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千零一百二十四章 來臨

第一千零一百二十四章 來臨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7-08-26 09:55  字數:2759

巍峨的城樓上,蘇敗盤坐在桌案前,桌案上擺放著茶具以及火爐,此時火爐中的水正沸騰著,發出嗚嗚的嘶鳴聲。

蘇敗從芥納戒中取出一個玉罐,玉罐內盛放著璀綠若翡翠般的茶葉,這些茶葉很不凡,奇形怪狀,充滿了蓬勃的生機。

這些茶是蘇敗從夏侯玄的芥納戒中找到的,雖然不知道品種,不過蘇敗知道能夠被夏侯玄收藏起來,這茶必然不凡。

手指親捏些許茶葉,蘇敗將其放入茶杯中,而後將火爐中的水倒入其內,但水入杯中的時候,頓時有著沁香瀰漫而開。

蘇敗端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一股清香在唇齒間瀰漫而開,恍惚間他好似聽到山泉流過山澗間的嘩嘩聲,整個心境祥和無比,一片安寧。

更有一道蓬勃無比的生機在他的五臟六腑化開,滲進他的骨子裡。

「好茶」就算蘇敗不懂品茶,也不由開口贊了一句。

「靜神長生茶自然是好茶,在長生殿中可是有很多人將其視若珍寶,沒想到夏侯玄身上會有這靜神長生茶。」站在桌案前,紅菱看著悠然自得的蘇敗,臉上露出一抹無奈之色,她已經三番兩次的勸說蘇敗撤離血荒城,都快說破嘴了,後者卻一點都沒聽進去。

蘇敗手持茶杯,輕飲了一口,目光深邃的望著遠處的天際,那裡的天穹依舊泛著淡淡的血色,就算經過雨水的洗刷,也很難將那血色徹底洗去,天地間依舊瀰漫著一股肅殺之意。

「君上,屬下已經通過陰陽境發出了求援信號,想必那些人應該有所行動了。」冷衍走上前來,將陰陽鏡呈遞上來,原本暗淡無光的青銅鏡上正流轉著猩紅的血色光芒。

「君上,禁衛四軍已經到位。」姜唯也走上前來,對著蘇敗行禮道。

「嗯,等候我的命令,如果沒有我的命令,你們就不要參與進來。」蘇敗微微點頭,禁衛四軍的戰力不俗,如若動用戰訣的話,爆發出的實力絲毫不亞於皇道境五重的修行者,這樣一來,他這邊相當於多了四名皇道境五重的幫手。

不過蘇敗也知道,禁衛四軍最多只能是拖住四名人世間的殺手,很難將其殺死,除非那些殺手聯玦而至,不然的話,蘇敗不會動用禁衛四軍,畢竟經歷上次戰鬥之後,禁衛四軍損失慘重,這一次再次出動的話,必然又得損失不少。

起身,蘇敗目光掃過身前的眾人,輕聲道:「接下來就按照計劃行事,你們且先退下。」

「諾!」冷衍等人輕聲應道,紛紛轉身離去,離去時,無論是冷衍還是秦不敗的神情都十分凝重,按照蘇敗所說的計劃,他和秦不敗等人暫時都不要露面,在一旁埋伏,先讓蘇敗自己應付那些人世間的殺手,等他應付不來的時候,他們就再出手,殺個措手不及。

只是這計劃看似不錯,但冷衍心中卻是一陣沒底,畢竟那些殺手中可是有地榜的存在,就單單那李長生一人就能橫掃他們這些人,在他看來,蘇敗的實力固然很強,但相比李長生仍然有很大的差距。

