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千零一百二十五章 雲淡風輕

第一千零一百二十五章 雲淡風輕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7-08-28 08:16  字數:3103

斜陽西下,落日的餘暉灑在城樓上,照著那朱紅的城樓,整座雄城在此時被蒙上了一層薄薄的血色,無盡的肅殺之意在天地間瀰漫著,這座不知存在歲月的雄城,在經歷無數殺伐之後,宛若染血的聖兵般,殺伐衝天。

白衣如雪,沐浴在殘陽的餘暉之中,蘇敗很平靜,就在明知強敵來犯,心中依舊不起波瀾。

而就在那名黑袍男子和老者出現在血荒城百丈開外的時候,蘇敗就已經注意到了,他沒有去理會,而是依舊悠然自得的品味著杯中的茶水,唇齒間瀰漫而開的清香讓他心境越發平靜。

一抹狂喜自兩人的眼瞳深處蔓延而開,無論是黑袍男子還是老者,目光都是直直的盯著前方的城樓,那裡有一道白衣身影是如此的醒目,他們這次前來獵殺蘇敗,自然是見過蘇敗的畫像,僅僅一眼,兩人都是認出蘇敗的身份。

「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找了那麼就都沒找到這小子,沒想到會在此處讓我等撞見,燕叔,當初我們可是說好的,這小子死在誰手中,酬勞就算誰的。」黑袍男子低聲道,低沉的聲音中有著難以掩飾的興奮。

「恐怕沒有那麼簡單…」老者眉頭微微皺起,眼中的狂喜漸漸收斂起來,他低眸看著手中的陰陽境,青銅色的古鏡上綻放而出的光芒在此刻達到巔峰,他目光漸顯銳利,看向蘇敗所在的城樓,肅然道:「陰陽境所顯示的位置正是他所在的區域…看其樣子,此子應該在此等候我等許久了。」

「你是說向我發出求援信號的人是這小子?」黑袍男子眼瞳猛地一縮,他的神情也驟然凝重起來,如果是此子通過陰陽鏡向他們發出信號,那麼此子的陰陽鏡又是得自何處,他想到了一種可能,在他們之前,有人世間的殺手對蘇敗發起了刺殺,只不過刺殺失敗,他們手上的陰陽鏡自然就落入蘇敗手中。

「退!」老者冷聲道,他心中有種莫名的不安,就算明知獵物就在前方,但他依舊不敢出手,他知道,後者敢有恃無恐的向他們發出信號,甚至在這裡等候他們,必然有所憑仗,想來想去,他能想到後者的憑仗無非是長生殿的那三位修行者。

只是,那三位實力有這麼強?

老者心中雖有困惑,他的身形在此刻卻是朝後暴退而去。

黑袍男子略微有些遲疑,他對於自身的實力極為自信,在他看來,就算前方是龍潭虎穴,他都敢闖一闖,畢竟神骨動人心,在他眼中,蘇敗只不過是一名王道境九重的修行者,或許對於同輩而言,實力很強,但對於他而言,卻是孱弱無比,只要一擊,他就能將其殺掉。

忽然間天地間生出一場風,原本就被殘陽渲染的一片通紅的天地間,一片片似血的紅葉搖曳而落,撕開夕陽的餘暉,倒映在黑袍男子的眼瞳中,黑袍男子身體猛地的一震,他的眼神在此刻變得驚恐無比,他低著頭,看向自己的胸脯處,一道殷紅的鮮血泊泊流出,刺鼻的血腥味在虛空中瀰漫而開。

城樓上,蘇敗不知何時已握住鐵劍,並沒有什麼複雜的動作,他手中的鐵劍正緩緩朝前刺出,沒有璀璨奪目的劍光,也沒有劍氣,更無劍鳴聲,但在百丈開外,一道驚天動地的劍鳴聲在黑袍男子體內猛地響起,伴隨著一道絕世的劍意。

黑袍男子右手死死的捂著自己的胸脯,臉上帶著惶恐以及不敢相信的神色,他的心臟幾乎在那一瞬間就被那道絕世的劍意所撕裂,千穿百孔,甚至連他的血肉都撕裂開來,如若脫下他的黑袍,便能清晰的看到他的身上布滿著無數道密密麻麻的劍痕,若非他的肉身不凡,此時他的身體應該四分五裂。

但這又怎麼樣,黑袍男子明顯感覺到自己體內生機徹底消散,黑暗正逐漸的吞沒他的視線,他身形一陣搖晃,最終向下方墜落而去。

「黑牙!」正在撤離的老者一聲驚呼,他的眼瞳猛地一縮,臉上充不滿了不解以及驚恐之色,他明顯察覺到黑袍男子的氣息在此刻泯滅,也就是說,黑袍男子死了,而且是在他眼皮底下,無聲無息的死掉。

鏗!

