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洛琉璃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洛琉璃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8-08-16 06:44  字數:2493

「洛琉璃…你身為劍盟宗師,難道就不能以大局為重?」

一道呵斥聲猶如驚雷般在紫薇城的上空回蕩著,使得紫薇城無數人面露嘩然之色,幾乎同時,這些人的目光都是齊刷刷的朝紫薇城的正中央望了過去。

在紫薇城的正中央,那裡是一片懸浮的瓊樓玉宇,恢弘的宮殿錯落有致,其中,有一座十分恢弘而又奇特的建築,說它恢弘,那是因為它高聳如雲,貫穿雲霄,說它奇特,那是因為它看上去就像一柄巨劍,形似劍鋒的尖端遙遙指著上方的天穹。

守劍殿。

傳聞這座殿宇是一位遠古強者的劍器所化,存在悠悠歲月,其上銘刻著數不勝數的劍道傳承。

因此,這裡是劍盟的禁中之地,也是劍盟最具備權利的場所,因為這裡,只有劍盟的宗師才能隨意出入。

守劍殿內,洛琉璃以一種庸懶的姿勢坐在一座玉椅上,眨著秀氣的大眼睛,一臉譏諷的看著滿臉怒容的男子,譏笑道:「嘖嘖,大局為重…我劍盟何時需要委曲求全過?還有你,故意將這番話傳出去,是想要藉助輿論來壓迫我嗎?如果劍盟容不下我洛琉璃,我走便是。」

「琉璃,秋簡併不是這個意思。」一名面目慈祥的老者出來打圓場,他眼神狠狠瞪了先前出聲的一名男子,對著洛琉璃賠笑道:「你可是劍盟最年輕的宗師,受無數人愛戴…就算給秋簡十個膽子,他也不敢打你的主意。」

「呵呵…不敢打我的主意,你以為你們私底下那些小動作我沒不清楚嗎?」洛琉璃臉上露出一絲冷笑,原本清澈的眸子在此時變得清冽無比,冷冷注視著遠處的一名男子,道:「現在還不動手嗎?」

「天門的裂痕雖已經出現了,不過想要真正降臨的話,恐怕還得一段時間…而如今,武周皇庭和西陀爛柯殿聯姻在即,到時候,我們將要面對的可不僅僅只是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那麼簡單,還有武周皇庭。」迎上洛琉璃的目光,男子輕聲嘆了口氣,道:「對於武周的可怕,在場的諸位肯定也清楚…如今,有劍域的牽制,表面上看起來戰局旗鼓相當,但一旦武周皇庭加入戰局的話,那麼落敗的必然是我們…」

「戰爭開啟至今才多久?而我們就已經損失數十萬的弟子,其中不乏一些王道境的存在…」

男子的聲音徒然變得沉重起來,與此同時,周遭虛空中的天地靈氣變得異常暴動起來,竟是一道道璀璨奪目的道印虛空顯現而出,「這還是秋道武宗和武周皇庭不加入戰局的情況下,一旦他們加入戰局的話,我們的損失會更多…」

「所以,我手中這份帝機就得交出去,用來換取所謂的停戰?」洛琉璃淡淡看了一眼周圍浮現而出的劍印,神情沒有絲毫的變化,以她在劍陣上的造詣,一踏入這座守劍殿的時候,就已經注意到了這片天地間的異常,但她依舊走了進來,坐在這裡,這是因為,她對於這些人的手段,完全瞧不上,她洛琉璃要走,沒人可以攔得住她。

「停戰不過是緩兵之計,一旦天門降臨,那時候就是我們重新開戰的時候,那時就算西陀殿主、武宗踏入帝道境又如何,以天陣聖地的實力,橫掃他們,輕而易舉。」男子緩緩站了起來,原本陳列在虛空中的那些劍印迸發出熾烈奪目的光芒,化作一道道致列的劍影,在這一瞬間,整座守劍殿的虛空輕微一震,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鎮壓住。

「琉璃宗師,帝機固然可貴…但此事畢竟關係到我們劍盟的存亡,我希望你能為大局考慮。況且,等天陣聖地降臨強者降臨,我等可以請求他們出手,奪回帝機。」有人開口勸說道。

「天陣聖地悠久,底蘊恐怖無比…等天陣聖地降臨之後,以琉璃宗師的資質及天賦,一定會受到聖地的重視,到時候,有聖地相助,想要晉陞帝道境並非難事。」一名身著青色衣袍的男子開口道,他的身形單薄,但看上去卻筆直無比,他看了洛琉璃一眼,語氣頓了頓,繼續道:「所以,我支持秋簡宗師,以目前的情況來看,停戰是最理智的做法。」

一時間,在場不少人也紛紛開口表態,大多數人都贊成秋簡的建議,但也有不少人保持沉默。

洛琉璃懶懶打了個哈欠,一幅很有耐心的模樣,聽著這些人的話語,最終等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向著她望來的時候,她才淡淡道:「如果我說不呢?」

「那就多有得罪了。」那名叫做秋簡的男子眼神閃爍,旋即有著凜冽之色凝聚,他雙手突兀相合在一起,剎那間,無數道高亢的劍鳴聲在守劍殿內響起,原本橫列在周圍的劍影齊齊迸發出斑斕的光芒,這些光芒內蘊含著恐怖無比的力量,一下子就將周圍的天地籠罩在內。

一股難以言喻的威壓在這方天地瀰漫而開,在場不少人臉色微微一變,這些人都是劍陣修行者,造詣極高,因此,一眼就認出眼前這座劍陣。

囚劍陣。

這是前段時間,劍盟從一處秘境內得到的劍陣,論品級的話,這道劍陣應該是屬於九品,但是在某種程度上,這座劍陣又不亞於十品道陣。

洛琉璃平靜的望著眼前這座鋪展而開的劍陣,在這一瞬間,她體內原本流轉的劍元在這一刻近乎停滯下來,一股浩瀚無邊的威壓自四面八方洶湧而來,充斥在她身體的周圍,好似要將她禁錮住。

「囚劍陣,…嘖嘖,還真是大手筆,不過以你的實力以及智商,恐怕還布置不出這座囚劍陣。」洛琉璃很平靜,她旁若無人的端起一旁的茶杯,輕輕抿了一口,然後看向那名老者,問道:「殤老頭,想必這座囚劍陣你也出了不少力吧!」

迎上洛琉璃的目光,那名老者輕輕嘆了口氣,道:「我也是迫不得已,不然以你這丫頭的性子,想讓你交出帝機的話,你非得將整個紫薇城攪個天翻地覆…哎,在這件事情上,對不住了…」

「這也是你們的意思嗎?」洛琉璃冷冷一笑,她看向在場的其他人,只不過,大多數人都是眼神閃躲,不敢與其對視,當然也有不少人是滿臉愕然,欲言又止。

「好,很好,這件事情,師兄知道嗎?」洛琉璃再次問道。

老者回答道:「盟主並不知情。」

「恐怕並不是不知情,而是睜隻眼閉隻眼,以我對他的了解,我還不清楚,難怪他會宣布坐死關。」洛琉璃放下手中的茶杯,緩緩站了起來,那雙清秀的眸子中同樣有著凜冽凝聚,「十年前,我能揍的你們滿地哀嚎,現在,照樣也能…」

轟…

話音剛落的剎那,一道八卦虛影在洛琉璃的身後浮現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