「那些人如果聯玦而至,就算我等拖住其他人,以他的實力能殺的了李長生嗎?」冷衍心中泛出些許苦澀,他現在的身家性命掌握在蘇敗手中,如果蘇敗死的話,他也難逃一死。

「哎」走下城樓,冷衍輕嘆了口氣,他感覺自己可以做好死的準備了,他轉過頭,看著同行的紅菱等人道:「各位要不要再勸勸君上,此舉未免太冒險了。」

「那傢伙做出的決定,就算我們說破嘴也不用。」紅菱無奈笑道,經過她和蘇敗的接觸的時間才數月,不過對於後者的性子,她算是比較了解。

「西門兄向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他做什麼事情都有自己的考量,他既然決定了,那麼應該就是有把握,我等就按照他的計劃行事。」秦不敗開口道,雖說他心中依舊有些擔心,不過通過他對蘇敗的了解,他知道,後者並不是個魯莽的人。

「或許吧!」冷衍不可置否的聳聳肩,他現在只希望李長生不會理會這求援信號,那樣的話,他這條命才能保住,不過他也知道,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嗯。」秦霜螓首微點,神色平靜,

秦不敗等人的身影很快就隱匿起來,他們收斂起自身的氣息,各個神情戒備,時刻做好援手的準備。

城樓上,蘇敗微閉的雙眼緩緩睜開,在他的感應中,已經察覺不到秦不敗等人的氣息。

「費了這麼大勁,希望不會是白等了。」蘇敗坐了下來,端起茶杯,很是悠然的飲著茶,靜靜等待著,他絲毫不掩飾自身的氣息,對方要是來的話,很快就能發現他的位置。

同時,在距血荒城百里開外的一處廢墟之中,兩道身影凌空而立,這是兩名人世間的修行者,其中一名是年邁的老者,看似瘦弱,一陣風都能將其吹倒,但他身上卻是流露著極為恐怖的氣息,這名老者銳利的目光正直直盯著手中的一塊青銅古鏡,「有人發送了的求援信號」

「奇怪,參與這次獵殺的人,實力再不濟都有皇道境五重,而且又是兩人結隊行動,就算遇上一些皇道境級別的妖魔,也能輕易解決,要是運氣倒霉,遇上一些皇級高階妖魔,也能全身而退。」另一道身影是一名身披黑色長袍的男子,他的整個面龐都被寬鬆的黑袍所掩蓋,只露出臉上一道猙獰的疤痕。

同樣,這名男子身上流露的氣息也極為強悍,絲毫不亞於老者。

「除非是發現了目標不過也不太可能,如果發現目標的話,無論哪一組都能輕易完成任務。」老者也很不解,在他所得知的情報中,目標只是一名王道境九重的修行者,這一次出任務的人,隨便一個都能殺了目標。

男子想到了一種可能,出聲說道:「情報上說,道陣宗這次請來了三位長生殿的修行者,會不會是那三人的存在,導致發現目標的一組刺殺失敗,才不得已發送信號呢?」

「有這可能,發送求援信號的地方離這裡還不算遠,要不我們先前去看看是什麼情況。」老者微微點頭,他也想到了這種可能。

「好。」黑袍男子點頭,身形率先衝天而起,對著血荒城暴掠而去,老者緊隨其後。

無論是老者還是黑袍男子的速度都很快,約莫半個鐘頭後,一座巍峨的雄城就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中,遠遠望上去,就像一隻遠古凶獸匍匐於大地之上,很是恢宏。

兩人臉上都是露出一絲詫異之色,自他們進入沉淪區之後,已經很少見到大荒生靈,而此刻在他們的感應之中,前方那座城池中匯聚很多大荒生靈,不亞百萬之眾。

「沒想到這座沉淪區中還有這麼多倖存者。」黑袍男子詫異道。

「能夠在沉淪區中建立這麼龐大的倖存者基地,那裡應該有些皇道境修行者。」老者眉頭微皺,不知為何看到眼前這座雄城時,他內心有種莫名的不安,他暗中不由戒備起來,原本他身上流轉的氣息在此刻盡數消散。

黑袍男子也是眼露戒備之色,同樣收斂起自身的氣息,兩人小心翼翼的向著血荒城逼近,待到他們出現在血荒城百丈開外的時候,兩人身體都是猛地一震,眼中暴露出興奮之色,猶如獵人見到獵物般,目光直直的看向前方巍峨的城樓,在那裡,有一道白衣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