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前輩,可曾記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前輩,可曾記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1970-01-01 08:00  字數:2291

玄武馱劍,破空而至。

一座座道陣如同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作為劍陣宗師,無論秋簡還是天泣,兩人結陣的速度都是奇快無比,最可怕的是,這些劍陣雖然是出自兩人之手,但氣息卻是渾然一體。

「九宮百劍陣…」

秋簡和天泣兩人低喝道,他們的雙手結出一模一樣的印法。

九宮百劍陣一道組合劍陣,這道組合劍陣在劍盟中極為有名,因為它是洛琉璃宗師從九宮劍陣演化而出的劍陣,威力恐怖無比,劍盟甚至將其當做禁忌劍陣,非宗師不可修習。

百餘座道陣在虛空中橫列排布著,看似雜亂無章,卻蘊含九宮之道,一道道熾烈無比的劍芒自這些劍陣內迸射而出,交織在一起,最終形成一道百丈劍罡,兩道磅礴無比的劍勢在其上瀰漫,唰的一聲,一下子與那馱劍而來的玄武撞擊在一起了。

鏗!

天地震動,震耳欲聾的鏗鏘聲在虛空中瘋狂的掀起,震得在場不少人耳膜嗡嗡作響,他們渾然不知,目不轉睛的盯著虛空中。

一道可怕的風暴在那裡瘋狂的掀起,只見那道劍罡上劍勢如洪,似決堤而下,轟落在玄武虛影上,但那道玄武虛影卻紋絲不動,猶如擎天柱般矗立在天地間,彷彿世間沒有任何力量能將其撼動。

唰…

玄武背負的劍影暴射而出,羽翼化作日月,撕開前方虛空中湧現的劍勢,帶著浩蕩之威,一個閃爍間就已出現九宮百劍陣前,撞上這些劍陣,簡直是勢如破竹,不可阻擋,僅僅瞬息,這些劍陣齊齊崩裂,這道劍影已然出現在守劍殿前,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轟落在守劍殿上。

承受住如此可怕的一擊,整座守劍殿在此時劇烈的震動起來,但很快,一道又一道的道紋在守劍殿上顯現而出,這些道紋神秘無比,蘊含著磅礴無比的力量,幾乎剛剛出現,就化作熊熊大火,貫穿雲霄,遠遠望過去,整座守劍殿彷彿化作了一尊神爐,騰騰燃燒,有璀璨的雷霆在其內遊動,很是不凡。

蘇敗饒有興緻的望著這一幕,在他第一眼看到守劍殿的時候,就看出這座守劍殿很不凡,無論是上面瀰漫而開的波動,還是忽閃忽現的道紋都不難猜測出,這座守劍殿上存在許多禁制,這也是他沒有直接硬闖的原因。

虛空中,秋簡和天泣兩人臉色變化不定,對於眼前這一幕他們並不感到意外,畢竟他們很清楚守劍殿上的禁制有多麼的恐怖,就算是皇道境巔峰強者親至的話,也不一定能破的開,讓他們動容的是,後者竟然以劍陣破了九宮百劍陣。

遠處,一眾劍盟修行者也是滿臉動容的看著蘇敗,眼中有著難以掩飾的震撼,誰能想到,眼前這名看起來過分年輕的白衣青年,竟然擁有如此之高的劍陣造詣,更是以劍陣擊潰兩名劍盟宗師的劍陣。

「好可怕的劍陣,你到底是誰…」

秋簡看向蘇敗的眼神中漸漸多了忌憚,對於後者的實力,他現在是越來越看不透了,突然,他想到了一種可能,沉聲問道:「閣下莫非是來自那地方?」

一旁,天泣聞言,臉色微微一變,他很清楚秋簡口中的那地方是指什麼,比如他們先前所提及的天陣聖地,那是一個遠古的修行聖地,只是不知為何,一下子就從末劍域之中銷聲匿跡,直至這次天地異變,靈脈復甦,這修行聖地才再次現世,後來他們才明白,天陣聖地是被封印了,被封印在虛空亂流之中,至於為何被封印,他們就不是很清楚。

只不過那些封禁仍然存在,導致天陣聖地裡面的生靈很難降臨末劍域。

秋簡所說的那地方,自然不是指天陣聖地,而是指類似天陣聖地的存在,畢竟,天陣聖地的出現是在靈脈復甦,天地異變之後,因此,無論是秋簡還是其他劍盟宗師都想到了一種可能,遠古時期消失的那麼多聖地,會不會也是和天陣聖地一樣,是被封禁了,如今隨著天地異變,將重新現世。

當然,這只是他們的猜測,並未得到證實,至少他們到現在,還沒聽說過有那些聖地重新現世了。

迎上秋簡那驚疑不定的目光,蘇敗淡淡道:「現在我可有資格見琉璃宗師一面?我不想大開殺戒,也無意與劍盟為敵,今日前來,只是為了見琉璃宗師一面,兩位還要繼續阻攔嗎?」

聞言,秋簡面色不由變得難看許多,任誰都能聽出這番話之中的威脅之意,

對著一旁的男子吩咐道。

那名男子心領神會的應了一聲,邁著大步子朝守劍殿走去。

蘇敗也不阻攔,雙手再次結印,星光似銀河炸裂,一道道恢弘的劍陣在星光之中凝聚而出,威勢鋪天蓋地而落。

一股壓抑之感籠罩著眾人的心頭,儘管先前這道劍陣沒有破開守劍殿,但任誰都能感受出其內可怕的力量。

就算是秋簡和天泣,兩人眉宇間也是布滿了凝重之色,不過一想到守劍殿內的其他宗師很快就得知這裡的情況,兩人眉宇間的凝重一掃而空,天泣在心中更是冷笑一聲。

守劍殿大門緩緩敞開,那名男子閃身而入。

此時守劍殿內,氣氛略微有些凝重,特別是秋簡和天泣兩人出去這麼久還沒回來。

難道真的發生了敵襲?

在場不少人心頭都是冒出這樣的念頭,在他們看來很荒唐的念頭,但現在看來,或許是真的。

洛琉璃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收斂起來,一幅認真的口吻說道:「殤老頭…紫薇號角所代表的意義,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到這時候,你還不撤開守劍之陣嗎?「

聞言,殤姓老者也有點小糾結,理智告訴他應該撤開守劍之陣,但他也明白,這次他之所以能夠禁錮住洛琉璃,那是因為出其不意,後者沒有預料到他能操控守劍之殿,而下一次,只要後者不進入守劍之殿的話,那麼就算是他,也沒有把握能夠留下洛琉璃。

砰…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從守劍殿外走了進來,同時,一道略顯急促的聲音在眾人的耳旁響起,「殤長老,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