一道清冷的劍鳴聲自天地間突兀而起,一道凌厲的劍意自黑袍男子體內綻放而現,黑袍男子的身體在此刻四分五裂,化作無數塊碎肉在虛空中掃開,那道衝天而起的劍意,化作一片片似血凄艷的紅葉,呼嘯席捲而去,頃刻間就來到老者的身前。

老者早已如臨大敵,一股恐怖無比的氣息在他體內橫掃而開,磅礴如洪的真元衝天而起,化作熊熊大火肆虐於天地間,他的身體就像一尊火爐般,體內的血氣正瘋狂燃燒著,他一掌按出,以一種玄奧的掌印,虛空中頓時有著一道龐大巨掌虛影凝聚而出。

轟!

燃燒著熊熊大火的巨掌呼嘯而出,伴隨一股磅礴的威勢,焚天之勢,彷彿要將這方天穹擊穿,更要將這片大地焚盡,滾滾壓落,巍峨浩蕩,一下子就將那些呼嘯而來的紅葉盡數抵禦住,可怕的火焰將其吞沒,將其內的劍意焚化虛無。

一出手就是全力,可想而知老者此刻內心有多麼的忌憚,同時,他的身形如一道血色閃電般朝著後方暴退而去,此地他不敢久留,畢竟黑袍男子的死給他衝擊太大,直至現在,他都不知道黑袍男子是怎麼死的,至於所謂的獵殺任務,早就被他拋之腦後。

神骨雖動人心,但前提是有命享。

「閣下不遠千里,橫跨數域前來,又何必匆匆忙忙離去,我作為東道主,怎麼也得好好招待一番。」就在這時,一道輕笑聲在老者耳旁響起,猶如驚雷般在他的腦海中炸開,他頭皮微微有些發麻,看向前方的虛空,那裡有一道絢爛的劍光撕裂虛無而來。

那道劍光是多麼的熾烈,將整個天地都掩蓋住,破開前方的巨大掌影,最終出現在老者的身前。

緊接著一道道空間漣漪在劍光周圍蕩漾而開,一隻白皙如玉的手自虛無中探出,驀然握住那道劍光。

那是一柄奇異的鐵劍,說它奇異,那是因為它的半截劍身都被鐵鏽所覆蓋。

盯著那隻手,老者心中有著濃濃的不安湧現,想都不沒想,他再次出手,他手中出現一柄血色長矛,長矛如寶石般雕刻而成,晶瑩剔透,裡面有著鮮血涌動,一道道凶獸之影驀然自那些鮮血中凝聚而出,縈繞在長矛周圍,而這一系列變化,僅僅在瞬息間。

唰!

血色長矛暴射而出,猶如一道血色匹練般,冷森森刺骨,貫穿虛空,一下子就到那道劍光的前方,那些浮現在其上的凶獸之影猛然的爆炸而開,化作可怕的風暴向著那隻手淹沒而去。

幾乎就在風暴淹沒那隻手的剎那,那隻手驀然消失,連同鐵劍周圍蕩漾而開的漣漪。

鐺!

血色長矛攜帶著一股磅礴之勢,撞上劍光,劍光崩裂,劍氣潰散,鐵劍宛若撞上萬丈山嶽般,倒飛而出,眨眼間就消失在虛空中。

見自己這一擊逼退對方,老者心中莫名鬆了口氣,但他的速度絲毫不減,甚至他已經燃燒其自身的精血,以此換來更快的速度,一下子就橫跨出百丈虛空,但就這時,老者的身形驟然止住,渾身顫慄,甚至痙攣,這一刻,他總算知道,黑袍男子是怎麼死的了。

一道劍意攜帶無盡的鋒芒自他的心頭綻現,就算老者的反應再怎麼快也來不及阻止,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道劍意落在他的心臟上,他砰砰跳動的心臟在此刻迸發出無數道鮮血,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劍痕蔓延而出,驚恐之色在他眼中如潮水般湧出…

噗!

一道血光乍現,伴隨著一道奪目的劍光,這道劍光自老者體內衝天而起,貫穿雲霄,他的身體搖搖欲墜,如斷線風箏,墜落下來,激起滿地塵埃,塵埃散去,老者的身體儼然化作一具冰冷屍體。

城樓之上,蘇敗端起火爐,滾燙的熱水嘩嘩的流入杯中,洗刷著那些泛著光芒的茶葉,一股清香瀰漫而開,蘇敗將火爐放下,一手端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品味其內的茶香,同時,他左手朝虛空中一招,一道劍光破空而來,鐵劍輕飄飄的落在桌案上,樸實無華…

血荒城內,一片死寂,無數道目光震撼的望著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