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十九章 戲劇性一幕

第十九章 戲劇性一幕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0-22 14:05  字數:3394

「蘇敗,給老子去死!」

劉東猶如一隻餓虎般猛撲而來,其凌厲的劍勢截斷了蘇敗的去路。

抬眸,蘇敗臉色平靜的望著暴射而至的劍影,不緩不急的抬起右手,腰間劍虹乍現。

幽暗的劍影如同海嘯一般,竟發出類似於悶雷的轟鳴聲。

劍影一道接著一道,起伏著。

劉東雙眸猛地一縮,顯然沒有預料到蘇敗會在此刻出劍,「晚了,已經太晚了!」

鐺!兩道璀璨的劍光撞在一起,發出一道洪亮的金鐵爆鳴聲。

虎手一震,劉東臉色顯然一變,其身形猶如受到巨錘砸落似的,朝後接連退出數步。

「這是什麼劍式,這絕非琅琊宗的劍式!」劉東色厲內茬喝道。

蘇敗淡淡的瞟了他一眼,這不就是你小子花費無數心思去奪得的劍式,你小子沒看出來?

劍峰一轉,蘇敗接連朝前邁出數步,一劍朝前刺出,猶如銀河墜落九天般,帶著一股無匹之勢,陣陣類似驚濤拍浪的聲音接連響起。

爐火純青的劍式在蘇敗手中,體現的淋漓盡致。

雖隔甚遠,四周的琅琊宗弟子也察覺到這一道劍的威力,目光略微有些凌亂,蘇敗這小子居然破開劉東師兄的攻勢?

迎上這一道劍光,劉東猙獰的臉色略微有些緩和,一股寒意至腳板冒騰而起,滲透在心頭。

然更多的則是恥辱,眾目睽睽之下,自己居然被蘇敗一劍擊退。

「就算你掌握如此精妙的劍式,修為不濟卻將你的缺點完全暴露出來!」

劉東故作鎮定道,握住劍柄的大手,青筋暴起,一劍朝前刺出,猶如似猛虎的咆哮聲再次響起。

比起先前,劉東這一劍可是未保留餘力,其勢更盛。

「十五息了!」蘇敗神色未變,古井無波,還不忘譏諷劉東一句,右手一抖,劍身微挑,其勢同樣暴漲,劉東先前未出全力,他蘇敗又豈出全力?

帶起的劍影重合在一起,蘇敗手中的長劍,如同長虹貫日般,準確無比的點落在劉東的劍尖上。

鏗鏘一聲!火星在二者間四濺,一如先前,劉東這一劍再次被破去。

砰砰!第一劍,蘇敗擊退劉東數步,而接下這第二劍,劉東接連退出數十步,所踏之處,其裂痕布滿了地面。

同時,劉東臉色更是無比潮紅,一絲絲血跡在嘴角滴落。

「嘖嘖,劉東你也不過如此,已經十八息了,先前你不是口口聲聲的說要在二十息內殺我,斬我如屠狗般容易!」

「一劍退五步,第二劍退十步,這算是猛虎嗎?」

「劉東,你這種實力也好意思囂張嗎?」蘇敗冷笑著,眉宇間的嘲諷之意不加掩飾。

往日里被自家踩在腳下的螻蟻,此刻卻高高在上的嘲諷自己。

劉東貴為長老之子,修鍊速度更是遠遠超過眾人,這讓他也有了遠超常人的高傲,而這高傲被蘇敗踐踏的一文不值。

俊朗的臉完全擰在一起,劉東神情猙獰,張嘴就是一口鮮血碰出,伸出舌頭舔著自己的血,其聲音變得略微有些嘶啞:「蘇敗,恭喜你成功挑起了我的怒火!」

「同樣你也要為此付出代價,我不會讓你如此輕易的死去,會用劍挑斷你的四肢,斬斷你的第五肢!」

「扔在妖獸群中,讓妖獸慢慢的撕咬你的肉,飲你的血!」劉東眼中的血光如同一把火焰般在燃燒,其氣息接連暴漲,其身形敏捷似猛虎一般再次撲了上來。

「接下來,我會讓你知曉,人道九重和入道八重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神智有些瘋狂的劉東,少了先前的忌憚,多了一往直前的鋒利,猛虎當如此,對於虎形劍式的掌握突破了以往的瓶頸,威力遠超以往。

一股嗜血的**在心頭湧現,蘇敗劍再次抬起,划出一道優美的軌跡,發出陣陣怒浪般的劍鳴聲,震耳欲聾。

沒有過火的花哨,依然是直接碰撞。

鏗鏘!雙劍碰撞,火星四濺。

第三次撞擊,劉東心中又驚又駭,其身形更是朝後倒退,這一劍,他依然落入了下方。

媽的,這到底是什麼劍式。

根據劉東對蘇敗的熟悉,這廢物不是只掌握了一門劍式,為何會如此恐怖的劍式。

突然,劉東意識到了什麼,雙瞳猛然一縮,其驚呼聲驟然響起,尖銳而刺耳:「這是二品劍式月水影劍,你怎麼會?」

沒有理會劉東,蘇敗一陣冷笑,持劍而出,一劍比一劍凌厲,向劉東暴射而來。

呼呼!一想到蘇敗施展的是二品劍式,劉東心駭不已,全身**之力盡數爆發,悍然迎上去,「若真是二品劍式,以蘇敗的修為,也支撐不久!」

「就算是拖垮,老子也要拖死他!」劉東面目猙獰,對於如今的蘇敗,心中再無小覷之意。

枯葉紛飛,劍影漫天,兩道身影縱橫交錯,其鏗鏘聲不絕於耳,無論是柳霏羽,還是眾多琅琊宗弟子,皆是頭皮發麻,那個猶如魔神般的身影,真的是往日里的蘇敗呢?

前後反差之大讓人暗自咂舌,最重要的是,眾人都看出了,劉東已經漸漸落入下風。

當劉東第十劍挑起時,他突然發現自己右臂一陣發麻,心中一陣無力。

反觀蘇敗,劍勢是越發的迅猛,攻勢如同狂風暴雨般,無休無止。

砰!第十一劍落下之時,劉東身形猶如脫線的風箏,倒退而出。

足足數十步,劉東方才止住身形,右手上抓的劍器也滑落,插在一旁。

醒目的血染紅了劉東的右臂,劉東卻渾然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