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無人可擋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無人可擋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7-05-23 17:29  字數:2711

一秒★小△說§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冷漠的話語在天穹之下回蕩著,肅殺凜冽的殺意瀰漫整個虛空,在場大多數人都是一陣顫慄,如果先前蘇敗說出這番話,肯定會有不少人嗤之以鼻,畢竟無論是蕭皇還是夏侯玄,實力都極為強悍,更是出自東玄學宮和長生殿。

但在此刻,卻沒有人覺得蘇敗這番話太過輕狂,趙括慘死的那一幕依舊在他們腦海中盤旋著。

殺氣瀰漫,整座血荒城宛若步入凜冽寒冬般,無邊無際的威壓接連一片,向著蕭皇漫天壓落,就算強如蕭皇,臉色在此刻變得凝重無比,他不敢在此地停留,他的實力很強,更是擁有無上的血脈神通,但那一切都只停留在動用修為的情況下。

「我的肉身力量不如趙括,在此陣中,趙括尚且都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是我。」

蕭皇現在腦海中僅存的念頭便是逃離此地,他手中驀然出現一柄長刀,通體猩紅,好似能滲出血來,這柄刀就像是從地獄深淵中破空而出的,剛剛一出現,便是有著無數道凄厲的鬼嘯聲在蕭皇周邊響起。

修羅刀道,這是東玄學宮一位超凡入聖強者留下來的傳承。

當初,蕭皇就是憑藉這修羅刀道,力敵數十隻皇道境凶獸,晉陞東玄學宮的白銀弟子,只是,蕭皇在此刻祭出修羅之刀,並非是為了對付蘇敗,而是為了逃命,只見他手中的長刀化作一道血影,向著紅菱襲殺而去。

沒有任何的刀氣或者刀意,但這一刀展現出的威力依舊恐怖,攜帶著一股讓人悚然的氣息。

紅菱俏臉微變,身上血色戰甲輕鳴著,似鳳啼,手中的短刃化作一道紅色匹練,似熊熊燃燒的火焰,與撕裂虛無而來的長刀悍然相撞,發出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如數口黃鐘大呂般在轟鳴。

一股磅礴無比的力量宣洩在紅菱身上,不過幸好有著血色戰甲的存在,抵禦住不少力量,但就算如此,紅菱的身軀還是劇震,朝後退出數步。

一刀擊退紅菱,蕭皇沒有繼續出手,他的身形化作一道血光,以一種無法形容的速度向著天際暴掠而去,「撤出此陣…以我的實力,不懼此子…」

「逃的了嗎?」蘇敗眸子冷漠,他橫跨而來,磅礴雄渾的血氣在他身後形成兩道巨大的羽翼,鋒銳如劍,儘管在封禁之陣下無法動用修為,不過他憑仗著自身血氣的強大,凝聚出鯤鵬風翼之法,身若閃電,轉瞬間就已經追上蕭皇。

蕭皇臉色微變,心頭猛的一沉,他沒想到蘇敗的速度如此之快,在他的感應中,一道可怕無比的氣息正破空而至,他知道,這一站無法避免,他率先出手,長刀如虹,以橫掃千軍之勢殺了過來,散發出讓人靈魂顫慄的波動。

面對如此恐怖的一刀,蘇敗右手朝虛空中一握,鐵劍突兀而現,被他握在手中,劍未染血,但其上卻是一連串的鮮血搖曳而落,詭異至極,蘇敗揮動著鐵劍,很是簡單的一劍,拔劍式,劍若山嶽,像是可以劈開這片天穹。

鐺!

電光火石之間,刀劍相交,驚天動地的轟鳴聲在天際間瘋狂的掀起,響徹不休,一股無與倫比的力量在虛空中橫掃而出,整個虛空徹底扭曲開來,似要被撕裂開來,與此同時,正下方的大地徹底沉淪,煙塵四起。

蘇敗體內血氣如九天銀河般洶湧澎湃,晶瑩剔透的骨骼發出陣陣雷音聲,一種熾烈璀璨的光芒自他身體表面流轉著,他的身形巍然不動,輕而易舉就抵禦住對方長刀上所蘊含的力量。

相比之下,蕭皇身體劇震,直接後退出數十米,他握住刀柄的虎口崩出數道血痕,鮮血橫流,他露出不可思議之色,他知道,蘇敗的肉身很強,不然的話,趙括也不會死在蘇敗手中,但只有真正交鋒的時候,蕭皇才知道後者的肉身有多麼的可怕。

