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十八章 可怕的計算

第四十八章 可怕的計算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1-05 17:06  字數:3282

毫無章法的一劍,可謂是破綻百出。

遠處,險峻怪石林立的山坡上。

夢凌雲負手而立,霍然起身,面露驚色,訝然的望著這一樸實的一劍,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激戰中,李牧眼瞳也是徒然一縮。

他的實力比起劉東稍勝一籌,其眼力也是如此。

在他目光的注視之下,蘇敗手中的精鐵劍徒然發出嗡嗡的輕鳴聲,這聲音好似海浪拍岸般,半響間就在前方幻化出一道道明暗變化的劍影,幽暗如水。

在這一瞬間,劍式變化。

月水影劍,僅僅只是其中的一道劍式而已!

電光火石的瞬間,金鐵交鋒聲中摻雜著少許火花在場地中濺起,叮!

李牧這不可撼動的一劍就如同狂濤中的一葉孤舟,瞬息間就覆滅。

特別是劍柄處傳來的力道,一浪接著一浪,疊疊重浪。

承受住這股巨力的衝擊,李牧身形噔噔的朝後退出數步,雙腳在地面上足足退了數米的距離才止住。

與此同時,蘇敗一劍擊潰李牧之後,身形以極為優美的姿勢在半空中翻轉,讓人目眩神迷,如清風般拂面而來,迎上劉東。

眼睛緊緊盯著在眼瞳中飛快放大的蘇敗,劉東心中可謂是震驚到了極點,在數十日前,蘇敗的實力可沒有如此恐怖。

短短數十日,他的實力就發生了如此天翻地覆的變化。

眼瞳猛的一縮,劉東在這一刻再也不敢留有餘力,腳掌一蹬地面,巨劍劈下,只見得其周身的空氣都有些扭曲,一道道劍影向著蘇敗籠罩而來,只要他敢逾越半步,必然承受住重劍的轟擊。劉東在賭,賭蘇敗不敢逾越,只是前者未注意到,蘇敗的嘴角忽然掀起一抹森然弧度。

呼嘯而來的重劍,蘇敗沒有任何的躲閃,再次迎了上去,這驚心動魄的一劍讓觀戰者心驚膽跳,特別是未出劍,就這般輕描淡寫的扶搖而上。

在他們看來,蘇敗若是未躲閃,絕對會落個被劈成兩半的下場。

夢凌雲眼瞳微鎖,此刻他有種恍惚的感覺,迎上那道瀟洒的身影,他不禁想到了棄青衫。

他會成為第二個棄青衫嗎?

在無數道不同情緒目光的注視下,蘇敗迎上了重重劍影,詭異的一幕卻出現了,他整個人如同狂風暴雨中搖曳的柔嫩楊柳枝,任劍影轟來,險之又險的避開,這一幕看的眾人冷汗直冒,前者這完全是在刀尖上跳舞,這份膽識就讓不少諸宗弟子暗自佩服,嘀咕一聲:「瘋子!」

然就這般,蘇敗如同瞎貓碰上死耗子般,避開了重重劍影,如同鬼魅般出現在劉東的正前方,在四周一道道驚駭的目光中,蘇敗持於胸前的左手赫然抬起,並指為劍,帶著撕裂空氣的尖銳風聲,劍指若長槍般,指若游龍,狠狠的轟落在劉東的胸脯,正心臟處。

蘇敗未出劍,以**之力企圖撼動劉東?

無數人的心臟都要跳到嗓子眼上了,他瘋了不成。

嘭!

劍指與**的碰撞聲在這一刻低沉而起,讓觀戰者心頭猛然一跳。

旋即,在無數道見鬼的目光中,入道九重的劉東如同斷線的風箏般,拋飛,狠狠的撞上地面,其次就像死狗般在地上翻滾了數圈,方才止住。

在這一剎那,四周一片死寂,空氣彷彿凝固住了似的。

一道道視線停落在劉東的身上,特別是察覺到強者氣息全無的時候,心中更是掀起了轟然大波,劉東死了,先前蘇敗那一指震碎了劉東的心臟。

納蘭紫和寒若天眼中更是閃現著難以掩飾的驚駭,先前蘇敗那一指,他們可是熟悉無比,不入流武技鐵槍指。

特別是修鍊這指法的寒若天,嘴角更是苦澀連連,他實力雖不強,眼力卻不錯,一眼就看出前者那在鐵槍指上的造詣遠遠超過自己,這才幾天而已。

在兩名入道九重的合擊之下,斬殺其中一名入道九重。

這等戰績足以讓夢凌雲等人動容,最關鍵的是,蘇敗斬殺劉東之後,一副雲淡風輕的神情,好似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噗!吳鉤手中的竹劍輕飄飄的划過一名入道八重的刀劍閣弟子,這弟子脖頸處鮮流成柱,直飛出數米,在半空中濺起的鮮血,刺目的讓人心悸。

劍落,吳鉤遊走於諸多刀劍閣弟子間,裂嘴一笑:「滄月,我們來個遊戲如何?看誰砍的人多,誰贏了,就把對方那份成果給誰!」

呼!吳鉤話音未落,飄然而立的滄月卻動了,系在身後的長劍出鞘,猶如飄蕩的絲帶般搖曳著,羊脂般細美的玉手輕握著,劍若玉蝶般翩翩起舞,輕靈無比,穿梭於諸多刀劍閣弟子之中,掀起朵朵綻放的血蓮,起舞殺人,這般堪稱藝術的動作讓無數人目不暇接,吳鉤更是兩眼瞪的發直,這麼兇殘,才半響,就有數名刀劍閣弟子死於滄月劍下。

慘叫聲就如雨後春筍般冒騰而起,眾人還未從蘇敗擊殺劉東的一幕中反應過來,就再次震驚於眼前這一幕。

蘇敗手中長劍斜指地面,收回目光,轉向李牧,古井無波:「恃強凌弱我一直是很贊同的,不過在出手前,我至少會將對方的底細摸過的清楚,否則陰溝裡翻船就糗大了!」

聽著蘇敗這嘲諷的話語,李牧突然有種從背後一陣發涼的感覺,一股寒意至背脊直衝腦海。

特別是背後傳來的陣陣慘叫聲,讓李牧更是有種踢到鐵板的感覺,不過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以他的驕傲也不允許自己低下頭,雙眸充滿著戾氣:「或許是我個人的武斷,將整個隊伍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