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十六章 惡魔畏懼的男人

第七十六章 惡魔畏懼的男人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1-19 09:47  字數:4504

「我會的劍指,是無法傷到我的!」

雲淡風輕的一句話猶如清風般拂過眾人的臉龐,聞之變色。

「劍芒指,這怎麼可能?」

「他怎麼可能掌握了劍芒指!」納蘭紫的花容月貌頃刻間充斥著難以置信之色,先前那璀璨如虹的一指狠狠的將她以往的認知摧毀的丁點不剩。

江獄和寒若天兩人喉嚨微微滾動著,迎上眼前這道妖異無比的身影,心中卻是掀起了轟然大波。

眼中的錯愕漸漸退去,棄青衫止住身形,重新握住三尺青峰,目光有些玩味的盯著蘇敗,前者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讓他感到了一絲壓迫。

「我說錯了,你就像是隱藏於黑暗中的餓狼,隨時都會露出那鋒利的爪牙!」

「原諒我先前的無知,二品劍技和劍指!」

「蘇敗,你的資質終於讓我感到了一絲恐慌!」棄青衫輕輕扭著脖子,臉上竟然有著笑容瀰漫出來,只不過在這笑容之下卻滿是冷冽:「現在的你,有資格成為的獵物!」

話音未落,棄青衫猛的朝前邁出一步,骸骨紛碎,一股可怕無比的氣息在棄青衫體內湧現,單薄的青衫無風而動,此刻的棄青衫強悍的讓人絕望。

凝氣境!在棄青衫白皙的劍指間甚至有著劍氣縈繞,鋒利的劍尖遙遙指著數步開外的蘇敗,「這種感覺,我很久未曾感受到了,就算在秦武墨等人身上也是如此!」

呼吸有些急促,納蘭紫嬌軀向著後方退出數步,微蹙的柳眉在這一刻也是舒展開來:「棄師兄認真了!」

「這時候的棄師兄才是最可怕的,半步凝氣的修為將棄青衫逼到這程度!」寒若天心中雖震驚蘇敗先前那一指,嘴角也是泛起一抹如釋重負的笑意,沒有人知道棄青衫認真起來的可怕。

江獄微微向著其餘琅琊宗弟子點頭,極為有默契的向著後方退去。

「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嗎?我更喜歡成為獵人,而不是獵物!」排山倒海般的氣息洶湧而來,蘇敗巍然不動,神色依舊淡然,聲音不徐不疾顯得十分的平靜。

「規則是屬於強者的,誰是獵物,還是獵人都是由強者規定的!」棄青衫淡笑道,眼角的餘光輕描淡寫的的掃過一旁的吳鉤,「一起上吧!」

「如你所願!」吳鉤微按著竹劍,深邃的眸子中隱約間有著戰意瀰漫。

滄月點染曲眉微蹙,清冽的目光落在棄青衫的背影上,僅僅一道背影卻給人帶來一種莫名的壓迫。

砰砰!兩股強悍的氣息幾乎在同時出現在滄月和吳鉤的身上,透著的凌厲的讓江獄和寒若天臉色微變,納蘭紫細聲溫語道:「棄師兄是不敗的,他可是要成為琅琊宗最璀璨新星的存在,豈能敗在這群烏合之眾手中!」納蘭紫的聲音讓諸多琅琊宗弟子目光變得狂熱起來,棄師兄是不敗的。

蘇敗微眯著雙眼,半響後再次睜開雙眼,白皙的手,緊握著冰冷的劍柄,迎著瑟瑟秋風,踏步而上,幾乎是剎那之間,一股凌厲無比的氣息至蘇敗體內席捲而出,彷彿化作一柄鋒芒畢露的利劍,遙遙指著上方遼闊的蒼穹,靜靜的向著棄青衫走去,他的步伐很輕盈,「滄月,胖墩,他是我的獵物!」

平淡的聲音卻給人一種毋庸置疑的霸道,吳鉤和滄月兩人對視一眼,吳鉤正欲勸阻,滄月卻朝後退出一步。

見此,吳鉤也無奈的聳聳肩,目光掠過持劍而上的蘇敗,他知道,在這種消瘦的體內,有著無人可以比擬的驕傲。

「一劍!」蘇敗嘴唇微動,吐出一句讓秋風都為之靜止的話語。

「什麼?」棄青衫輕笑道,冰冷的劍器信手揚起,厲風驟起,微不足道的一劍卻有種返璞歸真的味道:「確實只要一劍!」

兩道冰冷的目光猶如實質劍芒般,交織在一起。

秋風驟起,破碎的骸骨間有著粉末揚起,好似雪絮般盤旋於天地間,就在這一刻,蘇敗和棄青衫在這一瞬間暴掠而出,棄青衫隨手一劍斜斜而出,帶著璀璨而凌厲的劍氣,這一劍看似簡單,然而在棄青衫手中卻顯得恐怖無比,特別是縈繞於其上的劍氣,可怕的讓人感到絕望。

迎上這無匹的一劍,蘇敗消瘦的身影卻如秋風中驟然而靜的落葉,漆黑的眸子古井無波,就這一瞬息,蘇敗卻好似看到了這一劍的軌跡。

毫無破綻的一劍,封絕了所有後路。

一旦自己後退,就這一劍必然洞穿自己的咽喉。

面對如此可怕的一劍,蘇敗嘴角卻挑起一抹詭魅的弧度,整張臉變得邪氣稟然,瞬息間,蘇敗揚劍,一抹絢麗的劍光衝天而起,這方天地似乎因為這一劍的出現而顫抖。

沒人能夠形容那一抹劍光的絢麗,帶著一種孤傲的姿態酣暢凌厲的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衣,猩紅如血,人,冷若似劍,帶著絢麗的劍芒,翩然若仙,這一刻,好似走出雲端的仙人般,破開一切阻隔。

最美的一劍帶著難以想像的毀滅,擊潰棄青衫這一劍,撕開那縱橫的劍氣,冰冷的出現在棄青衫的視線中,棄青衫雲淡風輕的臉色在這一刻終於蕩然無存,腳尖猛地一蹬,企圖避開這一劍,只是脖子處傳來一陣的冰冷森寒讓他的身體徒然僵硬下來。

劍光似流星,轉眼既逝,靜,整個現場死寂的針若可聞,琅琊宗等人各個駭然的望著眼前如同噩夢般的一幕。

納蘭紫俏麗的花容上一陣青一陣紅一陣白,變化無常,她壓根就難以想像眼前這一幕,她心中的那個不敗,在這一刻居然敗了。

寒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