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六十七章 群獸狂舞

第六十七章 群獸狂舞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1-14 17:59  字數:3386

陰暗的林海中,鬱鬱蔥蔥!

密密層層的樹葉將殘留的餘暉擋住,清風驟起,樹影婆娑!

秦武墨的俊臉在陰影的襯托下,顯得有幾分陰沉,面色淡漠盯著眼前這張噙著燦爛笑容的蘇敗:「你已經無路可退!」

「蘇敗交出你在劍墓得到的東西!」蕭文若偏頭望著左肩上觸目驚心的血洞,眼神有些頗為不善。

蘇敗目光在蕭文若肩膀上停留了數息,旋即凝視著後方直掠而來的諸宗弟子,輕笑道:「我以為你們三個是為了劍墓中我算計你們的事而追來,原來是為這事情,唉,我以為你們三人都是斤斤計較的傢伙,抱歉,誤會你們了!」

蘇敗的態度出奇的溫和,讓秦武墨神情一怔,旋即冷笑道:「蘇敗,看起來你是個識時務的人,交出劍墓傳承,我會給你一個輕鬆的死法!」

「我還以為你要說,我交出劍墓傳承,你們就放過我!」蘇敗有些無奈的揉著眉心。

「蘇敗,交出劍墓傳承,給你個痛快!」刀三生殺氣凜然的注視著蘇敗,緊握著手中的巨刀,緩步向著蘇敗走去。

強悍無比的氣息在刀三生體內洶湧而出,肆虐著。

冰冷的刀鋒遙遙指著蘇敗,刀三生冷冷道:「或者,我殺了你,東西自己找!」

蘇敗眼眸微垂,笑了笑:「為何你們就認定我得到了劍墓傳承?那巨獸的可怕,你們不也是曾見識到!我等三人方踏入其中就受到巨獸的追殺,根本來不及細看!」

頓了頓,蘇敗嘴角揚起一抹詭魅的弧度:「秦武墨,為何到現在棄青衫都未曾出現!」

「棄青衫曾言,你秦武墨是他最重視的獵物,我卻覺得棄青衫有些高估了你!」

「你和我,共同的敵人是棄青衫!」

「你我相爭,最後得利的也是棄青衫!」

說此,蘇敗嘴角的笑意多出了少許戲虐的韻味:「你說在你們傻傻追殺我的時候,棄青衫會不會掉頭返回劍墓呢?」

蘇敗的聲音彷彿一柄鋒利無比的刀刃,血淋淋的撕開秦武墨臉上的冷漠,「秦武墨成為棄青衫手中的刀,你以往的高傲被狗吃了嗎?」

聽著蘇敗這戲虐無比譏諷,秦武墨的臉色一點點的陰沉下來,其背後甚至滲出了少許冷汗。

刀三生眼神微寒,面露冷笑:「蘇敗你以為在我等面前放如此愚蠢至極的厥詞就可以動搖我等的決定嗎?」

「我已經失去了耐性,劍墓傳承在不在你身上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今天要為昔日的蠢事付出代價!」

蕩漾在刀三生四周的氣息越發強悍,目光更像兩道猶如刀鋒一般凌厲,緊緊盯著蘇敗。

唰!唰!唰!

諸宗弟子直掠而來,一道道頗為不善的目光齊聚在蘇敗身上,而後者,其目光正平靜的望著滿臉陰晴不定的秦武墨,嘴角的笑意緩緩的泛起,只是在這笑容中隱約間有著危險的味道滲透而出,讓人不寒而慄,特別是直視蘇敗的諸宗弟子,目光有些閃躲,不敢直視。

空氣彷彿在這一刻凝固住,蕭文若目光變化不定,望著秦武墨,刀三生卻失去了耐性,巨刀微揚起,抗在肩膀上,冷聲道:「秦武墨難道你真相信蘇敗的厥詞?」

「噓!」蘇敗打斷了刀三生接下來的話語,「聽!」

望著一臉莫名笑意的蘇敗,刀三生眉頭微皺,緊握了下巨刀,其心臟徒然砰砰加快跳動著。

吼!高昂的嘶吼聲毫無徵兆的在四周泛起,那鬱鬱蔥蔥的密林中掀起尖銳的破風聲,大地微晃著,一道道巨大的虛影至其內直掠而來。

這些虛影橫衝直撞,林木倒塌。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秦武墨等人臉色皆是一變,特別是秦武墨,他察覺到一股股渾厚無比的氣息至四周洶湧而來。

「發生什麼事情了!」

「媽的那是什麼妖獸!」

一道道目光急忙投向四周,只見得一隻只通體血紅的血猿掠出,迎風而動的毛髮泛著淡淡的血光,其雙眸更如紅寶石般。

吼!密密麻麻的血猿,足足有數百隻,仰天嘶吼著,龐大的身軀充斥著暴戾,顯得極為猙獰。

整片林海在這一刻彷彿都顫抖起來,秦武墨等人面色凝重的望著發狂的血猿,再望著蘇敗臉上燦爛的笑容,一股莫名的寒意至背脊直冒而出,知覺告訴他們,眼前這一幕絕對和蘇敗脫不了干係。蘇敗微微聳了聳肩,有些無辜的指著蕭文若以及諸多弟子身上的血跡,淡笑道:「血煉空間腹部,妖獸遍地,少許血腥就能引起妖獸的注意,這點常識,還要我告訴你們嗎?」

吼!血猿嘶吼著,猩紅的雙瞳盯著秦武墨等人,巨大的身體拉扯著上方垂落而樹藤,呼嘯而來,遠遠望去就像一塊巨石轟來似的。

這一幕,看的諸宗弟子肝膽欲裂,冷汗直冒。

「又被擺了一道!」秦武墨的聲音陰冷刺骨,他知道,自己又被蘇敗給計算了,無論是蕭文若等人身上的傷勢,還是蘇敗的一路敗退,都被蘇敗計算在內。四周的嘶吼聲越來越盛,秦武墨不知道這血腥味到底引來了多少只血猿,但是四周那強悍的氣息,饒是他也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這就是你跟我們廢話這麼久的意圖?蘇敗,我發現你有些能耐!」刀三生目光冷冷的盯著蘇敗,雪白的牙齒猶如野獸般令人心中發寒。

蘇敗淡淡看了刀三生一眼,四周那呼嘯而來的血色身影也讓他心頭有些沉重,「好像玩的有些過火了!」

在蘇敗聲音剛剛脫口而出的剎那,其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