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我回來了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我回來了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8-04-01 13:27  字數:2402

城池內,不少人望著廢墟所在的方向,無論是先前那道恐怖的劍光,還是來勢洶洶的西陀修行者,都讓他們不由為劍盟修行者捏了把冷汗,他們很清楚,西陀爛柯殿又來了這麼多修行者,今日劍盟是必敗無比。

「剛剛為首的那人好像是西陀爛柯殿的李銘」有人低語道。

「李銘?西陀爛柯殿的十二騎士之一的李銘?」不少人眼中都是露出動容之色,顯然這些人都曾聽聞過李銘這個人。

「十二騎士親至,劍盟這些人今日恐怕要全軍覆沒…」有人輕聲嘆道,他們相距廢墟很遠,但就算站在這裡,依舊能感受到那裡瀰漫而開的可怕威壓波動,讓他們感到莫名的心悸。

「那是什麼…」就在這時,有驚呼聲驟然掀起。

天穹盡頭處,一道璀璨的劍光綻放,照亮了整座城,倒映在眾人的眸子之中。

這道劍光的速度太快了,瞬息間就已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那是劍光嗎?」有人說道,他驀然低下頭望著自己腰間的劍器,這是一柄十分普通的劍器,並沒有什麼出彩,但此時,這柄劍器卻是莫名的震動著,發出一道淡淡的劍鳴聲。

劍鳴如海,直擊天穹。

這樣的一幕並非只發生在一名修行者身上,在場的修行者,他們手中的劍器都在震動。

「又有人出手了,這次又是誰呢?」

很多人心頭都是猛地一震,不可思議的望著那道劍光消失的方向。

劍域真傳,一直是西陀爛柯殿視為必殺獵物的存在。

只可惜這些年以來,劍域對於真傳弟子這一塊的保護可謂滴水不漏,就算西陀爛柯殿想出手,也很難找到機會。

故,在西陀爛柯殿之中,劍域真傳的人頭可是十分值錢的。

如此好事能讓他撞見,李銘的心情很愉快。

看著那即將落下的劍光,李銘似乎已經看到書生屍首分離的畫面,嘴角不由露出一抹笑意,然而就在此時,一股寒意自他心頭深處無由來的冒騰而起,他好似意識到了什麼,猛地轉過頭朝遠處的天地望了過去,那裡一道熾烈的光芒撕裂而出。

是劍光!

李銘瞳孔劇縮,不知為何,看到這道劍光,他心中寒意更盛。

唰…

這道劍光彷彿破開青冥,橫渡虛空。

上一瞬息還在天地盡頭,下一瞬間就已出現在書生的正上方。

這道劍光如同彗星拖曳出璀璨神芒,倒映在書生的眸子之中,讓他無法直視。

與此同時,一道震耳欲聾的鏗鏘聲驟然掀起,火星四濺,一股可怕的劍氣風暴橫掃而開,虛空嘩嘩作響。

原本斬向書生的劍器化作一道流光,高高的拋棄,彷彿遭受到可怕的力量轟擊。

李銘臉色微變,大手朝虛空中握去,隔空御劍,高高拋起的劍器在虛空中猛地止住。

「在我李銘眼皮底下想救人,痴人做夢!」

李銘冷哼一聲,他單手捏著一道劍印,凜冽的劍意如洪水般決堤而出,千萬劍芒在劍身上齊齊綻放,唰的一聲,向書生的頭顱暴射而去。

這一劍的威力遠勝先前,還未落下,書生周圍的地面就已經承受不住這一劍內所蘊含的威勢,開始崩塌,裂痕密密麻麻,蔓延而出。

很顯然,不同先前,李銘這一次是動真格了,他不知道先前是誰出手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出手的必然不是他這一方。

劍意如洪,宣洩而下。

躺在地上,書生只感覺全身上下彷彿被無數道劍氣切割者,撕心裂肺的疼,他的目光正直直的望著上方,落在先前那道劍光上。

那是一柄劍,一柄銹跡斑斑的鐵劍,彷彿被歲月所侵蝕,隨手就能將其捏碎,不堪一擊。

當就是這樣的一柄劍,讓書生全身都顫抖起來,他的內心更是掀起了轟然大波,滿臉的震驚。

「這是他的劍…」書生眼睛頓時瞪大起來,只見得在那柄鐵劍周遭的虛空,虛空忽然扭曲開來,一隻手伸了出來,那是一隻極為白皙以及修長的手掌,看上去格外的美麗,讓人第一時間就想到,這是一名女人的手。

然後,在書生目光的注視之下,這隻手剛剛出現,就朝上方抓去。

在那裡,李銘的劍正攜帶著萬千劍芒而來,虛空好似都被切割開來,難以承受其鋒芒。

很多人都沒有從先前那一幕反應過來,直到這隻手出現時,他們才反應過來,剛剛有人出手救了書生,只是很快,他們就被眼前這一幕給嚇到了,露出驚愕之色,徒手接白刃?

西陀十二騎士,李銘的劍是那麼好接的嗎?

好接,這是書生此刻的念頭。

只見那隻手朝虛空中抓去時,很輕易的握住了那柄劍器的劍鋒,剎那間,原本縈繞在劍鋒上的劍芒齊齊崩裂,就像是被那隻手給捏碎似的。

同時,那隻手的手指微抬,輕輕彈落在這柄劍器上。

鏗!

只聞一道震耳欲聾的鏗鏘聲響起,響徹天穹。

原本瀰漫在這柄劍器上的劍意如同清風般,散落。

周圍不少人都是直接瞬間呆愣下來,眼前這一幕超乎他們的想像,那可是李銘的劍,就這麼輕易被接住了?

李銘看著虛空中這一幕,極度的震驚,他剛剛雖然沒有動用全力,但也出了九成之力,這樣的一劍,就算是高階王道都難以抵禦,而如今,就這麼輕易被人破去。

最可怕的是,還是以這樣的方式。

寒意自李銘的心頭冒騰而起,他著實被眼前這一幕給嚇到了。

一時間,這片天地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的朝著那隻手後方望了過去。

在那裡,虛空漣漪如水紋蕩漾而開,一道身影正在漸漸浮現出來,白衣如雪,隨風飄動,猶如謫仙臨塵,風姿絕世,他就靜靜的站在那裡,整個天地間竟有著一道道劍鳴聲驟然響起。

在場不少修行者紛紛低著頭,驚愕無比的望著自己手中的劍,劍正輕顫,發出淡淡的劍鳴聲,在這些劍鳴聲之中,他們彷彿能感受到一種雀躍興奮之意。

好像,這些劍在歡呼。

不,更像是在迎接,迎接這道身影的到來。

「領袖…是你嗎?」書生喉嚨中發出一道嘶啞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