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千零四章 無敵之資

第一千零四章 無敵之資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7-01-17 00:14  字數:3304

當蘇敗平淡的聲音在這片虛空中傳盪而開的時候,不少人臉色都是微微一變,特別是慕容龍三人臉色皆是陰沉下來,慕容龍目光陰翳的盯著蘇敗,沉聲道:「今日的事情,屍魔教才是主謀,我等只是奉命行事,而如今屍魔教修行者都已全軍覆沒,想必閣下心頭的火氣也出了不早,不妨放過我們一馬,如何?當然,作為賠罪,我三兄弟可以不要任何報酬,直接加入貴宗的隊伍,為閣下盡犬馬之勞。扒、書』小『說『網』」

慕容龍的聲音較為溫和,一掃先前的倨傲,他將自己的姿態放的極低,畢竟前者展現出來的實力也足以讓他這般萬分忌憚,如果雙方繼續交手的話,落敗的一人必然是他們三兄弟。

「你覺得我看起來像是那麼有耐心的人嗎?同樣的話我不想說第二遍,給你十息的時間好好考慮下。「

蘇敗手中的鐵劍緩緩揚起,劍峰上染著血跡,無盡的鋒芒在其上緩緩流轉著,就是這麼一柄銹跡斑斑的鐵劍,斬了兩名皇道境修行者。

當蘇敗手中鐵劍遙遙指向慕容龍的時候,慕容龍頭皮一麻,靈魂莫名的一顫,一股凜冽刺骨的寒意莫名的布滿他的整個身體,儘管前者的話語一如既往的平淡,不過慕容龍那種平淡下所蘊含的殺機,驚天動地。

可是作為一名皇道境修行者,慕容龍又豈能心甘情願臣服於他人,這些年,他們三兄弟雖然是過著刀尖上的舔血的生活,不過憑藉著三人的實力,在東玄諸域中也擁有著不俗的勢力,雖不能名動東玄,但也是雄踞一方的存在。

當然,如果蘇敗是帝道境修行者,他們臣服於他那又何妨,而前者只是一名王道境修行者,雖有誅皇的實力,但還沒有那種資格讓他們三兄弟臣服。

想到這,慕容龍眸中露出些許暴戾凶光,語氣頓時變得強硬起來,冷聲道:「閣下,真當我三兄弟怕你了不成?我三兄弟修行者這麼多年也不是貪生怕死之輩,大不了魚死網破,拼了這條老命不要也要讓你們付出慘重的代價。」

「哦,那就試試,看看你們有沒有那本事。」

蘇敗嘴角緩緩掀起一抹冷笑,凜冽的目光冷冷的掃過慕容龍,最後看向遠處的慕容虎和慕容豹,開口道:「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到。扒、書』小『說『網』在短時間內將自己的修為提至皇道境三重巔峰,可能是血脈神通,也可能是功法秘術,不過只要你們三人裡面只要隕落一人的話,想必你這種狀態也維持不了,到時候,以秦兄的實力,要殺你,算不了什麼難事。」

話音未落的剎那,蘇敗的身形便是猶如鬼魅般的消失在原地,與此同時,數十丈開外,秦霜與慕容虎、慕容豹激戰的那片虛空中,鐵劍撕裂虛無而出,划出一道璀璨的劍光,照耀天穹,一股股殺氣滾滾而來,好似九天之上的銀河墜落而下,鋪天蓋地,當下便是籠罩慕容虎和慕容豹兩人。

鏗!

凄厲的劍嘯聲劃破天穹,讓慕容虎和慕容豹兩人心膽欲裂,心中大亂,他們察覺到冥冥天地間有一股滔天的肅殺之意鎖定住他們的靈魂,伴隨著一股凌厲無比的氣息,彷彿要將他們的靈魂撕裂開來,一種難以言語的強烈危機感湧上他們的心頭,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慕容虎和慕容豹的身形都是朝後方急速退去。

蘇敗那神鬼莫測的一劍,慕容虎不敢接,慕容豹也不敢接。

一旁的秦霜在看到劍光泛起的剎那,她手中的銀色戰槍向著慕容虎和慕容豹兩人襲殺而去,白茫茫的寒氣驟然降臨這片天地間,只見方圓數百丈內的虛空中一層肉眼可見的冰層迅速的蔓延而出,不過瞬息間,這片天地就已經化作銀裝素裹的世界。

寒氣襲來,慕容虎和慕容豹兩人後退的身形猛地在虛空中止住,在他們的腳下,一層單薄的冰層蔓延而出,包裹住他們的雙腳。

按道理,這單薄的冰層,一腳都能輕易將其踏碎,但此時任由慕容虎和慕容豹兩人如何掙扎,滾滾真元橫掃而出,也無法將這些冰層蔓延住。

「零度國界…」秦霜輕聲喃喃道,她站在原地不動,她知道,接下來就不需要她出手,她已動用血脈神通封印住這片天地,也冰凍住慕容虎和慕容豹兩人的身體,雖然只有短短數息,但這時間,足夠那人出劍了。

嘩…嘩…

風雪中,無盡的紅葉搖曳而出,這裡成為血色與白色交織的海洋,漸漸掩蓋住慕容虎和慕容豹的身影,但卻掩蓋不住那一道冰冷的劍光,撕開風雪,撞開紅葉,攜帶著一股無匹凌厲的殺機,直射慕容虎。

遠處,慕容龍看到這一幕,眼中露出些許慌張之色,驚呼道:「臣服…我願意臣服…」

噗…

鮮血迸濺,那道鐵劍光距慕容虎還有數寸的地方停留住,慕容虎原本桀驁的臉龐上布滿了驚恐之色,他的身體劇烈的震動著,他低著頭,看向自己的胸前,在他的心臟處,一道血柱正迸射而出,染紅了前方的雪絮,將那紅葉染的更加猩紅。

直至現在,慕容虎方才明白,為何後者能以王道境七重巔峰的修為,一劍誅皇,原來這一劍恐怖之處在於此,只可惜他明白的太晚,他扭著頭,看向身側神情同樣驚恐無比的慕容豹,欲出聲提醒,原本停留在他身前的鐵劍頓時橫掃而來,噗的一聲,斬斷慕容虎的頭顱,鮮血衝起很高。

「不…」

慕容豹目呲欲裂,磅礴無比的真元自他體內橫掃而開,他腳下的冰層再也承受不住這等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