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千零一百九十七章 想殺人!

第一千零一百九十七章 想殺人!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8-02-04 02:14  字數:2602

劍域,當這個熟悉的字眼引入蘇敗視線中的時候,昔日的回憶如同翻倒的茶水般一下子涌了出來,他坐直了身體,迫不及待的看著捲軸上所記錄的情報。

在末劍域之中,武周皇庭、西陀爛柯殿、秋道武宗以及劍盟,這四個勢力無疑是末劍域的霸主,統御著末劍域的大片疆土,而作為新興勢力,劍域無疑是在夾道中生存,要不是劍域和武周皇庭建立同盟的話,劍域或許就在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的打壓之下日漸衰敗,直至退出末劍域的舞台。

對於劍域和武周皇庭建立同盟,蘇敗並不感到意外,畢竟劍域作為一個新興勢力,無論是底蘊還是整體實力都是不如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如果雙方交戰的話,最先覆滅的必然是劍域。

「劍域目前在末劍域中算是第五大勢力,不過處境卻很艱難…雖說有武周皇庭作為盟友,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不敢大舉進攻末劍域,但一些小摩擦不斷,特別是劍道洗禮過後,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不斷派出強者獵殺劍域的天才,同時,他們又暗中拉攏一些劍域的天才,這一年以來,劍域死在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的天才不在少數,同樣,也有不少人經受不住這兩個勢力的誘惑,叛出劍域。」

在冷衍看來,末劍域的這些勢力簡直是太弱了,如果放在東玄之中的話,連二流勢力都算不上,如果不是蘇敗著重吩咐的話,他都懶得去收集這些勢力的情報。

蘇敗飛快的將捲軸上關於劍域的情報看完,對於劍域如今的處境,他也算了解了,這些年劍域發展勢頭雖猛,但相比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起來,差距仍然很大,特別是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這兩年,誕生了不少皇道境,劍域卻只有一尊。

對於劍域的這尊皇道境修行者,蘇敗並不陌生。

蘇敗看著捲軸上所提及的名字,眼中露出些許追憶之色,對於楚歌的實力,他曾親眼目睹過,萬劍齊下的一幕至今都難以忘懷。

「當初我離開末劍域的時候,宗主才晉陞王道境不久…才兩年的時間,沒想到宗主已經晉陞皇道境。」蘇敗心中微微有些吃驚,他可是很清楚末劍域的狀況,這麼多年以來,皇道境就那幾位,而如今才過去兩年,楚歌就已經晉陞皇道境。

不難猜出,末劍域誕生這麼多皇道境,必然是劍道洗禮所影響的。

想到這裡,蘇敗有些遺憾,如果當初他在末劍域多待上一段時間的內,應該也會經歷這一場劍道洗禮。

但一想到自己這兩年所經歷的機緣,蘇敗又有些釋然。

突然,蘇敗眼瞳猛地一縮,目光直直的看著捲軸。

「武盟之女與西陀傳人即將大婚…」

蘇敗的臉色瞬間便是不由自主的陰沉下來,他的目光也是變得凜冽起來,當初他囑咐過冷衍和孫塵打探一些人的情況,比如滄月、吳鉤、青峰等人,而現在,冷衍將這消息記錄在這捲軸上,這名武盟之女的身份,幾乎不用猜測就能想的出來,滄月。

蘇敗還記得他當初離開末劍域的時候,滄月就被武盟帶回了武周皇庭。

而以蘇敗對滄月的了解,以她的性格怎麼可能會嫁給西陀傳人。

「西陀傳人…玄天都…」蘇敗繼續看下去,當看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他覺得有些熟悉,很快,他就想起來,昔日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率眾來犯的時候,西陀爛柯殿的帶頭人就是玄天都,當初他和玄天都交過手,只不過,他是先天境,而玄天都是道基境。

蘇敗抬起頭,看著冷衍問道:「這消息屬實嗎?」

迎上蘇敗的目光,冷衍原本漫不經心的神情徒然肅穆起來,微微點頭道:「這消息出自西陀爛柯殿和武周皇庭,如今在末劍域中傳的沸沸揚揚。」

「這場大婚定在何時?」蘇敗眼神微冷,他的語氣中多了一絲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緊張。

「半個月後。」孫塵小心翼翼的回答道,他聽出蘇敗話語中的緊張,在早些時候,他和冷衍暗自猜測這名叫做滄月的女子和蘇敗是什麼關係,當時他們還不太確定,不過現在看來,這名叫做滄月的女子對於自家主上而言很重要,畢竟孫塵記得,當初蘇敗對付李長生的時候,就不曾這般緊張過。

「主上想殺人!」冷衍在一旁也偷偷的觀察著蘇敗,當他看到蘇敗那深邃眸子中的冷意時,他不由為那名叫做玄天都的傢伙捏了把冷汗。

蘇敗緩緩放下捲軸,眼眸微眯,眼眸中掠過些許冷意,「武周皇庭和西陀爛柯殿素來就是死對頭,積怨已久,這次怎麼會放下各自的恩怨,甚至讓後輩聯姻…」

「這個屬下曾打探過,現在被談及最多的說法就是,武盟和秋道武宗以及西陀爛柯殿達成了某種協議,放下以往各自的恩怨,備戰東玄域戰…而在最近一段時間,末劍域之中各個勢力的糾紛確實少了許多,就連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都不曾刻意去打壓劍域。」孫塵嘴角露出一抹譏諷的笑容,在他看來,就算末劍域這些勢力整頓在一起,出征東玄域戰也不夠東玄其他勢力塞牙縫的,這麼多年以來,若不是開啟東玄小天地需要一份末劍域氣運的話,末劍域連參戰的資格都沒有。

「這還真是符合她女人的行事風格。」蘇敗聽滄月說過,武周皇庭那是一個利益至上的地方,必要的時刻,連親情都要為利益作出讓步,「對於這件事情,劍域有什麼表態?」

冷衍沉聲道:「能有什麼表態,劍域能在末劍域之中立足,正是因為有武周皇庭的牽制,如今武周皇庭和西陀爛柯殿選擇聯姻,就算劍域有什麼想法也只能藏在肚子里。」

在冷衍和孫塵看來,劍域應該是不願意見到武周皇庭和西陀爛柯殿聯姻,畢竟武周皇庭和劍域建立同盟,就是想藉助劍域連牽制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而如今,兩家聯姻的話,那麼武周皇庭和劍域的同盟協議就可有可無。

一旦失去武周皇庭這位盟友,以劍域如今的實力,很難抵禦住秋道武宗和西陀爛柯殿。

聞言,蘇敗淡淡道:「從這裡趕往末劍域,最快需要多長的時間?」

「半個月的時間足夠了。」冷衍和孫塵兩人都是露出些許驚異之色,當蘇敗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兩人都想到了一種可能。

「那就好。」蘇敗臉上露出一抹笑容,他站起身來,漆黑的眸子中有著凶光漸漸迸射出來,「你們稍作準備下,一會兒就出發!」

出發,儘管蘇敗沒說目的,但冷衍和孫塵都知道,自家這位主上,是要動身親自前往末劍域了。

「那要不要叫上血荒城內的禁衛軍呢?」冷衍試探問道,在他看來,這次前往末劍域肯定是挑事去了,既然挑事的話,那怎麼也得待上一些人。

「如果時間夠的話,就叫上。」蘇敗淡淡道,他已走出宮殿,對著據點之中,最恢宏的一座宮殿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