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一切皆寧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一切皆寧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8-03-23 17:52  字數:2578

劍如霜雨,血似匹練。

整個天地彷彿被切割成無數塊,斷臂殘肢在虛空中墜落,時而有著頭顱高高的拋起,一具無首屍體俯衝而下,掀起漫天的血雨。

魁梧男子踏空而來,他的目光始終停留在道陣正中央的老者身上,他的手掌划過,一道璀璨而又凌厲的劍光自他衣袖之中綻放而現,擋在他前方的數名修行者,頭顱飛起。

「肖老頭…這就是你苦苦支撐等來的援軍?」

魁梧男子繼續向前走去,背負於其後的重劍自動飛出,落入他手中,剎那間一股凜冽可怕的劍意氣息如同風暴般,自男子周身瀰漫而開,他的目光冷冷注視著道陣之中的老者,沉聲道:「良禽擇木而息,以你王道境的修為,如果投入我西陀爛柯殿,其地位必然不低於劍盟…又何必為了劍盟丟了性命,據我所知,你近些年在劍盟中可是受了不少排擠。」

「我肖正七歲便入劍盟,生是劍盟人,死是劍盟魂…」

道陣正中央,那名老者冷冷注視著勢不可擋的兩人,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猛地咳嗽了一下,原本就薄弱的氣息顯得更加游離,好似已到油盡燈枯的地步。

「可惜了…如今天地異變,靈脈復甦,以你的資質有很大的可能衝擊皇道…」

魁梧男子身後,那名面容枯瘦的老者輕嘆了口氣,他的背後徒然有著熾烈無比的劍光撕裂而出,那是一道足足有百餘米的羽劍,如若仔細看上去的話,那完全是有數百柄羽劍首尾相接而成。

鏗!

一道劍鳴聲如金石炸裂天穹,這名老者毫無徵兆就出手了,巨大的羽劍斬斷長空,立劈而來。

一旁,魁梧男子也出手了,沉重無比的巨劍在他手中發出凄厲的劍嘯聲,數百道劍氣撕裂而出,如同一片虹芒壓落九天,絢麗無比,橫空而至。

四周,正在廝殺的雙方都是駭然的望著這一幕。

這兩人都是王道境修行者,此番出手更是不留餘力,其威勢恐怖無比。

道陣之內,老者看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書生,後者的眼睛依舊明亮,他對其點點頭,旋即便一步朝前邁出,原本有些佝僂的身子正緩緩變得筆直起來,一股滔天的氣息洶湧而出,在他體內,鮮血和真元化作火焰熊熊燃燒著,他雙手結印,「九焰焚山,啟!」

九焰焚山,是這座道陣的名字。

這座道陣,是劍盟從一處秘境內得到,很是不凡,看似只是防禦類型的道陣,但實際上這是一座攻擊型的道陣。

直到現在,老者才真正祭出這座道陣,他引動著體內燃燒的血火,通過他的指尖,融入道印之中,這一道道印,就像星星之火落入草原般,瞬間燎原。

轟!

沉寂已久的道陣就像一座死火山,再次爆發開來。

一道道赤色的劍光衝天而起,每一道劍光上都有著熾烈的金色火焰縈繞,蒼宇被撕開。

遠遠望過去,就像成千上萬道的劍光衝天而起,迎上那橫劈而來的羽劍和重劍,如同一群彗星碰撞在一起,爆發出熾烈無比的光芒,只能模糊的看到兩道身影在那片虛空中不斷碰撞著,鏗鏘之聲不絕於耳。

四周,正在廝殺的雙方都紛紛逃竄開來,一些反應稍慢的,被那餘波所殃及,整個身子四分五裂。

道陣之內,那名全身淌血的書生在這一刻動了,那柄橫列在石階的青玄劍不知何時已經被他握在手裡,他的身體就像浮光掠影般暴射而出,被他握在手中的劍也悄然刺出,一道凜冽可怕的氣息在劍鋒上瘋狂凝聚著。

有人注意到了這名書生的動靜,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特別是西陀爛柯殿這邊的人,他們先前和這名書生交過手,那名書生身上的傷勢就是他們所留,要不知道最後肖正出手的話,那名書生早就死在他們手中。

而現在,這名書生明顯重傷在身,還敢對兩名王道境出手。

這不是飛蛾撲火,以卵擊石。

一點寒芒自道陣之中而出,對著魁梧男子徑直而來。

魁梧男子感知敏銳無比,瞬間就感應到了遠處一道撕裂而來的劍光,他抬眸望去,目光落在那道劍光後方,那是一名文弱書生,臉色蒼白的有些可怕,只不過一雙眼睛卻是格外的明亮。

「這麼迫不及待找死嗎?大爺就先成全你。」魁梧男子咧嘴露出森白的牙齒,磅礴雄渾的真元在他體內鼓盪而開,在他後方形成一道真元光罩,將那些呼嘯而來的劍光抵禦住,同時,他的身體大步流星的朝書生沖了過去。

唰…

魁梧男子的速度太快了,一下子就衝到了書生的正前方,他單手持重劍,掄動起來,立劈而下,攜帶著無盡的劍意,密密麻麻,充斥在書生周遭的虛空。

顯然,就算明知書生的實力不如他,魁梧男子也沒有大意,直接封絕了書生的退路,這是他數十年廝殺之中養成的好習慣。

凜冽的劍氣自臉龐呼嘯而過,火辣辣的疼,鮮血迸濺,書生望著那漫天壓落的巨大劍影,眼神依舊明亮,沒有任何的慌張,一道劍意漣漪在他周身蕩漾而開,就像一道水紋般,鼓盪而開,掀起一道又一道,到最後那劍意漣漪觸及了揮落的重劍。

攜萬鈞之勢而下的重劍就像被禁錮住,停滯在虛空中。

魁梧男子臉色猛的一變,就在這時,一道似低吟的聲音在他的耳旁響起:蒼穹倨寧!

這道聲音彷彿具有魔力一般,使得他踏空而來的身子在虛空中猛地一頓,停滯下來,還有他體內的真元也停止流動,不,甚至連他周圍的虛空,都變動靜止下來。

這靜止,好似短暫的只有一息。

但對魁梧男子而言,就是致命的。

那名書生手中的劍已至,冰冷的劍鋒刺透了魁梧男子身子周圍的真元光罩,熾烈的光芒在劍鋒迸發,凜冽的劍意撕裂而出,在男子的眉心處綻放。

整個天地都要被這一道劍意給撕裂開來,魁梧男子也不例外,一抹嫣紅,在他的額前迅速蔓延開來,他瞳孔劇縮,喉嚨中發出驚懼的聲音,他極力的朝後退去,但就在這時,後方,一道道劍光突兀而至,吞沒了他的身體…

嘩…嘩…嘩…

天地好像飄起一場血雨,魁梧男子身體四分五裂。

死了,這名魁梧男子並非死於書生之手,而是死於道陣之下。

但,不知為何,目睹這一幕的西陀修行者,心頭寒氣直冒。

劍淌血,衣染血,臉滴血,發飄血,書生低頭淺吟,對著不遠處的老者走去,他的聲音在這片蒼穹中回蕩著:

「身在浮屠之中,一切皆寧,故為誅魔寧亂!」

「身在風雪之中,一切皆寧,故為雪夜霜寧!」

「身在天地之中,一切皆寧,故為蒼穹俱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