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十七章 何為意境?

第七十七章 何為意境?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1-19 19:27  字數:2809

血日當空,染紅了雲層。

無盡的骸骨靜靜沐浴在和煦的陽光中,鍍了一層淡血色。

蘇敗的聲音好似在空中回蕩著,猩紅刺目的鮮血緩緩流淌著。

蘇敗站在屍體上,微閉著雙眼,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棄青衫很強,在所遇的對手中可謂是最強的一人,而此次與棄青衫交手看似簡單,然卻驚心動魄。

蘇敗習慣性的反思著先前戰鬥中的不足之處,比如出手的時機,勁道,甚至反應力。

特別是先前那璀璨耀眼的一劍,撥開千萬雲霧的一劍讓蘇敗有所感悟,心中的困惑也蕩然無存。

那一刻,蘇敗有種莫名的感覺,彷彿整個世界這一劍前都會崩潰。

然而在這一劍消散之後,蘇敗卻感到一種快要窒息到死的孤寂,隱約間,蘇敗好似懂得了這一劍。

「優雅,唯美,孤傲,寂寞!」蘇敗輕聲喃喃道,站在燦爛陽光中的他好似雲層間俯視蒼莽大地的仙人般,邪魅的俊臉上露出一抹深思。天外飛仙那一式可謂是將這些字眼的意境體現的淋漓盡致,想此,蘇敗腦海中不禁再次浮現出那道白衣如雪的身影,以及那道驚心動魄的目光,甚至那道他此生難忘的聲音:「你學劍?」

吳鉤微按著竹劍,望著滿地的屍體,暗自咂舌,特別是蘇敗先前那一劍,可是深深的震撼了他。

「有種劍意的味道!」吳鉤眉頭微揚,眼露沉思:「但這可能嗎?就算先天強者,也罕有人感悟劍意!」

比起吳鉤的震撼,滄月精緻的雙眸卻在棄青衫等人的屍體上來回掃動著,有著雀躍的神色閃動,胸脯微起伏著,嘴角噙著一抹輕輕淺淺的笑意:「胖墩,開始收拾戰利品!」

「戰利品!」吳鉤雙眸也是微眯,迸發出少許精明。

蘇敗緩緩睜開雙眼,帶著少許血色的陽光倒映在黑色眸子中,「這次戰利品我要五成,你們兩五成!」

「五成!」滄月清脆婉轉的聲音立即變得尖銳起來,旋即俏麗上露出楚楚可憐的表情,「敗類,我可是冒著生命的危險將這些軟蛋引到這裡,讓這些軟蛋佔盡了便宜,差點都失去了清白之身,你就不補償下?」蘇敗淡淡的抬眸望了滄月一眼,嘴角微揚,一副沒得商量的表情。

滄月美眸微瞪,旋即雙目發光的望著棄青衫等人的屍體,熟練的摸索起來,這熟練的動作讓一旁的吳鉤一陣汗顏。

蘇敗雙眸再次閉上,心中喃喃著:「劍意!」先前吳鉤的那番話他可是聽在耳里,傳說中武道修鍊極致,便可感悟自身的意境,劍道意境既為劍意,刀道意境既為刀意。

一劍西來撥開世間浮雲,天地黯然失色,在這一劍下顫抖著。蘇敗腦海中浮現著葉孤城出劍的一幕,心中的困惑在這一刻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則是渾然大悟,他知道,為何修鍊天外飛仙不能像其他劍技那般,不斷練習就能提高熟練度,只是因為這一劍蘊含了葉孤城的劍意,就算完全模仿這一劍,也只有其形,並非真正的天外飛仙。

「何為意境?」蘇敗心中自問著,這個問題是他從未接觸過的,就算很多先天強者也說不上來。

「優雅,孤傲,寂寞!」蘇敗睜開雙眼望著遼闊的蒼穹,喃喃道:「什麼是劍意?」

「劍意既意志,既人生,既人心!」清脆婉轉的聲音泛起,滄月數著纖細的玉指道,「很難懂,對嗎?」

迎上美目,蘇敗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青絲如瀑布般順著纖細的柳腰垂落而下,滄月輕握著玉蝶劍,信手揚起,搖曳的劍影好似翩翩起舞的蝴蝶般,「因為每個人的經歷不同,這就決定了每個人的道路都不同!」

