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千零一百一十七章 這都是誤會

第一千零一百一十七章 這都是誤會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7-08-14 14:32  字數:2577

蘇敗的聲音很冷,任誰都能聽出其內所蘊含的滔天殺意。

漫天的視線在此時都是匯聚在虛空中那道身影,不少人都是露出詫異之色,如果不是他們睜著雙眼,而是閉著眼的話,根本就無法察覺到這道身影的存在。

沒有任何的修為波動,甚至連氣息都不存在,這道身影完全的融入在這片天地間。

聽到蘇敗的質問,這名面目平凡的男子緩緩抬起頭,臉龐頓時有著猙獰的笑容掀起,白森森的牙齒瀰漫著令人心悸的寒意,「反應不錯,皇道境之下能夠躲過我那一擊的人,你是第一個。」

「哦。那我應該是深感榮幸了。」蘇敗淡淡道,下一瞬間,他的身形就驟然出現在男子的正前方,他揮動手中的鐵劍,破開虛無,帶著凄厲的破音聲,劍光照耀天穹,壓的十方寂滅,方圓百餘丈內的虛空都是莫名的震動起來。

太快,不單單是蘇敗的速度,還有他的劍。

男子神色平淡,看著蘇敗的眼神如同看向一名死人,他出自人世間,獵殺過無數修行者,其中皇道境的修行者不在少數,但從未失敗過,因為每一次出手,他都不曾大意,在這一剎那,他通體發光,銀光璀璨,一股恐怖無比的氣息波動在他體內爆發而開,就像沉寂已久的火山再次爆發,很是洶湧。

在場很多修行者臉色都是大變,就連姜唯等人也是如此,他們感覺到整個天穹在這一刻好似崩塌,墜落下來,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

唰!

男子掄起手中的骨刀,看似單薄的骨刀好似沉重的如同山嶽,划過虛空,整片虛空都扭曲開來,迅速的朝著蘇敗劈了過去。

這一刀很簡單,就是純粹的拔刀式。

但在男子這裡,卻有個可怕的名字,刀出幽冥。

它彷彿是九幽青冥間而出,一出便是毀天滅地,蘊含著無盡的刀勢,浩浩蕩蕩。

鐺!

天地間頓時爆發出黃鐘大呂般的轟鳴聲,可怕的餘波貫穿天穹。

無窮無盡的刀勢在骨道迸發而出,對著蘇敗漫天壓落,匯聚成一股可怕無比的威壓,這股威壓足以摧毀普通皇道境修行者的肉身。

但踏入八極王道之後,蘇敗的肉身已經可怕到一種難以想像的地步,金色的血氣如汪洋決堤般在他體內瘋狂呼嘯著,他的骨骼輕震著,發出高亢無比的雷音聲,像是有一尊遠古凶獸蟄伏在他的體內,正緩緩的蘇醒過來,就算面對前方漫天壓來的可怕刀勢,他泰然處之。

「第十五劍。」蘇敗看著近在遲尺的男子,淡淡道。

話音剛落的剎那,蘇敗的身形就驟然消失,再次出現時已在百米開外。

「想走?留下命來。」男子冷聲喝道,他的身體就像即將離弦的箭支般,在下一秒就會暴射而出,但就在他剛剛邁出一步的剎那,他的臉色徒然變得慘白起來,左手不由自主的捂著自己的胸脯,眼中露出濃濃的震驚以及驚懼之色。

一道可怕無比的氣息在男子的心臟處徒然出現,錚錚作響,散發出一股凌厲無比的可怕力量,那是一道劍意,好似不屬於塵世間的劍意,而屬於黃泉地獄,只為毀滅殺戮,斬落在男子的心臟,瞬間,無數道裂痕在他的心臟蔓延而出。

「這怎麼可能…」男子艱難的抬起頭,看著百米開外的蘇敗,眼中竟是帶著駭然以及震驚,他根本不知道,那一道劍意是什麼時候出現在他的體內,要知道,他可是皇道境五重的修行者,感知何等的敏銳,而現在,那一道劍意出現在他心臟位置的時候,他方才察覺到。

「很詫異嗎?我還以為你前來刺殺,應該對我的情況了如指掌。」蘇敗淡淡道。

而就在蘇敗話音剛剛落下的剎那,那道可怕的劍意在男子體內徹底爆發,將他的身體撕裂成無數塊,鮮血飛濺,男子的頭顱直墜而下,他雙眼睜的大大的,死不瞑目。

所有人都倒吸冷氣,他們這些人當中,不少人都曾親眼目睹過蘇敗的第十五劍,但是當親眼目睹到一名皇道境強者死在這一劍之下的時候,他們內心的震驚絲毫不減,而那些不曾見過第十五劍的人,各個通體生寒,嚇了一聲冷汗。

這實在是太快了,蘇敗這一劍的恐怖超乎的想像,僅僅一個照面就秒殺了一名皇道境修行者。

「這就是傳聞的那道劍術嗎?」楚姓男子面露震撼之色,他並沒有親眼目睹過蘇敗的第十五劍,對於第十五劍的認知也局限於傳聞,有人對這道劍術推崇至極,用神鬼莫測來形容,但也有人認為,那是看似無敵但局限性很大的劍術,因為一旦有人事先做好準備提防的話,就能阻擋住這道劍術。

楚姓男子實力不凡,他身後的世家傳承悠久,有不少的秘術,但他知道第十五劍的局限時,他自信能夠抵禦住,因此他對第十五劍有些不以為然。

不過現在,楚姓男子內心卻動搖了。

「舉世無雙的劍術,莫過如此…」百越族長輕聲贊了一句,他當初可是親眼見過蘇敗和道門那一戰,自然知曉這道劍術的可怕,但就算如此,再次親眼目睹時,他的內心依舊有著說不出的震撼。

穆姓男子好似想起了什麼,看向楚姓男子,打趣道:「楚兄,我好想記得你曾言,這樣的劍術,你有百分百的把握抵擋住。」

聞言,楚姓男子臉色微紅,尷尬一笑道:「酒後之言,豈能當真,各位就權當笑話聽了。」

「就這樣死了?君這劍術,太恐怖了。」徐帆狠狠咽了口唾沫,看向蘇敗的眼中儘是狂熱之色。

「應該還有一人,立即封鎖血荒城,別讓人跑了。」姜唯冷聲道,他很憤怒,他沒想到有人敢在血荒城中公然行刺,還選擇在今日。

蘇敗擺了擺手,輕笑道:「不用那麼麻煩,他逃不了的。」

「諾!」姜唯應聲道,凜冽的目光掃向周圍的虛空,好似要找出另外一位出手的人。

蘇敗持著淌血的鐵劍,向著封侯台的空緩緩走去,同時,他的雙眸輕輕閉起,方圓數千丈之內的天地盡數的呈現在他的腦海里,任何的風吹草動都在他的感知之下。

數息之後,蘇敗方才睜開雙眼,深邃的眸子中迸發出冷光,手中的鐵劍驀然暴射而出,猶如彗星划過夜空般,拖曳著一道璀璨奪目的劍光。

「媽的,這是什麼小怪物,天網司那些人腦子是不是都進水了,將這樣的獵物列為三級。」一股凌厲無比的氣息撲面而來,冷衍看著前方虛空中暴射而來的劍光,內心簡直是崩潰的,他原本以為這次是一次很輕鬆的任務,輕而易舉就能完成的任務,畢竟,這麼多年,他獵殺的皇道境修行者不在少數,更何況是王道境的修行者。

而現在,他只想罵娘了,是哪個挨千刀的將這樣的目標列為三級獵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