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十章 劍技頓悟

第十章 劍技頓悟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3-10-22 14:05  字數:3375

幽暗如水的劍光在風中搖曳,空氣撕裂,發出陣陣嗚嗚的悲鳴聲。

一道矯健的身影穿梭在妖獸群之中,虎齒巨妖獸嘶吼著,鋒利的尖牙劃破虛空。

一襲血衣獵獵作響,蘇敗雙眸如清風般淡然,望著近在此尺的尖牙,心中沒有任何的緊張和慌張。

「或許我本來就是屬於這樣的世界,這弱肉強食,殺伐至上的世界!」

蘇敗雙目如炬,總是在最恰當的時候,避開呼嘯而出的尖牙。

遠處,柳霏羽望著這一幕,明媚秀才的雙眸中儘是震驚之色,雙手緊握,滲出冷汗。

「瘋子,他是個瘋子!」在柳霏羽看來,蘇敗完全是在刀尖上跳舞,一不小心,那鋒利的尖牙便足以將他撕成兩半。

清風拂面而來,夾帶著嗆鼻的血腥味。

月水影劍,二品劍技在蘇敗手中不斷重現。

直至最後,劍影越來越流暢,如同流水般,一波接著一波。

在血腥味的刺激之下,虎齒巨妖獸越來越瘋狂,滿地塵土飛揚,籠罩五十餘丈的空地。

遠遠望去,唯獨如水的劍光閃現而過。

劍指緊扣著手中的劍器,蘇敗雙目迎上猛撲而來的虎齒巨妖獸,輕聲喃喃道:「劍為百兵之君,論速度,劍為第一!」

話語未落,蘇敗手中的劍勢如閃電,帶起更多的劍影,直插至一隻虎齒巨妖獸的眼瞳,血光飛濺。

砰砰!沉悶聲響起,虎齒巨妖獸倒落在血泊之中。

踏著妖獸龐大的屍體,蘇敗縱身一躍,「比起涓涓細流更可怕的是驚濤拍浪,劍影如怒浪方才是月水影劍!」

耳中回蕩著妖獸的嘶吼聲,蘇敗如同鴻雁般,猛撲而落,右手翻轉,帶起重重劍影,每一道劍影都凌厲無比,籠罩住下方的虎齒巨妖獸。

「恭喜宿主進入頓悟之中,二品劍技月水影劍熟練度提升10000點,掌握程度為駕輕就熟!」

系統的聲音在蘇敗腦海中泛起,蘇敗彷彿聞若未聞,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中。

遊走在妖獸群中,蘇敗雙眸中透出了一抹淡淡的殺機,劍勢越發的凌厲。

劍風倒卷而出,塵埃翻滾,陣陣如同怒浪咆哮的聲音回蕩而出。

看著這道身影,柳霏羽瑰姿艷逸的面容上露出一抹錯愕之色,這是什麼聲音?

柳霏羽舉目望去,只見在灰濛濛的塵埃之中,一抹越來越璀璨的劍光閃現而過,帶起一道醒目的血光,以及陣陣嗚嗚的悲鳴聲。

數道劍光消散之後,妖獸的嘶吼聲也徒然消散,直至最後,林中陷入一片死寂。

「蘇敗類,你死了沒?」柳眉輕微一皺,柳霏羽輕聲喚道。

呼呼!冷冽的寒風穿梭在林中,窸窸窣窣的響聲伴隨而起。

見塵埃之中一片死寂,柳霏羽臉色微變,若是她未綁在此處,她巴不得蘇敗死去,但是被綁在此處,一旦蘇敗死去,此處的血腥味就會引來四周的妖獸,她也難逃一死。

「自大猖狂的廢物,自己死了還要連累老娘!」柳霏羽輕聲罵道,雙手緊繃,企圖撕開這樹藤。

而就在此刻,一道沉穩而又有力的腳步聲在塵埃中緩緩響起。

聽到這腳步聲,柳霏羽猛然抬起頭,妍姿俏麗的面容上掠起一抹驚喜之色,「蘇敗?」

腳步聲越來越盛,在美眸的注視之下,臉色略微有些慘白的蘇敗持劍而出,邪魅的俊臉上帶著一抹笑意,「嘖嘖,見到老子沒死,你居然如此激動!」

頓了頓,蘇敗卻搖搖頭,輕嘆道:「可惜,老子對胸不夠大,臀不夠翹的娘們不敢興趣。」

沒有理會蘇敗這句話,柳霏羽美眸在蘇敗身上打量片刻,微微有些詫異,面對十隻虎齒巨妖獸的圍攻,他居然未受傷,僅僅臉色有些慘白而已。

揚揚手中的劍器,蘇敗打趣道:「娘們,希望我回來之後還能看見你!」

話語未落,蘇敗轉身,再次衝進塵埃之中,身影有些模糊。

聞言,柳霏羽貝齒輕啟,有些難以置信道:「還來?」

在柳霏羽看來,與妖獸廝殺最多只能磨練死戰經歷,何必如此拚命。

但是對於蘇敗而言,斬殺更多妖獸就能獲得功點值,這樣才能有更多的修鍊時間,才能有傲視世間天才的資本。

塵埃漸漸散去,蘇敗站在屍體堆上,等待著下一波妖獸的到來。

鋒利的劍器插在一旁,蘇敗雙眸微眯,凝視著視線盡頭,輕聲喃喃道:「僅僅一次頓悟,劍技掌握度就提高10000點。嘖嘖,這系統真的如同前世那般,無論是功點值體制,還是劍技掌握程度,如出一轍。前任的資質本就不賴,加上我的資質,在今後的修鍊之中,再來幾次頓悟也不是不可能的。」

「入道六重巔峰,突破入道七重,指日可待!」蘇敗輕呼一口氣,雙眸微睜,漆黑如摸的眼眸中掠起一抹期待之色,只要踏入入道七重,加上這二品劍技,對上入道八重的武者,又有幾分勝算。抓住劍器,蘇敗身形如離弦的箭,暴射而出,迎上遠處出現的虎齒巨妖獸,一番生死廝殺再次展開。

蒼莽無際的林海之後,層巒疊嶂的山峰起伏。

山峰之中,一條巨大的瀑布,宛如銀色匹練一般,從高高的山峰之上怒砸而下。

瀑布兩旁,山壁極為陡峭,又極為光滑,在這山壁上,一個個天然形成的山洞,道道身影穿梭在其間。

一名青年光裸著上身,站在瀑布之下,任由那衝擊而下的匹練砸落在身上,陣陣沉悶聲回蕩。

青年下頜方正,目光清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