這一幕,落在遠處的綠蘿和夏侯玄眼中,兩人臉色皆是劇變,不顧各自的對手,紛紛逃離。

秦不敗和秦霜又豈能讓這兩人離去,紛紛出手阻攔,與此同時,一旁的紅菱見蘇敗和蕭皇交上手,她就轉身朝夏侯玄襲殺而去,驚的夏侯玄冷汗直冒。

「紅菱師姐,秦師兄,同門一場,又何必趕盡殺絕…」夏侯玄雖不懼紅菱和秦不敗兩人,但是想要在兩人的聯手之下突圍出來很難,至少短時間內無法做到。

「咯咯…出自同門,夏侯師弟現在倒是念起了同門之情。」紅菱咯咯笑道,她踏空而來,她揮動手中的短刃,向著夏侯玄的脖頸暴刺而來,毫不留情,非常的果斷與乾脆。

「紅菱師姐,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先前確實是我著實犯渾了,今日之事,回長生殿後,我必親自登門道歉…」夏侯玄手中長戟揮出,橫擊長空,抵禦住紅菱這一擊。

「登門道歉?呵呵,到時候估計是興師問罪,以你那無法無天的性子,我還沒見過你對誰低過頭。」紅菱淡淡笑道,不再言語,纖細如玉的雙手握著短刃揮舞,密密麻麻的攻勢,似傾盤大雨般向著夏侯玄落去。

一時間,無論是夏侯玄還是綠蘿都被牽制住。

望著遠處激戰的雙方,蘇敗心中微微鬆了口氣,在封禁之陣下,他有信心橫掃在場之人,但是要出了封禁之陣,他想要殺夏侯玄和綠蘿的話,就要麻煩許多了。

不過,現在要做的,就是,誅殺蕭皇。

蘇敗持著鐵劍,向著蕭皇襲殺而去,揮動鐵劍,劍若群星墜地,茫茫一片,無邊無際,凜冽殺意捲動天穹,驚撼在場眾人心神,遠遠看上去,整個天穹都被蘇敗給劈開了。

蕭皇頭皮一陣發麻,只能硬著頭皮迎擊而上,直接一刀刀揮了出來,刀鳴若海嘯般,滔滔不絕,一重接著一重,每一刀都攜帶著決然之意,抵禦住蘇敗揮落的長劍。

刀劍相交,兩人之間展開驚天動地的對決,強大的波動猶如洪水般,連綿不絕,肆虐於天際間。

蕭皇是越打越心驚,蘇敗的肉身太可怕了,他每一次揮出鐵劍時,就像劈開蒼穹般,壓的他喘不過氣來,剛剛開始的時候,他還能勉強抵禦住,但到最後,他根本抵禦不住,他的手臂陣陣發麻,他握住刀柄的右手都已崩裂開來。

直至最後,他整個手臂骨骼都碎裂開來,根本無法承受住蘇敗的攻勢。

蘇敗像是閑庭信步般,漫步於虛空中,但每一擊都蘊含著讓人毛骨悚然的氣息,他看的出,蕭皇已到了強弩之末,也不再留有餘力,再次揮出鐵劍。

鐺!

這一劍,落在蕭皇手上的刀身上,恐怖的力道爆發而開,蕭皇再也支撐不住,整個手臂竟是被卸下,鮮血淋漓。

撕心裂肺的痛楚瞬間蔓延全身,直擊靈魂,蕭皇心神顫慄不已,身形朝後急速的退去。

蘇敗輕輕朝前邁出一步,隨意一劍再次揮落。

只不過,蘇敗這一劍是落在蕭皇的頭顱上。

砰!

蕭皇的頭顱直接崩裂開來,一道道沾染著白色腦漿的鮮血迸濺,緊接著,蕭皇的身體被鐵劍斬成兩半,白骨與血肉紛飛,死的不能再死了。

這一刻,天穹之下,死寂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