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有劍自天盡來(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有劍自天盡來(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8-03-26 07:05  字數:2374

鮮血四濺,天空彷彿下起了一場血雨。

持劍的書生自血雨中走出,他的聲音猶如清風般吹在天地各個角落裡。

望著這一幕畫面,在場的西陀修行者都感到莫名的膽寒。

「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以林清大人的實力,剛剛那一劍足以要了那小子的命。」一名西陀修行者不可思議道,他是那名魁梧男子的部眾,追隨魁梧男子數十年,對於魁梧男子的實力極為了解。

遠處,不少劍盟修行者也是滿臉驚愕,顯然也沒想到,這名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書生竟然殺了林清。

老者看著持劍而來的書生,眉頭好似擰在一起,他大手一揮,原本力劈而下的羽劍徒然化作一道流光向著書生暴射而去,同時,那柄羽劍之內徒然有著尖銳的劍鳴聲響起:鏗…鏗…

不少人修行者眼瞳在此刻皆是猛地一縮,在他們的視線之中,那柄攜帶著可怕劍意而來的羽劍徒然分裂開來,化作成千上萬道羽劍,向著書生齊射而去,每一道羽劍上都縈繞著極為可怕的氣息,整個天地好似都要被撕裂成無數片。

密密麻麻,望上去就像天地下起一場劍雨。

「這就是西陀爛柯殿劍術天羅地網嗎?今日一見,果然如同我域主所說那般,不堪一擊。」

凄厲的劍嘯聲鋪天蓋地壓落而來,書生抬起頭,成千上萬道劍光倒映在他的眸子之中,卻無法在那雙眸子之中掀起任何的波瀾。

與此同時,書生迅速的抬起手,就像揮舞著筆墨般,手中的劍划過虛空,一道道劍意漣漪在虛空中泛開。

只聽得鏗鏗之聲,成千上萬道的羽劍已呼嘯而至,但就在這些羽劍觸及書生方圓數米之內的剎那,這些羽劍似乎是進入了泥潭之中,速度徒然變得緩慢起來,劍身不斷劇烈震動著,就像有成千上萬的無形之手,死死的握住這些羽劍。

書生神情平靜的望著這些羽劍,他手中的劍也終於停落,他朝前繼續走去,迎上那些呼嘯而來的羽劍,左手一揚,衣袂掀起陣陣清風,清風吹拂過前方的天地。

唰…唰…唰…

鋪天蓋地而來的羽劍就像落葉般,被清風一吹,在這片天地間零零散散的落開。

目睹這一幕的西陀修行者,內心震撼到了極點,

書生持劍而出,望著不遠處一臉驚愕的老者,他手中的劍再次刺出,帶著一抹明亮無比的劍光,這抹劍光就像是黎明破曉的第一道曙光,撕開了蒼穹之下的黑夜,同樣,這一劍所過之處,竟有著細小的裂痕在虛空中蔓延而出。

老者心中大驚,眼中更是有著驚駭涌動著,這種驚駭並非只是因為眼前這一劍,更是因為眼前這名書生身上瀰漫而開的修為波動,那波動並非是道基境,而是王道境。

也就是說,眼前這名書生是王道境,自始至終他都在藏拙,讓他們這些人誤以為他只是道基境。

「給我去死…」

這一刻,老者心頭也冒起了一股寒意,他大手一揮,虛空中頓時又有數百柄羽劍浮現而出,這些羽劍都是經過他精血所祭煉,其內蘊含著極為恐怖的能量,待他真元向著這些羽劍灌注而去的剎那,這百餘羽劍齊齊綻放出熾烈的光芒,向著書生迅速的暴射而去。

轟…

明明只有百餘柄羽劍,但是其威勢比起先前更盛。

但是驚人的一幕再次出現了,這些羽劍距書生還有幾米的時候,速度再次變動緩慢起來,書生手中的劍劃破虛無而來,將這些羽劍齊齊撞開,冰冷的劍光再次映入老者的眼瞳之中。

瞬間,老者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他還來不及反應,一道虛無縹緲的劍影突兀而至,好像是直接撕裂了這片天穹,落在他身上。

「啊!」老者慘叫,這道劍影內蘊含著一道可怕無比的劍意,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凌厲的劍意,他渾身是血,一道極為醒目的血痕自他的額頭處向著他的下身蔓延而下,鮮血噗噗湧出來,他的整個身子直接裂開,一分為二,死的不能再死了。

四周的天地一片安靜,無論是西陀的修行者,還是劍盟的修行者,都是眼睛瞪得大大的,直直望著眼前這一幕。

那些劍盟修行者臉上很快就有著狂喜之色湧出,相比之下,那些西陀修行者各個驚懼不已,眼前這一幕給他們帶來的衝擊遠勝先前,畢竟老者的實力是遠遠高於林清,最重要的是,老者是死在書生手上。

一時間,不少西陀修行者心中都已經打起了退堂鼓,西陀這邊的兩名王道境修行者都已經死了,就憑他們剩下這些人,豈是這些人的對手。

道陣之內,那名叫做肖正的老者如重釋放的鬆了口氣。

「這就是劍域真傳的實力嗎?難怪能在盟主口中得到如此之高的評價,牧崖我還是低估了你。」肖陣看了一眼墜落下來的屍體,旋即抬眸看向虛空中那名全身淌血的書生,眼中露出一抹震撼,他先前不過孤注一擲,而幸好,他賭對了。

「七崖,我又幫你討了些利息。」書生輕聲喃喃道,他轉過身望著遠處的那些西陀修行者,眼神一片冰冷,身形猶如鬼魅般橫跨出數百米,沖向那些人,熾烈的劍光迸發而出,劍氣縱橫,可怕的劍意猶如銀河墜落九天,宣洩而下。

就像虎入羊群般,這些西陀修行者哪是書生的對手,僅僅一個照面便被劍意所撕裂開來。

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這些西陀修行者都不敢與書生交手,紛紛朝四周逃離,只不過他們前腳剛邁,便發現自己整個身體都不受控制,停滯在虛空中,就連他們體內的真元也是,彷彿這片天地都靜止下來。

恐懼…

如同潮水般的恐懼在他們心頭冒出,他們拚命的掙扎,很快他們就發現,身體又恢復了感知,體內的真元也再次流動。

但這一切,都晚了,儘管前後只有一兩息的時間。

這一兩息,對於書生而言就足夠了。

劍光如虹,一道道頭顱高高的飛起,血浪衝天。

遠處,劍盟和劍域的修行者也紛紛出手,加入戰局,殺戮再次奏響,響徹天際。

只不過比起先前,劍域和劍盟這邊完全是佔據了壓倒性的優勢。

就在這時候,有劍自天地盡頭處飛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