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千零一百六十九章 重頭戲(下

第一千零一百六十九章 重頭戲(下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7-11-23 10:44  字數:3048

第一千零一百六十九章?重頭戲

蘇敗也轉過身望了過去,只見白玉廣場的盡頭處,數道光影迅速的浮現出來,緊接著一道爽朗的笑聲便是響徹而起:「帝兄,你們古荒帝朝的待客之道還是一點沒變,我等好歹也是千里迢迢而來,你倒是好,直接將我等晾在一邊。」

與此同時,一道可怕無比的威壓也是鋪天蓋地的席捲而開,使得整座白玉廣場壓抑無比。

面對這道威壓,饒是帝道境修行者都是為之心顫,超凡入聖…

在這一刻,許多人王道境的修行者都是直接跪倒在地,難以承受這股威壓的衝擊,他們臉色皆是齊齊一變,顯然沒有想到竟然有人敢在古荒帝君面前如此放肆。

要知道,這裡可是朝天殿,是古荒帝朝的重地之一。

光影散去,數十道身影走了進來,為首的是一名青衣男子,他的身子並不魁梧,甚至有些單薄,但他身上瀰漫而開的聖輝卻如曜日般,璀璨奪目,遠遠望過去,就像一輪曜日墜落了下來。

而那道可怕無比的威壓,正是來自這名青衣男子。

在這名青衣男子的身後還有數十道身影,那些身影身上流露而出的氣息都相當的可怕,特別是緊隨在青衣男子身後的兩人,那兩人身上流露的氣息雖然沒有青衣男子可怕,但也比在場不少帝道境修行者可怕多了。

其中,位於青衣男子左側的是一名身著黑袍的老者,寬鬆的黑袍將他的身體緊緊的包裹在之內,只露出半張臉,那張臉上有著一道道古老的咒印顯現,很是不凡。

位於青衣男子右側的是一名中年男子,相比青衣男子和老者,他的身形很是魁梧,如同山嶽般不可撼動,他的眸中竟有著詭異的山嶽虛影涌動,他的步伐很沉重,每次邁出一步,整個白玉廣場就輕微一震。

當這些人身上瀰漫而開的威勢匯聚在一起的時候,如山洪決堤般向著在場眾人籠罩而去,大多數的人呼吸頓時變得急促起來,大氣不敢一喘,目光驚疑不定的看著這些人。

青色戰台,首座之上,古荒帝君目光平靜的看著這群不速之客,臉上並沒有絲毫的慍怒,反而是微微一笑道:「貴客來至,我古荒帝朝自然要竭力招待,來者不善,我古荒帝朝又豈能以貴客之禮招待。」

隨著古荒帝君話音落地,也不見他有絲毫的舉動,瞬間便是將青衣男子身上洶湧而出的可怕威壓化解掉。

青衣男子臉上也是有著笑容浮現出來,當即笑眯眯道:「呵呵…帝兄,你我相識數百年,雖談上忘年之交,但也算是朋友,我來拜訪老朋友,怎能算是來者不善呢?」

「你徐衛明什麼性子我還不知道,無利不起早,你千里迢迢從天元域趕來我天帝城,恐怕不僅僅只是拜訪那麼簡單。」

古荒帝君目光輕描淡寫的掃過青衣男子後的身影,最後看向青衣男子,淡淡笑道:「這些人就是你們天元域選拔出來參加東玄域戰的人選嗎?」

青衣男子微微點頭,隨口問道:「嗯,就是不知道能否入的了帝兄法眼。」

天元域!

蘇敗眼神猛地一凝,這是東玄十六域中的一域,相距太荒域甚遠,可以說太荒域地處東玄的西部,而天元域則是位於太荒域的北部,當然這並不是讓蘇敗關注的地方,引起他注意的是古荒帝君的那番話。

幾乎就在青衣男子話語剛剛說出的剎那,在場百宗的修行者,甚至連古荒九帝等人的目光,都是不約而同的朝青衣男子身後望去。

在青衣男子身後,除了兩名實力深不可測的帝道境修行者之外,還有一些看起來比較年輕的修行者,那些人的修為波動都十分的強悍,其中最惹人注意的是一名青年,他看起來約莫二十歲左右的樣子,雙眸璀璨若星辰,一襲白衣,纖塵不染,面孔英俊的不近乎真實,靜靜的站在青衣男子的身後。

