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六十二章 巨獸與玉片

第六十二章 巨獸與玉片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1-12 09:29  字數:3421

夢凌雲已經死了!

修長挺拔的身影如落日黃昏般,漸漸消散在眾人的視線中。

然由蘇敗帶來的寒意依舊盤旋在眾人的心頭,久久不散。

納蘭紫貝齒微咬著嘴唇,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一切,也不敢相信這句話,那遠去的蘇敗和她所熟知的蘇敗截然不同。

冷酷,霸道,自信!

「真是個不討喜的師弟,居然和師兄搶奪獵物。」棄青衫雙眸精光閃爍,臉上隱隱間現出一股極端的凌厲殺伐。

秦武墨劍眉猛然一挑,其身形毫無徵兆的向著後方退去。

轟!負手而立的棄青衫那白皙的右手猶如劍器般,洞穿了虛無的空氣,掀起尖銳的破風聲。

「棄青衫你找死!」秦武墨臉色微沉,恐怖無比的氣息至體內洶湧而出。

刀三生和蕭文若兩人踏步而來,將棄青衫圍住。

「找死?」棄青衫嘴角噙著自信的笑意,轉眸道:「刀三生,蕭文若,秦武墨,希望你三人可以成為我突破的踏腳石!」

嘶嘶!白皙的劍指間隱約間有著一股劍氣縈繞,此刻的棄青衫其氣息變得無比渾厚,甚至有種向上攀升的趨勢。

砰!人影縱橫,一時間,蔚藍的蒼穹下,劍光縱橫,金鐵交鋒聲不絕於耳。

通道中,蘇敗腳步微頓,嘴角掀起一抹錯愕的笑意:「棄青衫,還真是的瘋狂的傢伙!」

「他想通過與秦武墨等人一戰,踏入凝氣境!」吳鉤凝重道,「真是自信到可怕!」

「要不我們殺回去,來個坐收漁翁之利?」滄月有些念念不忘道,一想到秦武墨等人身上的丹藥,武技,滄月就有些心痛。

「放心,屬於我們的終究是我們的!」蘇敗目光遙遙注視著通道的盡頭,一股股夾帶著熱流的清風撲面而來,伴隨著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息。

裡面,有可怕的存在。

瞬間,蘇敗整個人立即警惕起來,邁步的步伐也變得輕盈無比,刻意壓低聲音:「小心,裡面可能有妖獸的存在!」

滄月和吳鉤兩人目光也是一凝,微微點頭。

偌大的通道中,氣氛沉默的可怕,蘇敗三人緩緩前行,當蘇敗踏出通道的時候,眼角的肌肉不可察覺的跳了跳。

舉目望去,蒼涼頓生。

荒蕪的氣息瀰漫著,一座巨大的劍台矗立於正前方,其劍台四周堆砌著刺眼的骸骨,讓人心悸。

這些骸骨多數都是妖獸的,巨大的骨架上瀰漫著可怕的氣息。

吼!勁道刺耳的低吼聲沖霄而起,整座劍台略微一顫,四周堆砌的骸骨被震落,碎了滿地的白骨。

一股恐怖無比的氣息猶如重岳般壓落在蘇敗等人心頭,蘇敗雙眸微眯,望向古老的劍台上,眼瞳猛地一縮,其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巨大的劍台上,一隻巨獸匍匐著,全身泛著鱗甲的巨獸,鋒利的爪牙在陽光的映襯下,泛著滲人的寒意,其碩大的雙翼上猩紅的骸骨蔓延,沒有一絲血肉,顯得猙獰異常。

就是這只可怕的巨獸給人一股強烈不安的感覺,蘇敗微微朝後退出數步,小心翼翼的退至通道內,遠遠望著這隻猙獰的巨獸,類似前世西方神話中所描述的西方龍。

僅僅驚鴻一瞥,卻給蘇敗帶來一種窒息的感覺。

「沒有想到在第三道劍陣之後居然是只巨獸,這劍墓太危險了!」蘇敗壓低聲音,璀若星辰的目光遙遙注視著猙獰的巨獸,一旦那巨獸有所察覺,他將毫不猶豫的後退,這隻巨獸絕對凌駕於半步凝氣之上的存在,至少蘇敗未曾在棄青衫等人身上感受到如此恐怖的壓迫。

「是要放棄嗎?」吳鉤眼孔微縮:「三道九死一生的劍陣,加上這巨獸的存在,這劍墓內的傳承必然不凡!」

「怎麼能夠放棄,都走到了這一步!」蘇敗嘴唇抿出一好看的弧度,眼尖的他注意到在荒蕪的劍台上,巨獸那猩紅的雙臂下有著一道石台的存在,隱約間有著道晶光閃爍。

雖隔甚遠,蘇敗卻能看見那是一枚玉片。

滄月也注意到了這枚玉片的存在,點染曲眉微彎,一抹不可掩飾的欣喜在柳眉間泛開,「傳承玉片,我聽宗門內那些老不死說,凡是強者的傳承都是通過傳承玉片傳承下來的,這玉片內記錄著強者畢生所學,若是得到這枚傳承玉片,就能得到這劍墓主人的傳承!」

「居然是完整的傳承玉片,我本以為最多能夠得到一些殘缺的功法!」吳鉤裂嘴,有些雀躍道。

二者的反應讓蘇敗隱約間有些心動,這傳承玉片可是好東西。

只是一想到猙獰巨獸的存在,蘇敗臉上的笑意蕩然無存,「要得到這傳承玉片可不容易!」

聞言,滄月和吳鉤兩人臉上的笑意皆是一凝,是啊,要在這巨獸的傳承下奪取傳承玉片,可不亞於虎口奪食。

「我去吸引這巨獸的注意力,胖墩做掩護,敗類你去奪取這傳承玉片!」滄月起身,白皙纖細的玉手微握著玉蝶劍,一臉躍躍欲試的神情。

蘇敗立即否定了滄月這想法,微搖著頭,低語道:「這妖獸的戰力如何,我等一點未知,一旦稍有不慎,你我三人恐怕都要交待在這裡,此法太過冒險!」

盯著正在打盹的巨獸,蘇敗微眯著雙眼道:「唯一的方法是不要引起巨獸的注意,小心翼翼的靠近巨獸,奪取玉片!」

「就依你!」滄月微點頭,不假思索道:「你和胖墩兩人就好好待在這裡,我去奪取玉片!」

滄月全身的氣息驟然收斂起來,屏住呼吸。

「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