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千零一百五十五章 以勢壓人

第一千零一百五十五章 以勢壓人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7-10-27 00:55  字數:2415

一凜冽的聲音猶如寒風般在這片天地間席捲而開,向著宇文凡等人吹刮而去。

宇文凡等人臉色皆是一變,有些難堪,任誰都能聽出庄羽話語中對他們的輕蔑以及不屑,心中雖怒火洶湧,不過宇文凡臉上依舊帶著溫和的笑容,淡笑道:「來者便是貴客,沒有貴賤之分,長生殿是我東玄之中的聖地之一,我道陣宗怎敢輕視,而各位又是東玄之中的天才翹楚,我道陣宗也不敢輕視…」

「好一句不敢輕視。」庄羽微微一笑,好似很滿意宇文凡的解釋,但在他話音剛剛落地的剎那,庄羽便是朝前猛地邁出一步,頓時一股磅礴雄渾的真元徒然自他體內洶湧而出,伴隨著滔天的血氣,他原本就熠熠生輝的身體更是瀰漫著璀璨的金光,而後一道可怕的威勢在他周遭的天地間浮現而出,籠罩向宇文凡等人。

這是皇道之勢!

威勢如山洪決堤,汪洋擊天般,浩浩蕩蕩。

宇文凡等人頭皮皆是一陣發麻,他們只感覺整個天穹崩塌下來,一股浩瀚無比的威壓落在他們身上,他們的身體更是如遭受重擊般,就算他們咬著牙死死撐著,但他們的身體還是承受不住這皇道之勢的衝擊,漸漸彎下腰來。

「混賬…這小子是逼我等出醜。」宇文凡等人臉色漲得通紅,他們現在代表的可是道陣宗,一旦他們承受不住這皇道之勢的衝擊跪了下來,那麼他們道陣宗的臉面可就要丟盡了。

「小子適可而止!「就在這時,一道威嚴無比的聲音驀然響起,猶如天音般,浩浩蕩蕩。

「呼…」宇文凡只覺得前方洶湧而來的威勢在這一瞬間蕩然無存,他們的身子立即挺拔站直,同時他們的目光齊齊向著身後望去,見到來者,無論是宇文凡還是其他道陣宗長老臉上都是露出慚愧的神情。

「終於捨得出來。」庄羽嘴角掀起一抹弧度,他以勢壓人,為的便是逼迫牧帝現身,只是他沒想到,事情比他想像的還要順利,他的目光也朝宇文凡等人身後望去,只見那裡,一行人浩浩蕩蕩而來,走在最前方的正是牧帝,他的目光並沒有在牧帝身上有過多停留,而是看向牧帝身後的一名白衣少年。

衣冠勝雪,蘇敗手裡捧著個小茶壺,平靜的看著遠處對峙的兩伙人,在庄羽目光投來的時候,蘇敗漫不經心的看了庄羽一眼,經過短時間的了解,他也明白了此人的身份,也清楚這些人今日是沖著他而來,不過他對於這些人倒不放在心上,畢竟這裡是道陣宗的據點,又有帝道境坐鎮,就算這些人再怎麼囂張,也不敢當著牧帝的面對自己出手。

「挺強的!」這是蘇敗對庄羽的第一印象,在他的感應中,庄羽身上瀰漫而開的修為波動遠勝當初的李長生,不過相比此人,蘇敗忌憚的是那名叫做寧缺的男子,那人站在那裡,身上雖沒有修為氣息波動瀰漫,但給人壓迫遠勝庄羽。

而讓蘇敗感到詫異的是,寧缺看向他眼中的殺意遠勝庄羽。

莫非此人和夏侯玄也有些關係?

「師祖!」見牧帝走來,宇文凡等人各個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他們知道,既然牧帝已經露面了,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用不著他們操心了。

牧帝一言不發,朝前不疾不徐的走去,但每次他邁出的時候,整個天地卻是齊齊搖顫著,到了後來,一道道猶如天音的聲音在這片天地間炸響,一股磅礴的威勢自九天之上漫天壓落,震懾人心。

砰…

砰…

不遠處,跟隨庄羽前來的長生殿一行人,臉色齊齊大變,他們這些人都是皇道境的修為,其中不乏一些皇道境七八重的存在,然而卻在牧帝的腳步聲中咳血,踉蹌後退。

也只有庄羽以及寧缺站在原地不動,不過若是仔細看的話,庄羽的額頭已滲出汗水,整個身體在輕輕搖顫著,相比之下,寧缺看起來就比較輕鬆,只是臉色微微有些白而已。

站在一旁的秦不敗,見蘇敗走來,不由無奈的嘆了口氣,道:「夏侯玄的死訊剛剛傳開,這些人便是找上門來,西門兄,你今後麻煩大了。」

紅菱美目很是忌憚的看著遠處的寧缺,旋即對緩緩走來的蘇敗提醒道:「小傢伙,你要小心那個人,他叫寧缺,是那個妖精的頭號追求者,往日里沒少對那妖精獻殷勤,如今,你殺了夏侯玄,那傢伙估計巴不得要替老妖精宰了你。」

聞言,蘇敗臉上露出些許恍然之色,怪不得那傢伙對自己有那麼強烈的殺意,「我現在倒是你口中的妖精感興趣了,居然能人這麼多長生殿的天才追捧,想來姿容應該不凡。」

「何止不凡,用艷冠東玄也不為過。」秦不敗輕聲嘆道,不過他剛剛說出來,便是感受到紅菱那殺氣十足的眼神,連忙改口,「但要比起紅菱師姐的話,還是稍差了些。」

「沒錯,小傢伙,你以其對那妖精感興趣,還不如對我感興趣,畢竟你我共患難過,沒準姐姐一開心,就和你談談人生了。」紅菱嫣然一笑,體態輕盈。

蘇敗無奈白了紅菱一眼,這小姐姐在這場合還開這樣的玩笑,這真的合適嗎?

就在這時,牧帝驀然開口道:「道陣宗雖比不上長生殿,但也是擁有數千年底蘊的宗門,還輪不到你們這些後輩羞辱…」

牧帝的話說的雲淡風輕,但任誰都能聽出其內的怒火。

一時間,一股更加恐怖的威勢在天地間凝聚而出,此刻,牧帝看起來完全不像是個年邁的老人,反而像是一尊高高在上的神靈般,充滿了壓迫感,讓人窒息,他沒有任何的動作,就站在大門前,便讓不少長生殿修行者差點癱瘓在地。

此刻,就算是寧缺和庄羽都感到了莫大的壓力,身體齊齊朝好退去。

面對一名帝道境的怒火,就算是庄羽也不敢繼續保持先前的姿態,臉上立即換上笑容,賠笑道:「前輩說笑了,晚輩怎敢羞辱貴宗。」

「不敢最好,不然的話,你也沒機會見到你師尊了。」牧帝淡淡笑道,對於死敵的後輩,他可不介意好好懲戒一番,如若不是顧及長生殿的話,他還想把庄羽給宰了,誰叫從當初一見面,庄羽就給他留下惹人厭的印象。

「怎麼?牧兄難道還想以大欺小不成?那可要問問柳某答不答應了,庄賢侄可是我道門的貴客。」一道爽朗的笑聲在天際處突兀響起,與此同時,柳天道等人的身影也在這一刻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