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千零五章 分贓

第一千零五章 分贓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7-01-18 17:53  字數:2915

夕陽西下,血染蒼穹。

蘇敗一襲血衣屹立於晚霞中,丰神如玉,雄姿英發,原本單薄的身影給人一種巍峨如岳高山仰止的感覺,別有一種攝入的氣勢讓人為之動容。

秦不敗提著慕容龍的屍體踏空而來,看著眼前神威凜凜的血衣少年,眼中露出些許驚嘆之色,儘管先前他已經目睹過蘇敗那一劍的風采,但是再次目睹蘇敗一劍斬皇道那一幕,秦不敗心中依舊有著說不出的震撼,他修行這麼多年還未曾見過有誰能夠以王道境七重修行者做到這一步,就算他們長生殿中的妖孽翹楚,也很少能夠做到這一步。

可以想像,這事情要是傳出去的話,必然將引起東玄震動,舉世皆驚。

「西門兄的劍術還真是讓人驚嘆,一日間連斬三名皇道境修行者,天縱之資也不過如此,就算我比起我長生殿中的那幾位聖子也毫不遜色,他日你若踏入皇道境,那麼註定是皇道無敵,帝道之下稱尊!」

秦不敗發自內心的輕嘆道,他已經徹底被蘇敗所展現出的風采所折服,只可惜現在是劍道式微的時代,此子若是生在上古劍道昌盛的時代,必然是一尊睥睨萬古的至尊存在。

蘇敗眼中無喜無憂,好似先前他所斬殺的不過只是一些螻蟻而已,開口道:「秦兄謬讚了,這些人之所以死在我劍下是因為他們太過大意,我也是出其不意罷了,如果真與其硬碰硬的話,敗的必然是我。」

境由心生,因為心有殺意,境方才有了殺意,唯殺之境。

而第十五劍則是唯殺之境的極致,以及不再是單單的境由心生,而是心由境生,所有第十五劍,威力自然恐怖,堪稱無敵的存在。

不過,蘇敗知道,這一劍並非真正意義上的無敵,他能一劍接連誅滅皇道境,是因為那些人毫無準備,如果那些人提前就提防第十五劍,在他們的心臟處布置下重重防禦,蘇敗想殺他們也不會這般輕易。

當然,這一點,蘇敗自然不會主動透露出來。

秦不敗修行這麼多年,察言觀色揣摩他人心思的能力自然是有的,他看的出來後者說出這番話的是時候是發自內心,而不是故作謙虛,這讓他輕嘆不已,弱冠之齡,這樣的年紀原本應該是年少輕狂的,特別是那些東玄中的少年至尊,哪個不是驕狂無比,然而,眼前的蘇敗,在那張稚氣未完全退去的臉龐上,他看不到任何的驕狂,只有靜沉如水,深淵如海般的平靜。

「只可惜…」秦不敗心中驀然一嘆,他的視線看向蘇敗手中的鐵劍,鐵劍約莫三尺長,通體布滿著銹跡斑斑的鐵鏽,由於淌血的緣故看起來有些血紅,在他看來這完全是一柄銹劍,好似隨手都可以將其折斷,秦不敗不知道,為何蘇敗要用這樣的銹劍,他就覺得有些可惜,像蘇敗這樣的妖孽翹楚,如果鑽研其他修行之道的話,必然會比那些所謂的少年至尊走的更遠。

蘇敗自然看出秦不敗眼中的惋惜,這樣的眼神他在很多人身上都見到過,比如宇文凡、石毅、牧師祖,特別是前者更是三番兩次的勸說自己儘早放棄劍道修行,在東玄,不,乃至整個大荒,劍道既罪道,受天道所苛刻,上古至今,沒有人能邁出那一步,其中也不缺乏冠絕一個時代,橫推無比的強者,終究都化成一抔黃土。

但,經歷這麼多苦難後,蘇敗的道心早已堅如磐石。

鏗!

