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十八章 可惜

第三十八章 可惜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0-31 18:20  字數:3240

沒興趣!

蘇敗清晰的聲音,擲地有聲。

如果說眾人先前望向蘇敗的眼神中是羨慕,那麼這一刻,其目光中更是憤怒之色。

「蘇敗!」冷眼盯著蘇敗,毒牙嘶啞的聲音響起:「你可要考慮好了!」

「沒有什麼好考慮的,沒興趣!」蘇敗斬釘截鐵道。

寒若天和納蘭紫等人各個咬牙切齒,納蘭紫眼中更是寒意湧現。

在他們看來的殊榮,在蘇敗眼中卻顯得一文不值。

然蘇敗公然拒絕棄青衫的舉動在眾人眼中是顯得那麼愚蠢,簡直是自尋死路。

「棄師兄可是外門最強的存在之一,而追隨棄師兄的隊伍更是外門最精銳的弟子!」毒牙眼中透著淡淡的一抹殺機,蘇敗的拒絕不僅是藐視棄青衫,更是藐視他們這個團隊。

「你們何曾見過虎獸成群?」蘇敗優雅的按劍,一臉的從容不迫。

按著劍,蘇敗一步步的向著棄青衫走去,他的目光沒有在毒牙身上有任何的停留,毒牙雖強,在他眼中亦是毒蛇,而非虎獸。

靜靜的走向棄青衫面前,蘇敗止步,臉上原本帶的燦爛笑容在這一刻驟然退去,唯獨,那冰冷的寒意。

氣質在這一瞬間變化,若先前蘇敗只是人畜無害的少年,而如今,他就是走地獄中走出的惡魔。

納蘭紫,江獄,寒若天等人心中雖憤怒,然卻有種不敢直視蘇敗的目光,無盡鋒芒,在他們眼中,蘇敗就像一柄欲出鞘的利劍,一出,必鋒芒畢露!

雙目對視,棄青衫卻是微微一笑,沒有任何的憤怒,只是單鳳眼中露出少許惋惜:「可惜!」

「這麼多年來,你是第一個拒絕我的人!」棄青衫有些遺憾道。

「因為心中有著他們無法比擬的高傲!」蘇敗抬起頭,仰望著血色蒼穹,好似自語道:「星辰和夜空,我屬於後者!」

星辰和夜空,納蘭紫等人雖不知道蘇敗在說些什麼,卻能夠感受到蘇敗話語中的自信,只是蘇敗再出色,在棄師兄這璀璨的明星前,都要黯然失色,這一點,他們深信不疑。

「或許,以後的外門會有趣多了!」棄青衫收劍,他的動作極為輕柔,同時,蘇敗也注意到,棄青衫的手指很修長,這是一雙適合握劍的手。

將長劍還給納蘭紫,棄青衫轉身,迎著險峻的劍峰走去。

「棄師兄!」蘇敗卻不合時宜的將之叫住。

「怎麼,師弟改變主意了?」棄青衫身形止住,嘴角勾勒出一抹優雅的弧度。

「棄師兄,你還欠我三門一品武技!」蘇敗沒羞沒臊,理直氣壯道。

寒若天兩眼一黑,他沒想到,蘇敗這小子還真的敢當著棄青衫的面,索要武技。

「武技?」棄青衫嘴角的笑意驟然凝固住,有些疑惑的望了毒牙一眼。

毒牙冷眼瞪了蘇敗,有些無奈的向棄青衫解釋。

「既然是寒師弟應諾,那麼自然不能食言!」棄青衫英俊的臉龐上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取出三門武技交給蘇敗,「這兩門武技分別破濤三式劍和劍擋之法以及劍刺之法,紛紛得自血煉空間!」

見棄青衫如此大度的將武技交給自己,蘇敗心中暗自感慨,這棄青衫果然不簡單。

蘇敗修長的手指輕輕翻開泛黃的書卷,隨意的翻了數遍,直至系統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時,蘇敗方才合上書卷,在納蘭紫等人錯愕的目光中,蘇敗將書卷遞給棄青衫,「同為琅琊宗的弟子,師兄弟間本就應該相親相愛,互相幫助,先前蘇敗之言過於唐突了,這三門武技還是還給師兄!」

說著說著,蘇敗一臉的愧疚,雙手一拱,其身形猶如翩翩起舞的蝴蝶般,向著四周起伏峰巒掠去。

難得見蘇敗如此識趣,寒若天和納蘭紫各個目瞪口呆,經過數日的相處,二者可知道前者可是有便宜就占的主,今日怎麼如此大方?

呼呼!短短數息,蘇敗的身影就消失在棄青衫等人的視線中,棄青衫雙眸卻徒然一眯,喃喃道:「有意思!」

在他看來,蘇敗故意重新將書卷歸還於自己,在自己出手接住書卷的瞬間,他立即動身離去,同時,毒牙等人因為錯愕而未反應過來,根本無法阻止他的離去。

同時,蘇敗後退的路線,更是經過重重計算,最容易躲閃,又能最快的離去。

「他怕我出手!」瞬間,棄青衫就看出了蘇敗的想法,低眸望著蘇敗翻過的書卷,直接將之毀去,輕微嘆道:「可惜!」

「入道八重的實力,我們隊伍中也有不少!」毒牙彷彿看出了棄青衫的惋惜,低語道。

「但是,我們隊伍中罕有像這種驕傲的人!」棄青衫搖搖頭。

見蘇敗安然無恙的離去,寒若天不知為何也暗鬆了口氣,只是一想到自己將二品武技劍道指傳授於蘇敗,他又是心頭沉重,唯唯諾諾的將這事情告知棄青衫。

「你將劍道指告知於蘇敗?」毒牙嘶啞的聲音瞬間變得尖銳無比,甚至冷冽的眸子中殺機洶湧,就連一旁的江獄等琅琊宗弟子,也是各個寒著臉。

寒若天滿頭冷汗,大氣不敢一喘,納蘭紫更是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神情,我見猶憐:「若不告訴他,那敗類在數日前就會將我和寒師兄抹殺了!」

「剛剛就不應該讓蘇敗離去,他若不進我等的隊伍,就應該殺掉,劍道指這二品武技絕對不能輕易流傳出去!」毒牙冷眼盯著蘇敗離去的方向,殺氣騰騰道。

「對,這屬於棄師兄的武技,那敗類何德何能修鍊這門武技!」納蘭紫眼角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