就是這樣的一名男子,當在場帝道境修行者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時候,眼瞳皆是微微一縮,他們能感受的出來,後者還沒有打破桎梏,晉陞帝道境,但後者卻給他們帶來一絲壓力,這是他們以往在皇道境修行者身上未曾感受到的。

「皇道極境?」牧帝眉頭微皺,他想去探查那名男子真正的修為,但卻被一股霸道無比的力量給阻擋住,那力量,是來自前方的青衣男子。

站在牧帝身旁,蘇敗聽到牧帝的喃喃自語聲,心頭猛地一震,眼神也是格外凝重的看著那名男子,如果後者給帝道境修行者是一絲壓力的話,那麼給蘇敗就是一種危險無比的感覺,那人站在那裡,其氣息卻是完全與這片天地相融在一起,好似天人合一,讓人無法感受出其深淺,很是不凡。

「如果這個人也是東玄域戰的參賽者…那麼他應該是剛剛現世不久。」蘇敗心中想到,同時打量起其他修行者,相比男子,那些修行者的實力明顯稍弱一些,不過也是很可怕。

這段時間,道陣宗可是收集了不少情報,對於東玄之中一些重新現世的天驕,蘇敗也看了不少情報,不過在蘇敗的印象中,那些情報之中並沒有關於這名男子的。

「不錯的苗子。」古荒帝君淡淡道。

「就僅此不錯嗎?看樣子你們古荒帝朝這樣的苗子不在少數了,好了,我也不繞彎子了,你既知我的來意,不知考慮如何?」青衣男子爽朗一笑,他朝前邁出一步,再一次出現時,身形已經出現在青色戰台上,隨意找了個空的石座坐了下來。

葉知秋眉頭微皺,不過卻沒出言,因為他知道這名青衣男子的身份,正如他所說,他和帝君,確實是朋友。

「賭鬥我接下來了,不過我有些好奇,以你們這麼多年的準備,應該有些把握,為何要提出這樣的賭鬥呢?」古荒帝君輕笑道。

賭鬥?

在場眾人精神都是隨之一振,很是好奇,古荒帝君所說的賭鬥是什麼,就連蘇敗也不例外,畢竟無論是青衣男子和古荒帝君都是超凡入聖的存在。

「這或許才是今日的重頭戲吧!」蘇敗心中喃喃道,這裡是朝天殿,是古荒帝朝的重地之一,就算是超凡入聖強者,想要輕易闖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他看的出來,這群人能夠進來,肯定是得到古荒帝朝的默許。

「可不僅僅就我天元域準備了這麼多年,東玄十五域,哪個域不是這樣,要說把握,還真沒有,要不然也不會親自登門拜訪了。」聞言,青衣男子面露無奈之色。

「那倒也是,知秋,請戰台!」古荒帝君淡淡笑道。

「諾!」葉知秋連忙應聲道,他走上前去,雙手徒然結印,整個天地在這一刻掀起無數道轟鳴聲,緊接著,整個天地開始劇烈的動蕩。

蘇敗好似察覺到了什麼,猛地抬起頭朝上空望去,只見在那裡,虛空竟然破碎開來,一道恐怖的氣息爆發,好似沖碎了虛空。

一座巨大的擂台從破碎的虛空中緩緩浮現而出,宏偉無比,足足有數千丈之大,遠遠看過去,遮天蔽日,最後懸浮白玉廣場的上空。

轟…轟…

與此同時,原本矗立於白玉廣場上的石台也是猛地震動起來,這些石台就像徒然拔高的山嶽般,直衝天際而去,托著其上的眾人,速度很快,僅僅數息的功夫,這些石台就已經越過擂台,最終高出擂台數十米時,方才停了下來。

也只有這時,擂台的真面目方才映入眾人的視線中。

擂台之上銘刻著許多古老的符文,但卻暗淡無光,通體呈現出一種暗紅色,斑駁無比。

蘇敗低眸望過去,他看的出來,那應該是血跡,但那又得需要多少鮮血,才能將這麼龐大的擂台染成這樣。

青衣男子眯著雙眼,看著下方的擂台,最後對著緊隨他而來的那些人微微一點頭,那群人之中,一道身影頓時走了出來。

是一名男子,這名男子的身形很是魁梧,他雙腳一踏,就像一座山嶽般,轟的一聲,砸落在擂台上,男子咧嘴笑道:「天元域玄武門蘇元,請賜教!」

頂點閱讀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