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千章 我有一劍,名十五

第一千章 我有一劍,名十五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7-01-13 19:04  字數:3218

一顆染血的頭顱衝上了天空,那是一副極為可怕的畫面,劍光閃爍而過便有便有人頭落地,蘇敗猶如來自地獄深淵中的惡魔般,行走於人世間,死寂森然的劍意在天地間蕩漾而開,掀起道道空間漣漪,一片片紅葉自..

這一幕讓白衣男子神情越憤怒,雙腳一踏,身形便猶如鬼魅般出現在蘇敗的正前方,直接是一拳轟出,滔天的魔氣在他的拳下瘋狂的凝聚著,竟是化作一道黑色光束洞穿虛空而出。

這一拳,足以轟殺王道境九重修行者的存在,顯然,這白衣男子出手沒有任何的試探,他腦海僅存的念頭就是用最短的時間將蘇敗擊殺。

一劍落下,蘇敗正前方的那名屍魔教弟子直接被蘇敗一劍劈成兩半,鮮血迸濺,那道黑色光束已如閃電般出現在蘇敗的身前,在蘇敗的黑色眸子中急放大著。

蘇敗急敗壞的白衣男子,臉上露出一抹清冷的笑容,他好似沒有任何的閃避,任由那道黑色光束轟落身上。

轟…

只是在這道黑色光束直接洞穿蘇敗身體而過,沒有帶起任何的血花,最終轟落在地上,一道巨大無比的裂痕蔓延而出,足足有數十丈,煙塵翻滾而起。

白衣男子的臉色驟然陰沉下來,他好似有所感應般猛地的轉身,只見在數十米開外,一道璀璨奪目的劍光閃爍而出,緊接著蘇敗的身影也是迅的浮現而出。

「我想殺人,你攔得住嗎?」蘇敗淡淡道,手中鐵劍已是橫掃而出,光芒熾烈,瞬息間就已洞穿一名王道境八重的屍魔教弟子,鮮血汩汩,屍體倒落。

「是嗎?那我倒要你殺的快,還是我殺的快。」

白衣臉色微怒,眼神越的森然,他全身的骨骼咔咔而動,一道身影快若閃電般的對著不遠處的曹峰暴掠而去,亂拳轟出,化作漫天的拳影,鋪天蓋地的對著曹峰籠罩而來,蘊含著一種磅礴而又恐怖的威勢,宛若將曹峰方圓數丈內的天地都禁錮住。

一拳鎮天地,皇道境的威勢展現的淋漓盡致。

躺在地上的曹峰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力,他只感覺整個天穹好似崩塌下來,一道道可怕無比的力量自四面八方滲透而來,將他的身體死死的鎮壓在地上,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的可怕的拳影襲來。

「媽的…」曹峰臉色驟然慘白,不過他眼中卻沒有過多的慌張或者絕望,他目光直直的盯著他正前方,在那裡,一道璀璨無比的劍光撕裂而出,緊接著一道血衣身影矗立在他的視線中,他的身影並不魁梧,但極為挺拔。

「嗚…」

寒光乍現,蘇敗手中的鐵劍橫掃而出,白茫茫的劍氣在天地間切割而出,像是一條洶湧澎湃的九天銀河般,勢不可擋,其內一道道熾烈無比的劍光迸射而出,這些劍光上竟是有著熊熊劍火縈繞著,簡直是要洞穿這片天地,與那呼嘯而來的拳影悍然相撞在一起。

砰…

砰…

砰…

驚天動地的轟鳴聲在天際間瘋狂的掀起,不過短短瞬息的時間,那漫天的拳影竟是被掃蕩一空,但那切割而出的劍光以及劍氣也被那股轟然而至的威勢所粉碎,無數道漣漪在這方天地間蕩漾而出,虛空動蕩,彷彿要崩裂開來。

白衣男子踏空而至,臉上露出殘忍的神色,咧嘴笑道:「有點能耐,倒是有點出乎我的意料,可惜我已經沒有耐心陪你玩下去,下一招,解決你。」

轟!

隨著白衣男子此言落下,滔天般的黑色真元自他體內,如同潮水般的瘋狂湧出來,瞬間這些黑色真元就化作魔氣鼓盪而開,竟是籠罩方圓數丈內的天地,在白衣男子的正後方,一道巨大的魔影迅的凝聚而出,那道魔影中,有著無盡凄厲之聲響徹而起,彷彿從地獄中爬出的惡魔般。

在這道魔影凝聚而出的剎那,蘇敗周身方圓數十丈內的大地正不斷的崩塌沉淪,一股無比可怕的威勢籠罩這方天地間,蘇敗明顯感覺到體內真元的流動逐漸變得緩慢起來,他的身子也變得沉重起來。

「還真會算計…」蘇敗望著那道巨大的魔影,眼神逐漸變得冰冷猶如劍芒般凌厲,他能感受到那道魔影內蘊含著何等可怕的力量,接下來的一擊必然驚天動地,但他卻不能退,一退身後的曹峰必死無疑。

「小子,能夠死在我血脈神通之下也算是你的殊榮。『』

白衣男子森然冷笑,這可是他最強的手段,在他如此手段來對付一名王道境七重的修行者,綽綽有餘,話音未落的剎那,白衣男子身形驀然朝後退出一步,整個身體直接被那道魔影所吞沒,一道震耳欲聾的嘶吼聲驟然在魔影中響起:「吼…」

天地俱顫,可怕的波動似火山爆般,讓在場的眾人都感到心驚膽顫,神色駭然的望著虛空中那道魔影,在其上他們都察覺到一股驚心動魄的力量,單單僅其上流轉而開的威勢就讓他們舉步維艱,彷彿置身於沼澤般似得。

「居然是神通天魔之身,那小子必死無疑。」

「毫無懸念,當初林師兄憑藉天魔之身可是力敵兩隻皇道境妖魔而不敗,那小子只不過王道境七重的修為,就算劍術再怎麼不凡,能擋住天魔之身的威力?」

倖存的屍魔教弟子紛紛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不過短短數十息的時間而已,他們全身已經被冷汗所浸透,先前蘇敗那可怕的劍術手段可是嚇得他們心顫不已,他們現根本無法抵擋住蘇敗的劍,而如今見到這一幕,他們臉上殘留的驚懼之色方才消散,各個眼神戲虐冰冷的敗,好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