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十五章 爭鋒

第七十五章 爭鋒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1-18 18:25  字數:3293

秋風,微冷!

劍光,微寒!

鏗鏘聲猶如寒冬冰雪破碎的聲音,讓滿天的譏諷聲在這一刻消散。

無數道目光皆是錯愕的望著蘇敗這乍起的一劍,他們見過蘇敗出劍,當那都是以旁觀者的身份見到。

然當真正目睹眼前這幽暗如水好似月光般的一劍,無論是江獄,還是納蘭紫全身的汗毛都直立而起,一股空前句話的危機洶湧而出。

一股冷冽無比的殺機瞬間瀰漫著,讓納蘭紫有些窒息。

就在這時候,前方巍然如岳的身影卻動了,棄青衫雲淡風輕的朝前邁出一步,輕輕的拔出懸在腰間的劍。

棄青衫很少出劍,三尺青峰,猶如銀河匹練般驟然出現於遼闊的蒼穹下,透著森冷。

曲指一彈,棄青衫身形瞬間猶如鬼魅般直掠而出,輕描淡寫的出現在蘇敗的正前方,橫劍於胸,輕微一挑:「刺!」

劍之刺法!納蘭紫等人目光有些明亮,這可是一品武技。

璀璨刺目的劍光劃破虛無,帶著凌厲霸道毀滅肆虐而現。

鏗鏘!下一瞬間,兩柄劍帶著可怕的速度,瘋狂的撞擊在一起,清脆刺耳的撞擊聲猶如哀曲般回蕩著。

一連串的火星在半空中迸射而出,微冷的劍撕開這一幕,棄青衫不緊不慢的向前邁出一步,一股可怕無比的氣息至棄青衫身上洶湧而出。

納蘭紫等人目光一動未動的盯著棄青衫的背影,在他們狂熱無比的目光中,三尺青峰上劍氣刺破長空,霸道絕倫,筆直射殺而出。

劍氣,唯獨踏入凝氣境方才具有的。

棄青衫方才踏入凝氣境,就展現出了劍氣,雖算不上劍氣縱橫,然可怕無比的劍氣足以摧毀一切。

凌厲的劍氣猶如颶風般橫掃而來,其後好似匹練的劍光帶著肅殺之意而現。

面對這可怕的劍氣,蘇敗眸子中卻未有任何的驚慌,有著從容不迫的鎮定,挪移腳步,看似雜亂無章的步伐,其身形卻猶如清風般向後拂去。

與此同時,蘇敗手腕微動,在空中帶起一道道幽暗如水的劍光。

面對棄青衫這可怕無匹的一劍,蘇敗腦海中閃過無數道念頭,一道道劍影蔓延而現。

這一式是月水影劍中最巧妙的一式,任你狂風暴雨,我自巍然不動。

叮!叮!叮!

無匹的劍氣摧枯拉朽般的撕開重重劍影,空中驟然掀起一連串稍縱既逝的火星。

棄青衫這看似無匹霸道的一劍在這重重劍影之下驟然而停,蘇敗從容不迫的朝後退出數步,璀若星辰的眸子中掠起一抹凝重。

這看似短暫的交鋒,卻殺機四伏,只要稍有失誤,蘇敗毫不懷疑棄青衫先前那一劍會洞穿自己的眉心。

鐵劍微顫,可怕的勁道反彈開來,蘇敗右臂略微有些發麻,凝氣境果然可怕,不僅僅是摧枯拉巧般的劍氣,還有那可怕的勁力,遠超過半步凝氣。

若是以正面對抗的話,半步凝氣將沒有任何的優勢。

蘇敗目光微凝著,透著一抹沉思。

嗡!三尺青峰輕顫著,折射出道道刺眼奪目的劍光,棄青衫疾馳而出的身形卻徒然止住,抬起眸,望向蘇敗,臉上第一次流露出意外的神情。

納蘭紫也是驚疑不定的盯著蘇敗,前者居然安然無恙的接下這一劍。

滄月無暇的臉上也露出了一抹淺笑:「看不透!」

「你說的對,你從來沒有讓我失望過,蘇敗!」棄青衫嘴角驟然掀起一抹笑意,微提著劍,遙遙對著蘇敗,道:「我突然有個不錯的主意!」

「什麼主意?」蘇敗微握著手中的劍,黑色眸子中有著冷冽涌動。

「對於一隻幼狼,我可是沒有興趣獵殺!」棄青衫提著劍,一步步的向蘇敗走去:「我在想是否要讓這隻幼狼成長起來,直至有一天能夠威脅到我的那一天,那時候,才會引起我的興趣!」

「幼狼?」蘇敗目光微凝,迎上這道強大讓人絕望的身影,微揚著嘴角:「這種被人小覷的感覺還真不爽!」

棄青衫微笑搖頭,「不僅僅你是幼狼,就連外門中那些自稱前十的狗屁強者也是幼狼,呵,我記得琅琊宗考再過數月就要到了,在這段時間內,我總要找些有趣的事情,至少要讓人有些期待,蘇敗,你知道嗎?沒有對手的人生可是很寂寞的,寂寞的都讓我忘記為何要修鍊武道!」

琅琊宗外門前十都是狗屁!

沒有對手可是很寂寞的!

很張狂的口氣,囂張姿態的在棄青衫身上卻有種理所當然的感覺,「再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能將我逼退半步,我將再給你數月成長的時間,等那時候,你再來挑戰我!」

「當然前提是你要將在劍墓中得到的東西交給我!」棄青衫輕描淡寫道。

「你想讓我成為你的對手?」蘇敗薄薄的嘴唇抿出森冷的弧度。

「前提是你有這資格!」棄青衫淡淡笑道。

望著棄青衫,蘇敗平靜的開口道:「可是我卻想在這裡將你給宰了!」

轟!凌厲無比的氣息在蘇敗體內洶湧而出,在這一刻,蘇敗就像是一柄鋒利的長劍般,棄青衫很驕傲,但是蘇敗知道自己比起棄青衫更加的驕傲,特別是見過那一抹璀璨唯美的劍光後。

凌厲的氣息猶如狂風暴雨般,江獄和寒若天皆是有種窒息的感覺。

似乎是看到蘇敗眼眸中那迸發而現的戰意,棄青衫孤獨的嘴角的牽出出一抹失望,「為何要著急求死嗎?數月後的宗考那加更加的無趣,可惜了!」

「求死?」蘇敗微笑著搖頭,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