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十九章 一個人的舞台(下)

第七十九章 一個人的舞台(下)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1-20 17:11  字數:5189

「蘇敗,你瘋了!」

一道道驚呼聲猶如雨後春筍般橫掃而出,其內帶著少許顫抖和慌張。

累累骸骨上,一道道驚恐的目光齊聚在蘇敗的身上。

迎上這些目光,蘇敗面無表情,沒有理會這些驚呼聲。

劍動!絢麗的劍光在燦爛的陽光中綻現,掀起一連串猩紅的血花。

蘇敗這種漠視生死的殺戮讓諸宗弟子感到心驚膽顫,理智上告訴他們要遠離這個瘋子,然看見近在眼前的血煉之門,他們又有些不甘。

只要踏入血煉之門,就能離開這個該死的地方。或許在這個念頭的支配下,數名刀劍閣和天涯閣弟子挺身而出,聲嘶力竭道:「諸位,蘇敗今日顯然是要將我等只置於死地,一旦我等坐以待斃,等待我等的就是死亡,還不如一起聯手,殺了蘇敗!」

「對,我等人數眾多,若是聯手起來,就算棄青衫也要暫避鋒芒!」

「他們不過三人而已,有什麼可怕的!」

這些出聲的青年面容猙獰,眼露凶光,持著長劍向蘇敗猛撲而去。

羊群效應這個不變的定理在哪裡都適用,在數名青年的帶動之下,驚疑不定的諸宗弟子,也紛紛眼露凶光,錚錚!

刺目的劍光撕碎這溫柔的陽光,一道道身影直掠而出。

六十餘道強弱不一的氣息匯聚在一起,猶如洶湧而來的洪水般,帶著一往直前的無匹氣勢。

滄月白皙修長的玉手微按住劍柄,蓮步輕邁,緊隨蘇敗之後。

然蘇敗消瘦的身影卻擋住滄月的視線,「我負責清場就可以了!」

平平淡淡的語氣卻透露出蘇敗的自信,古井無波的目光靜靜望著衝來的諸宗弟子,眼中透著少許期待。

一人獨擋諸宗弟子,並非是蘇敗狂妄,而是對自己的實力深信不疑,在雙方實力相持的情況下,他會毫不猶豫的讓吳鉤和滄月出手。

而眼前這些諸宗弟子,其中不乏有入道八重的存在。

但是看似聲勢浩大,卻雜亂無章。

最重要的是,眼前這些諸宗弟子在蘇敗眼中可都是功點值的存在,本著不浪費的原則,蘇敗又豈能讓滄月和吳鉤動手,蘇敗閑庭信步的走出,揚劍!

劍光微寒,一襲血衣,飄然而上。

刺目的劍光如同神助般,洞穿其眉心,精確的令人髮指。

劍影漫天,蘇敗輕描淡寫的出手,每一劍都洞穿了對方的眉心,就像經過無數次演練似的。

同時蘇敗其身形在重重劍影之下,猶如柳絮般飄忽不定,總是在最恰當的時刻避開險之又險的一劍,這一幕落入滄月和吳鉤眼中,就算親眼目睹過蘇敗一劍擊殺棄青衫那一幕,此刻,兩人的呼吸也罕見的變得急促沉重起來,他們實在難以想像,蘇敗一人獨擋諸宗弟子,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每一劍都精確無比的落在敵人出現的位置,這需要多麼可怕的計算力和判斷力。

「還真是瘋狂若是稍有失誤,挨上一劍可不好受!」吳鉤嘀咕著,眼神有些凝重,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夠看出其中的利害之處。

俏臉的嘴角微揚,滄月美眸微眯:「他是藉助這些人來磨練身法,反應判斷力和身體的控制能力!」

「也只有他有這氣魄!」吳鉤眼露佩服之色。

猩紅的血花洒洒而下,飄忽在血雨中的蘇敗就猶如行走於地獄深淵的惡魔,信手間揚起,刺出的劍光總是洞穿其敵方的眉心,

「恭喜宿主獲得17點功點值!」

「恭喜宿主獲得16點功點值!」

「恭喜宿主一品武技不入流劍之刺法熟練度+1!」

短短數十息間,沖在最前方數十名諸宗弟子盡死於蘇敗劍下,濺起的鮮血染紅了遍地的骸骨,為這無盡骸骨之地增添了少許血腥味。

當蘇敗四周的屍體堆砌至腰間的時候,這些諸宗弟子終於感到了心悸,抬眸向著四周望去,這才發現,六十餘人已經只剩下二十餘人,也就是說,短暫的交鋒中,已有四十餘人死於蘇敗劍下。如墨的黑髮瀑布般的垂落至腰間,蘇敗持劍站在屍體堆上,淌血的劍在陽光中折射出刺骨的寒意,迎上這道優雅的身影,諸宗弟子心中的恐懼彷彿被無限放大似的,直至最後有人再也承受不住恐懼帶來的窒息感,驚呼而出,步伐踉蹌的向後退去,蘇敗腳尖微蹬,驚鴻一劍,以最純粹,最優雅的姿態刺出,璀璨耀眼的一劍掀起了猩紅的血花。

「恭喜宿主劍技天外飛仙熟練度+1!」系統的聲音響起,蘇敗嘴唇微動:「成功了嗎?」

話音未落,蘇敗身形已經掠至倖存的諸宗弟子中,踏著血花,一道道璀璨的劍光以最優雅的姿態呈現在眾人的視線中,燦爛的陽光下,蘇敗好似起舞似的,翩若驚鴻,矯若游龍,就算是白天,依舊給人一種炫麗的感覺,猩紅的血花一連串的帶起。

秒殺!

無匹的力量加上令人髮指的精準度,蘇敗好似忘我的揚劍,輕描淡寫的刺出,沉浸於這一劍之中,直至四周再無一道身影站立時,蘇敗的劍方才停落在半空中,蘇敗心神微凝,看著天外飛仙的熟練度,劍眉卻是輕微一挑,自己一共出了二十二劍,然熟練度卻只提高了三點,也就是說,二十二劍中也只有三劍才具有天外飛仙的意,而其他只是具有其形。

「記得在半日前,我接連二十劍都未提高一點熟練度!」蘇敗微閉著雙眼,回味著先前那種玄之又玄的感覺,旋即睜開雙眼,眼露思索:「難道是我對葉孤城的劍意有所感悟,優雅,唯美,孤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