「很多時候,他們將其自身的意志,將其賦予手中的劍,這就成了劍意!」

蘇敗雙眸微眯,凝視著在血日下舞劍的女子,那翩然的倩影舉手投足間都帶著一種驚心動魄的美,點綴著這無盡骸骨的世界。

目光落在這一道道讓人心醉的劍光中,蘇敗卻驀然一嘆,在這一劍又一劍中,他感到了莫名的悲傷。

劍落,滄月展顏微笑,點染曲眉間的美依舊讓人目眩,「看出了些什麼?」

「悲傷!」蘇敗不假思索道。

滄月眼角似是輕輕的彎了彎,「可不是,你一人獨佔了五成的戰利品,我能不悲傷!」

聞言,蘇敗不由翻了下白眼。

嘴角揚起笑意,滄月搖搖頭,語重心長道:「敗類,黑夜給了你雙黑色的眼睛,可不是讓你用來翻白眼的!」

「這句話我倒是有些認同!」蘇敗眼中掠過一抹笑意,抬手指著滄月的香肩,似笑非笑道:「你褻衣又露出來了!」

褻衣!滄月神色自然的拉起絲帶,那羊脂般細美的香肩讓和煦的朝陽都失色了。

「看夠了沒?」滄月輕輕的掀起嘴角,眼中露出少許精明:「看一眼,你就要多給我一成戰利品!」話落,滄月絲毫不給蘇敗拒絕的機會,蓮步款款的向著吳鉤走去。

蘇敗摸了摸鼻子,然後視線猛的向著林海的盡頭處望去,一道道尖銳的破風聲驟然在險峻的山石中泛起,只見一道道身影直掠而出,這些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帶著傷勢,有些狼狽,然當這些人目光觸及那巨大的血煉之門時,各個眼中迸發出劫後餘生的雀躍,向著血煉之門疾馳而去。

「百尺宗,刀劍閣,天涯閣,庄夢閣!」蘇敗漆黑的眸子中掠過一抹淡淡的寒意,抬步向著血煉之門走去:「獵物出現了!」

滄月和吳鉤也紛紛起身,緊隨其後。

當這些倖存的諸宗弟子掠至血煉之門數十丈前,其身形猛的止住,失聲而出:「蘇敗!」

「諸位好久不見了?」蘇敗站在血煉之門前,邪魅的俊臉上噙著燦爛的笑意,讓人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然這些諸宗弟子眼神皆是一變,特別是前者的笑容,隱約間有著危險緩緩滲透出來的感覺,讓他們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其中一名百尺宗的青年,目光有些變化不定的望了吳鉤一眼,抬步上前,向著蘇敗拱手道:「在下百尺宗韓錯!」

「我對你的名字沒有興趣!」蘇敗淡淡道,緩緩閉上眼,就這般站在血煉之門前,消瘦的身影卻給人一種壓迫感。

對於蘇敗冷淡的態度,這名自稱韓錯的青年訕訕一笑,有些尷尬道:「血煉之門已經開啟,敢問閣下能否讓我等進入血煉之門!」

「進入血煉之門?」吳鉤望了雙目微閉的蘇敗,裂嘴笑道:「等人全部到了再說!」

這些諸宗弟子多數都是有幸在劍墓中逃離出來,先前血煉之門開啟的時候,衝天的血光照耀了整片血煉空間,這些人見到血光,紛紛意識到血煉之門已經開啟,極為有默契的向著血煉之門趕來,就算彼此間有恩怨,在這一刻也紛紛放下自身恩怨。

韓錯眉頭微皺,心中隱約間有些不好的預感,目光有些陰沉的在蘇敗三人身上掠過,心頭猛的一沉,「這傢伙該不會是要把我們全部留在這裡?」

這個突如其來的念頭讓韓錯心臟砰砰加快跳動著,隨即又搖搖頭,為自己這想法感到荒唐。

突然,韓錯眼瞳猛地一縮,其目光落在那無盡骸骨的盡頭,一具讓他心驚膽跳的的屍體……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