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琅琊蘇敗(下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琅琊蘇敗(下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8-04-08 02:32  字數:2576

十一名王道境修行者。

這般陣容在末劍域中可以算是極為恐怖的存在,特別是靈脈還沒復甦時,這般陣容就足以橫掃當初的劍域。

而此刻,這十一名王道境修行者同時出手,聲勢駭人無比。

遠遠望過去就像是天穹崩裂開來,一道道龐大無比的劍光貫穿而下,可怕的劍意如汪洋大海般吞沒了這片虛空。

其中最可怕的是那一劍網,熾烈的道紋與劍芒交織在一起,不斷的遮攏,就像已經撒出去的漁網準備收網,很顯然,蘇敗就是那片漁網中的一隻魚。

虛空已被這片劍網所禁錮,可怕的力量如同潮水般自四面八方洶湧而來,浩浩蕩蕩。

動用全力,不留餘地。

李銘一出手就動用了他的血脈神通道紋,而藉助神通道紋施展而出的一劍更是不凡,可以說是他最強的一劍。

「高階王者的手段太可怕了…」這是在場大多數修行者的心聲,顯然李銘這一劍的威力太過恐怖了,讓他們感到心驚膽顫。

虛空中,蘇敗的表情自始至終都雲淡風輕,他靜靜的望著那呼嘯而來的劍光,當初他逃離末劍域的時候,僅僅一些道基境修行者就讓他如喪家之犬,而如今,面對西陀的這些王道境修行者,蘇敗不勝唏噓,太弱了。

「就算是收點利息了…」蘇敗輕聲喃喃道,他大手握住了一旁的鐵劍,剎那間,原本樸實無華的鐵劍迸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芒,一道劍芒衝天而起,像是隕落的彗星般,划過宇宙,照耀出熾烈的光芒,劍意如虹,貫穿了雲霄,一下子與那些劍光轟然撞在一起。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在天地間瘋狂的掀起,在場眾人無不屏住呼吸,緊張的望著這一幕。

在他們的注視之中,那道劍芒一下子就撕開了遮攏而來的劍網,劍網化作炫目的光芒崩裂開來,

緊接著,那道劍芒就與貫穿而來的劍光撞在一起,驚人的一幕再次出現,那些可怕的劍光僅僅一個照面,就崩裂開來。

最終,那道劍芒向著李銘呼嘯而去。

太快,太可怕!

快的讓李銘反應不過來,斬落在李銘的身上。

可怕的讓李銘抵禦不住,李銘的身體頃刻間就崩裂開來,可怕的劍意將他的身體撕裂成無數塊,鮮血成雨。

虛空中,那些出手的王道境修行者,各個戰戰兢兢,心頭寒意直冒,害怕到了極點。

這可是李銘,西陀十二騎士之一的李銘,在西陀年輕代中算是最強一批的存在,比起那些老一輩修行者都要強悍數分,西陀之中,不少皇道境強者斷言,李銘成皇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而此時,就這麼輕易就死了。

正下方,書生滿臉震撼的望著這一幕,他只見到蘇敗拿了鐵劍,然後隨意的揮了一下,就破開了十一名王道境的合擊,更是直接斬殺了李銘。

這簡直太嚇人了。

蘇敗先前出手,書生就知道自己這位領袖如今的實力恐怕已經今非昔比。

但他沒想到,竟會恐怖到如此地步。

無敵的風采依舊一如既往,書生看著虛空中那道如謫仙臨塵的白衣身影,臉上露出一抹笑容,輕聲喃喃道:「無敵風采不減當年…」

遠處,那些劍盟和劍域修行者近乎石化,難以呼吸,眼前這一幕給他們帶來的衝擊太大了。

肖正目瞪口呆,嘴巴張的大大的,足以塞下個雞蛋,在場這麼多人之中,他應該是最清楚李銘的可怕之處,畢竟李銘作為西陀十二騎士,他們劍盟可沒少收集李銘的情況,他記得很清楚,劍盟的情報上對於李銘的評價是:妖孽之姿,戰力比擬王道九重。

「他到底是誰?」肖正輕聲喃喃道,同時,心中如重釋放的鬆了口氣,有如此強者在,今日他們劍盟算是逃過一劫了。

「逃…」虛空中,那些王道境修行者猛地轉身朝四周逃離,儘管在人數上他們佔據了很大的優勢,但親眼目睹先前那一幕之後,這些人都害怕了。

對於西陀修行者,蘇敗可沒有絲毫的仁慈,趕盡殺絕的事情他可是十分熱衷的,他一步邁出,無上劍瞬之術發動,瞬間,他的身形就出現在一名王道境修行者身後,鐵劍無情出鞘。

噗!

冰冷的劍光破開一切阻礙,將這名王道境修行者的頭顱洞穿,無數道密密麻麻的劍痕布滿了這名修行者的頭顱,很快就蔓延至他全身,他的身體四分五裂,很是血腥。

白衣不染血,蘇敗仗劍而出,他的目光淡漠的望著不遠處的一道身影,手中鐵劍化作一道流光,彷彿橫跨虛空,直追那道身影而去。

這是一名王道境六重的修行者,他原本是一個二流宗門的宗主,在靈脈復甦之後,為了能夠得到秘境內的傳承,歸附於西陀。

此刻,他的內心慌張無比,為了逃離此地,他甚至直接燃燒體內的精血,但就此刻,他的眼瞳猛地一縮,在他視線之中,一道劍光撕裂虛無而出,他連反應都反應過來,就被洞穿了頭顱。

噗!

鮮血狂濺,染紅天際。

蘇敗伸出手朝虛空中輕輕一握,劍風在他的身旁掀起,可怕的劍意如山洪般爆發,洶湧澎湃,化作一道道劍影凝聚而出,他隨手一揮,這些劍影就朝著遠處逃竄的身影暴射而去。

心劍之術,百丈之內,有我無敵。

噗!噗!噗!

一道道血花在虛空中接連綻放,血霧騰騰,一道道身影自虛空中墜落。

遠處,西陀修行者臉色膽寒不已,這名白衣男子簡直如同九幽青冥間走出的魔神,隻身獨劍殺了來,沒有人能夠擋住他的鋒芒,這才多久,十一名王道境修行者盡數死去。

恐懼充斥在這些人的內心,他們身體忍不住的顫抖著,但沒有人逃離,因為前車之鑒讓他們明白,就算他們想逃,也未必能逃的了,畢竟這些人之中,修為再高的也只是半步王道。

「大人,我等只是聽命行事,並非是西陀的修行者,而是依附於他們的勢力,大人能否放過我等,我等願意成為大人的劍侍…」其中,一名半步王道的中年男子硬著頭皮開口道。

「沒錯,大人,進攻劍盟並非是我等之意。」

「我等願意臣服劍域…」

「願為大人做牛做馬…」

不少人都反應過來,紛紛求饒。

只是回應他們的只有一片片紅如血的霜葉,虛空中,一片片似血的霜葉搖曳而落,彷彿來自天穹的盡頭,很是詭異,這些霜葉落在這些人身上,一道道血浪自虛空中衝起,觸目驚心…

死寂!

驚懼!

劍盟和劍域修行者,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

死了。

都死了。

無一倖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