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接我一劍,可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接我一劍,可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8-06-02 03:01  字數:2570

當蘇敗的聲音在這片天地間響起的時候,洛靈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好像在哪裡聽說過,他迅速的轉過身,映入他視線中的是一道白衣身影,衣冠勝雪,如同謫仙臨塵般,說不出的超凡脫俗。

看著這道身影,洛靈越發覺得熟悉,但就是想不起來。

在洛靈認識的人裡面,能夠抵禦住先前那一擊的很少。

「那是誰?」與此同時,在場修行者的目光都是匯聚在蘇敗身上,無論是先前擊退陽昌,還是此刻徒手接下老僧的降龍伏虎印,都給他們帶來巨大的震撼,要知道,陽昌和老僧可都是皇道境的修行者。

「是劍域的強者嗎?奇怪,據我所知,在劍域的皇道境修行者之中並沒有這麼一號人物。」

在場西陀修行者都在暗自猜測蘇敗的身份,不少人都猜測蘇敗是劍域隱藏的皇道境修行者。

畢竟在西陀掌握的情報裡面,劍域的皇道境修行者之中可沒有這麼一號人物。

而那些劍域修行者此時也是滿肚子的疑惑,他們也在猜測蘇敗的身份,不少人以為這是前來支援的劍盟強者。

李銘繁轉過身見洛靈安然無恙,微微鬆了口氣,同時他也眯著雙眼打量起蘇敗的背影,他在劍域位列真傳,又是師從劍域之主,地位極高,對於劍域的底細自然清楚無比,所以他很肯定,眼前這名強者並不是劍域修行者。

虛空中,老僧也在打量蘇敗,當看到後者那張過分年輕的臉龐時,神情微微一怔,顯然沒有想到後者會這麼年輕,儘管模樣年輕並不代表後者真實的年齡。

除此之外,老僧更詫異的是蘇敗先前展現出來的實力,要知道,他先前可是動用了皇道境的力量,然而卻被後者輕而易舉化解了。

「你是來自劍域還是劍盟?」老僧開口問道,他的聲音很嘶啞,讓人聽起來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重要嗎?」蘇敗反問道,同時抬眸看向四周,在那些西陀修行者身上掃視而過,「老傢伙,你說如果你們今天全死在這裡的話,玄缶會有怎麼樣的反應?」

「好大的口氣,我倒,你有什麼手段能讓我等全軍覆沒。」

陽昌聽到這番話直接冷笑,蘇敗先前是展現出不凡的實力,但他可不認為蘇敗能夠強到以一敵眾的地步。

更何況,他們還有更大的殺招沒有祭出,那就是頭頂上方的劍陣,萬劍鎖空陣。

唰…

沒有任何的徵兆,幾乎在陽昌話音剛剛說出的剎那,他的身形快若閃電般橫跨出數十丈,出現在蘇敗的上空,手中的巨劍猶如驚天之虹,冰冷而森寒,照耀虛空,浩瀚無際的劍勢嘩啦啦宣洩而下,整個虛空都在沉淪。

與此同時,老僧也出手了,他右手彷彿抓著一方宇宙,一顆又一顆的日月星辰虛影在他的掌心不斷交替著,一道道磅礴無比的劍勢在其上瘋狂的凝聚著,他冷冷的注視著下方的蘇敗,大手直接按落,剎那間,天地劇震,只見五道璀璨奪目的劍芒在他五指間暴射而出,每一道劍芒粗壯如山嶽,貫穿天穹而下,向著蘇敗不斷的聚攏。

兩名皇道境同時出手,恐怖絕倫。

這個場面讓在場之人臉色大變,只不過不同的是,西陀修行者各個都是露出冷笑,而劍域修行者則是一臉擔心。

虛空中,洛靈臉色慘白無血,自上方壓落的恐怖威勢一重接著一重,源源不斷,無論他再怎麼瘋狂運轉體內的真元,他的身體絲毫不能動彈,隨著那五道劍芒的逼近,他體內的骨骼已經承受不住這可怕的威壓,開始崩裂,同時,他的身子也開始向下墜去。

洛靈想開口,他想讓蘇敗不用管他,因為他很清楚,在這時候,自己的存在完全就是累贅,但四周洶湧而至的威壓如山嶽般壓在他喉嚨上,讓他開口不得,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蘇敗面色冷峻,目光平靜的望著這一幕,無喜無憂,衣不染塵,無論是陽昌的劍術還是老僧的手段都沒給他帶來太大的壓力,在他看來,這兩人的實力甚至不如姜唯和孫塵等人。

「太弱了。」蘇敗左手很是隨意的朝前揮去,他黑髮亂舞,衣飄動,目光凜冽,剎那間,虛空中劍氣風暴的掀起,凜冽可怕的劍意瞬間衝出,凝聚成無數道熾烈無比的劍影,似一輪輪驕陽懸掛在天際,隨著蘇敗念頭一動,這些似驕陽的劍影迅速劈出。

這是心劍之術。

一念之間,百丈既成劍之世界。

每一道劍影之內,都蘊含著兩道可怕無比的劍意,威力可想而知,凝聚的鋒芒讓在場修行者為之心悸。

唰…唰…唰

密密麻麻的空間漣漪在虛空中掀起,一道道熾烈的劍影縱橫交錯,齊齊劈落在四周遮攏而來的劍芒,可怕的交擊直接就撕碎劍芒周圍的日月虛影,凜冽的劍意宣洩而出,瘋狂衝擊著這幾道劍芒,幾乎眨眼的時間,這五道劍芒就已潰滅,化作流光消失。

老僧眼瞳猛地一縮,他先前那一手在西陀之中可是極為有名,叫做掌中世界,修鍊者需要掌控五道劍意,以劍意化天宇,納方圓數百丈內的天地靈氣,最終融入劍勢,十分的恐怖。

因此,在西陀之中,這掌中世界,又有種叫法,叫掌緣生滅,顧名思義,一掌之下,生死可判。

老僧沒想到,後者居然就這麼輕易就破開了他的掌中世界。

在場許多西陀修行者也是吃驚無比,難以置信的望著眼前這一幕。

與此同時,蘇敗手中的鐵劍迅速的揚起,冰冷的劍鋒帶著刺目的光芒,筆直的朝上空刺去。

嗚…

凄厲的劍嘯聲驟然響起,彷彿來自地獄深淵,落在陽昌耳中格外的刺耳。

望著那越來越近的身影,陽昌眼中露出些許狠厲之色,原本流淌於體內的真元竟是化作一縷縷火焰燃燒起來,連同他的精血,他原本雄渾無比的氣息變得更加狂暴,一道道狂暴無比的能量順著他的手掌,瘋狂的湧進重劍之內,只見重劍上凝聚的劍勢更加可怕了。

很顯然,在最後這一刻,陽昌燃燒了自己的真元,他現在腦海中僅存的念頭就是不惜代價,殺了蘇敗。

陽昌的變化,自然落入蘇敗眼中,只是他手中的劍依舊筆直的刺出,彷彿已經預知了重劍落下的軌跡,他這一劍剛剛好刺向重劍所落的位置。

鏗!

剎那間,一道驚天動地的金鐵相交聲在天地間瘋狂掀起。

在場許多修行者都忍不住的捂住耳朵,就算如此,他們的耳膜依舊被震得的刺痛無比,就算他們用真元護住自己的耳朵也難以抵禦住這道撞擊聲帶來的影響。

不過,就算耳膜刺痛無比,這些人仍然目不轉睛的望著交戰的兩人,很快,一抹駭然湧上西陀修行者的臉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