鐵劍輕鳴,蘇敗手指輕輕彈著鐵劍,他發現經過接連數番殺戮後,鐵劍上又有不少鐵鏽脫落,已經開始向劍身蔓延,蘇敗心中暗嘆一聲,胃口真大,他知道想要這柄鐵劍綻放出其真正鋒芒的話,那得想要更多的精血。

收起鐵劍,蘇敗目光看向下方,見曹峰一行人安然無恙,他方才對一旁的秦不敗輕笑道:「這次幸好有三位在,要不然今日我道陣宗註定死傷慘重,甚至有可能全軍覆沒。」

「西門兄說笑了,牧前輩不惜重金代價請我等來,我等自然有義務保護大家,再說,此次最大的功臣可不是我們,而是西門兄你自己,要不是你力挽狂瀾,一人一劍誅三皇,今日我們隊伍恐怕就要付出死傷慘重的代價,到時回去,我們都不知道要怎麼和牧前輩交待。」

秦不敗的目光也看向下方的眾人,臉色露出些許慶幸之色,他先前出手的時候原本以為可以短時間內就可以解決慕容龍,誰知道慕容龍不知用什麼法子,不過短短數息的時間內就將自己的修為提高至皇道境四重的地步。

「小傢伙,那些傢伙的性命是保住了,但姐姐卻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紅菱的嬌笑聲在天際間鼓盪而開,她踏著蓮步而來,那張明媚的俏臉上露出我見猶憐的神情,她晃著自己的右臂,整隻手都只剩下森白的白骨,看起來實在滲人。

「以紅菱閣下的修為,想要做到血肉重生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蘇敗看著紅菱那森白的右手,眼中露出些許後怕,那名黑袍男子的血脈神通還真霸道,如果他先前沒有將其擊殺的話,恐怕他現在的下場會比紅菱更慘。

紅菱抿著性感的紅唇,嬌媚笑道:「是不算什麼難事,不過需要一些極具生機能量的丹藥或者靈液,比如長生液。」

「長生液?那是什麼?」蘇敗明知故問道,好似第一次聽到長生液。

「咯咯…就是先前你所用的那一滴靈液,那就長生液。」紅菱狹長的美目直勾勾的盯著蘇敗,俏臉上滿是期待之色。

「哦。那就是長生液,怪不得牧師祖賜予給我的時候千叮萬囑若萬不得已的話千萬不要動用那滴靈液,只可惜,牧師祖只賜予我一滴長生液。」蘇敗看著紅菱的右手,臉上露出些許遺憾的神情,無奈道:「現在只能先委屈紅菱閣下,待這次百宗大戰結束出去後,我親自向牧師祖為紅菱閣下求一滴長生液。」

「真是個不解風情的傢伙,在長生殿中想要向我獻殷勤的人可不少,一般人,姐姐都懶得給他這個機會,還虧姐姐先前在心裡想著,你要是拿出一滴長生液的話,姐姐就以身相許。」紅菱幽幽嘆了口氣,旋即沖著蘇敗露出個嫵媚的笑容,她右手一揚,只見一隻只血紅無比的蟲子自她的體內爬出,爬滿她整隻右手,天地間的靈氣對著她的右手灌注而去,血光瀰漫,不過短短數息間,一雙纖細白皙的玉手再次出現在眾人的視線最後。

不過想到這隻白皙修長猶如羊脂般細美的玉手下爬滿了密密麻麻的蟲子,蘇敗就不禁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秦不敗看向下方的曹峰等人,皺著眉頭道,「接下來怎麼辦,看他們的傷勢短時間內是不能獵殺妖魔了,得需要休養一段時間才行。如果我們繼續獵殺妖魔的話,運氣好些的話那還好,但要遇上剛剛那種情況,即便是我等也分不出精力來保護他們…」

獵魔戰場的可怕,眾人算是深有體會。

「休整幾天在看看情況…先前那兩隻皇道境妖魔以及血噬蟻給我們提供了不少積分,我們現在積分在各個隊伍應該能算是名列前茅的存在,也不急於一時,畢竟百宗大戰才剛剛開始而已,現在我們先收拾下殘局,這地方不宜久留。」蘇敗不假思索道,他率先朝下方屍魔教修行者的屍體衝去,想必皇道境修行者的身家底蘊,應該不會太差。

最讓蘇敗惦記的是,這些皇道境修行者體內的皇道金丹…

聞言,眾人紛紛都是露出些許火熱的神情,打掃起戰場。

約莫十來分鐘,鋪蓋在地面上的妖魔屍體都被眾人清空,還有那些屍魔教修行隨身攜帶的芥納戒。

嗅著這片天地間鼓盪而開的血腥味,蘇敗知道這可不是分贓的好地方,大手一揮,便帶著眾人向著天際暴掠而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