中輕拂緩動著。

震耳欲聾的海浪聲直衝雲霄,古船猶如幽靈般乘風破浪,波浪層層分開。

在古船的兩側,時而有著一道優雅的身影躍起,在月下留下道道殘影,最後濺起一連串的星光。

蘇敗站在甲板上,眼眸虛眯望著猩紅血海中遊動的妖獸,這種妖獸類似於前世的海豚,蘇敗記得在大荒,武者將之稱為血豚!

清脆的啼叫聲在夜風中倒是有幾分悅耳,蘇敗迎著海風,如墨的黑髮猶如瀑布般狂舞著,低眸望著大醉淋漓的滄月和吳鉤,一陣無奈,這兩個傢伙真是讓人不省心。

淡淡的月光從天際撕開陰霾,灑落。

滄月微蜷著嬌軀,白色衣裙勾勒出她纖細的柳腰,以及那凹凸有致具誘惑力的胸部。

四周閑談的諸宗弟子,其目光都不由自主的投來。

月下美人,總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蘇敗有些無奈的揉著眉心,正想著要怎麼處理這兩個傢伙。

就在這時候,蜷著嬌軀的滄月微微伸出纖細的玉腿,海風吹來時,揚起了衣裙,肌膚如雪,比起月光還要慘白。

「庄不周,我不求你有多高大,我只渴望你能夠堂堂正正的告訴世人!」

「我滄月是你庄不周的女兒,而不是那個女人的棄女!」

「你可知,我等你用盡了所有的悲哀!」

滄月轉過身來,斷斷續續的夢囈聲泛起,半響後又死睡過去。

「庄不周?」聽著好似有些熟悉的名字,蘇敗眉頭微皺,蹲下身,盯著滄月這有些過分漂亮的側臉,輕輕開合的衣裙間透著陣陣香氣,順著那凹下去的縫隙,蘇敗依稀間可見到滄月的褻衣,這是一幕足以讓漫天星辰失色,讓人心痒痒的跳動,不過瞬息蘇敗就將目光移開,伸出手輕輕的將滄月的長裙壓住,免得走光。

就在這一刻,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

咻!一道猶如鬼魅般的白色身影在泯滅的燈火中身直掠而出,穩穩的落在蘇敗正前方。

「離開她,她不是你能夠碰的!」

蘇敗緩緩抬起頭,淡淡的望著這道英俊挺拔的白衣男子,其身上的宗袍無疑說明了他的身份,庄夢閣的內門弟子。

真是無趣,蘇敗心中喃喃道,看這架勢,他不難猜出這白衣男子應該是滄月在庄夢閣中的追求者。

璀若星辰的眸子在半空中相遇,其二者間的空氣彷彿凝固住似的。

起身,蘇敗緩緩抬起頭,邪魅的俊臉在月光下顯得十分冷峻,淡淡道:「憑什麼?」

「就憑她是高高在上的明月,而你註定是地上默默無聞的石頭,縱然連仰望的資格都沒有!」黑夜中,白衣男子冷冽刺骨的聲音飄渺而出。

聞言,蘇敗雙眸虛眯,不起波瀾的臉龐下漸漸泛起一抹冷笑:「真是看不爽這種高高在上的姿態,當默默無聞的石頭放在夜空上時,不也是最璀璨的星辰嗎?」

「我沒有時間和談論這毫無意義的問題,離開他,否則我會讓你知道痴心妄想的代價!」白衣男子眼神冰冷的盯著一臉冷笑的蘇敗,沒有再說話,一股猶如凶獸蘇醒般的氣息在他的體內洶湧而出,好似洪水般,可怕無比的劍氣在他的掌心醞釀著,撕開空氣發出的嗚嗚聲在半空中顯得異常的刺耳。

凝氣境!蘇敗眼瞳輕微一縮,站在這白衣男子前,他有種仰視高山般的感覺,然眼神卻依舊平靜的不像話。

就在蘇敗和這白衣男子對峙的剎那,遠處,站在甲板上交談的琅琊宗弟子,其目光也紛紛投射而來,眉頭微皺。

「瑾萱師姐,是蘇敗,這小子居然惹上了庄夢閣的謝勝!」

「因為庄夢閣的那少女,年輕真好,至少能夠為紅顏一時衝動!」

「不過這衝動的代價就有些大了,謝勝可不是那麼好惹的,呵,這個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就是明明看到了前方的路,卻有著巨人擋在那裡!」

在這數十名琅琊宗弟子中,有著一名膚若凝脂,眸若秋水的女子,美麗的瓜子臉上泛著少許懶散,斜靠在欄杆上,當注意到遠處甲板上對峙的兩人時,柔弱纖細的柳眉卻是輕微一蹙,清麗嬌顏上露出一絲無奈,起身,貝齒輕啟,「琅琊宗弟子又豈能讓外人凌辱!」

話音未落,這被稱為瑾萱師姐的女子邁著蓮步,款款而去,交談的琅琊宗弟子皆是聳聳肩,緊隨在這女子之後。

而四周的諸宗弟子,也注意到了對峙的二人,饒有興緻的望著這一幕。

一道道情緒不一的目光停落在蘇敗身上,蘇敗嘴角也是緩緩掀起一抹淡淡的弧度,這白衣男子很強,就算棄青衫在這人前,也卑微無比,但蘇敗卻未有任何的畏懼與膽怯。

「往往很多時候,無畏總是和無知一樣!」白衣男子瞥見蘇敗沒有任何的退縮,冷笑了一聲,腳尖猛然一蹬,身形猶如獵豹般直掠而出,白皙的右手上纏繞著凌厲的劍氣,徒然化作一抹璀璨的劍光,劃破冥冥夜色,勢若閃電般的向著蘇敗轟去。

呼呼!海風習習,猶若劍光的攻勢掀起尖銳的破風聲,可怕的氣息肆虐著,這璀璨的光芒在蘇敗的眼瞳中不斷的放大著,蘇敗微微按住劍柄,邪魅的俊臉上有著危險的冷笑滲透而出,心中飛快計算著白衣男子這凌厲攻勢的路線,以及自己最佳的出手點和閃躲點,前腳微抬,正欲邁出的一剎那,一道清冷嬌喝聲卻是打破了這僵持:「謝勝,適可而止吧!」

緊接著,絢爛劍光乍現,劍氣縱橫激蕩間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