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六十章 他想破陣

第六十章 他想破陣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1-11 09:20  字數:4100

血,猩紅的刺眼!

清風驟起,所有人的後背不禁有些發冷。

特別是納蘭紫等人,手心處甚至已經滲出冷汗。

毒牙的屍體倒在血泊中,毒牙的死赤裸裸的展示了蘇敗的實力。

這原本在眾人眼中實力完全不對等的戰鬥,居然以如此戲劇性的一幕結束,讓人難以置信。

滴答!血落地,清脆的撞擊聲如響徹在眾人靈魂深處。

斑駁的陽光下,蘇敗嘴角噙著燦爛的笑容,平靜的盯著棄青衫。

秦武墨饒有趣味的站在一旁,靜靜望著對峙的二人。

眸子中的錯愕漸漸退去,棄青衫收手,臉頰上再次泛起儒雅的笑意,輕笑道:「入道九重的實力,可怕驚人的分析力和眼力,以及駕輕就熟境界的二品劍技!」

「蘇敗,我想說如今的你已經有資格成為我的對手!」

「不亞於秦武墨的對手!」棄青衫轉身,帶笑的眸子中沒有任何的惱怒,彷彿死在面前的毒牙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人。

「棄師兄,毒牙師兄絕對不能這麼白死!」納蘭紫雙眸含著少許淚花,神情黯淡,有些悲傷道。

棄青衫輕描淡寫的望了納蘭紫一眼,臉上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輕聲自語道:「是不能這麼白死的!」

錚!江獄和寒若天等人瞬息間就按住劍柄,出鞘,冰冷的劍鋒遙遙指著蘇敗,眼中有些複雜,前者的實力已經超出他們的想像。

「江獄,他是我的獵物!」轉身,棄青衫整理了下青衫,坐下來對著一名青年道:「無望,研究這劍陣吧!」

「嗯!」一名青年踏步而出,目光略微有些陰沉的望了蘇敗一眼,向著劍陣走去。

秦武墨有些無趣的搖搖頭,也只有棄青衫能夠咽下這口氣,真是可怕的性子,揉了揉眉心,秦武墨轉身對著先前出言的青年道:「青山,可不要落後於琅琊宗!」

被稱呼青山的青年,眉宇間泛著一抹倨傲,輕描淡寫的望了琅琊宗的那名叫做無望的青年,自信道:「青山必然不辜負墨哥的厚望!」

同時,無望眼角的餘光不著痕迹的掃過蘇敗,他可是清清楚楚的記得,蘇敗曾言,有方法帶人通過這劍陣,真是無知,他以為自己是劍陣師嗎?

一抹譏諷至嘴角閃現而過,無望也朝著劍陣走去。

「蘇敗,先讓我說聲抱歉,因為我先前的無知而抱歉!」目光轉向蘇敗,秦武墨有些愧疚的笑了笑,沒有半點的遮掩:「擊殺毒牙,雖入道九重的修為,然實力卻比擬半步凝氣,你確實有和我聯手的資格,若是你不計前嫌,或許你我可以再次聯手對付棄青衫!」

不惜臉面,秦武墨這份氣度就讓不少天涯閣弟子暗自讚歎。

一瞬間,蘇敗眼中驟然閃過一抹淡淡的笑意,「因為我的實力引起了的你興趣?」

「嗯!」秦武墨點頭。

「可是秦武墨,你若是有興趣,先前在棄青衫出手的時候,你就不會在一旁袖手旁觀!」蘇敗認真道。

秦武墨神色一僵,他沒想到自己刻意給蘇敗一個台階下,他居然會如此不識趣,眼神微冷,卻一臉的笑意:「這一點我不可否認先前有坐收漁翁之利的想法,所以你我若是聯手,我就要拿出足夠讓你心動的籌碼!」

蘇敗懶散的打了個哈欠:「沒興趣!」

「難道你不想問問籌碼?」秦武墨微微晃著手中的筆墨,抬眸,淡淡的瞟了棄青衫一眼,道:「棄青衫的實力可不止止表明看來那麼簡單,他是個讓人強大到恐懼的對手!」

強大到恐懼的對手!蘇敗微眯著,注視著前方的劍台,黑色眸子中卻閃過一抹深思,「籌碼嗎?所謂的籌碼不就是帶著我通過這第三道劍陣,可惜,這個籌碼絲毫引不起的我興趣!」

同樣的口吻就像秦武墨先前拒絕蘇敗那般,不少天涯閣弟子雙手暗自緊握,這蘇敗,真是給你點顏色,你就開染坊了。

「況且,我自己就能做到的事情,又何必假手於他人呢?」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流露著蘇敗那強大的自信,卻讓天涯閣弟子一陣不爽。

「我突然發現,你和棄青衫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自信的有些過分了!」秦武墨有些無奈的揉揉眉心,指著劍陣道:「第三道絕壁劍陣的恐怖遠遠超過第二道絕壁劍陣,你並非是劍陣師,要破這劍陣,只要稍有不慎,恐怕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墨哥,對方既然不領情,我們又何必熱臉去貼冷屁股!」站在劍陣前,青山抬起頭,眼神有些不善的盯著走來的蘇敗。

「劍陣師!」蘇敗輕聲喃喃道,平靜的望著這名叫做青山的青年,以及另一名青年,劍陣師那可是劍道的一種延伸,以劍器按照某種特定的方位排列,引起天地靈氣的共振,從而引動天地靈氣,強大的劍陣師,舉手投足間,劍陣層出不窮,瞬息可讓山河倒轉,可怕至極。

可是要成為劍陣師,就需要變態到極點的要求,其一渾厚的靈魂力,其二是敏捷無比的計算能力。

「這劍墓的主人應該是一名劍陣師,怪不得在這裡布置了重重劍陣!」蘇敗心中微動,也知道為何這劍墓會讓棄青衫和秦武墨如此重視,劍陣師強者的劍墓,若是得到其傳承,或許就有希望成為劍陣師的可能,要知道,就算在琅琊宗中,也罕見有劍陣師的存在,畢竟劍陣師的傳承極為嚴格,蘇敗眸子微低,望著近在此尺的兩名青年,立即否定了先前的想法,這二人絕對不是劍陣師。

迎上蘇敗那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