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九百九十八章 衣不染血(上)

第九百九十八章 衣不染血(上)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7-01-11 15:44  字數:2705

磅礴真元猶如風暴席捲而開,皇道境的威壓自虛空中漫天壓落,白衣男子踏空而來,神情漠然的望著做著垂死掙扎的道陣宗眾人,臉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輕笑道:「沒想到道陣宗竟落沒到這等程度,連個皇道境修行者也沒有,也該讓我屍魔教取而代之…」

面對白衣男子帶著些許的嗤笑聲,魔衍風和曹峰等人臉色鐵青無比,儘管白衣男子的話語刻薄難聽了些,不過確實是事實,相比各個宗門隊伍,他們道陣宗的隊伍看起來的確寒磣了些,如果不是請來秦不敗三人,或許道陣宗隊伍的實力都難以擠進前十。.La

唰…唰…

道陣宗一行人雙手不斷的變化著,突然間有著成千上萬道的道印飛射而出,迅速的融入這片天地間,周遭天地間的靈氣頓時如同受到牽扯般向著這片虛空匯聚而來,化作無盡璀璨的光芒肆虐於天地間,隱約間一座龐大無比的虛影漸漸浮現而出。

「九宇金炎陣…」

曹峰面色略微有些慘白,磅礴無比的血氣自他體內暴涌而出,融入上空那道巨大的虛影內,那道虛影漸漸凝練起來,赫然是一座約莫數十丈左右的金色巨塔,其上流轉著一簇簇金色璀璨的火炎,在塔身上更遍布著玄奧的道紋,彷彿蘊含著某種天地至理。

九宇金炎陣,這是一道血脈禁忌組合道陣,是道陣宗僅存的帝者以曹峰的血脈神通為媒介推演而出的一座道陣,具有無與倫比的防禦力。

但這道陣被冠以禁忌道陣,那自然要付出極大的代價,燃燒自身血脈…

曹峰的氣息徒然暴漲著,在他體內依稀可見一簇簇火焰之火正瘋狂的燃燒著,他的精血也正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枯竭,化作滾滾血氣沖向上空的金色巨塔中,一道氣機將曹峰和金色巨塔接連在一起。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一定要撐住…」曹峰雙目露出些許瘋狂看向上空的金色巨塔,他現在腦海中僅存的念頭就是拼了這條命也要阻擋住這些屍魔教修行者。

轟…轟…

屍魔教一行人的攻勢鋪天蓋地而來,磅礴的真元匹練撕裂虛無而至,轟擊在那座金色巨塔上,在曹峰眾人緊張的目光中,金色巨塔上的金色火炎徒然迸發開來,猶如一座沉寂已久的火山般,一道道滔天火焰巨柱直衝而上,抵禦住不少攻勢,直至最後那些真元匹練落在金色巨塔上時,金色巨塔紋絲不動。

見到這一幕,曹峰等人不僅沒有鬆口氣,反而神色更加緊張起來。

因為,那名白衣男子出手了。

白衣男子凌空虛踏而來,每一步落下就有著巨大的漣漪在虛空中波盪而開,他眼神帶著些許輕蔑看向前方的金色巨塔,輕笑道,「道陣宗道陣果然名不虛傳,區區一群烏合之眾布置出來的道陣竟能抵禦住這麼多王道境八九重修行者的強力一擊,就是不知道,能否承受住林某一拳呢?」

唰…

在白衣男子話音剛剛落下的時候,他身形就已化作一道流光暴射而來,抬手便是一拳轟出,帶起轟隆隆的巨大聲響以及狂暴無比的力量,直接是在曹峰等人緊張目光的注視之下,撕裂開虛空中肆虐而開的金色火炎,狠狠的轟在那金色巨塔上。

咚!

碰撞的剎那,一道震耳欲聾的巨響聲瘋狂的掀起,緊接著,一道道恐怖無比的能量風暴便是瘋狂的肆虐而開,那看似固若金湯的金色巨塔上,一道道細微的裂痕自白衣男子拳頭所落之處,迅速的蔓延而出,密密麻麻。

「噗!」曹峰臉色慘白如雪,一口鮮血噴濺出來,他的氣息瞬間萎靡下來,身體更是如遭受重擊般向著後方墜去,狠狠撞上地面,依稀可聽見骨骼碎裂的聲音。

相比曹峰的狼狽,魔衍風等人稍好一些,朝後退出數十步。

「哦,原來連我一拳之力都承受不住,看來是我高估了你們。」白衣男子咧嘴笑道,磅礴雄渾的真元猶如山洪般自他體內宣洩出來,原本搖搖欲墜的金色巨塔在這一刻轟然破碎開來,化作一道道金色洪流,向著下方的眾人席捲而去。

這些金色洪流可不只是道陣崩裂開來的餘波,其內更是蘊含著白衣男子的真元,能量狂暴無比,一掃之下便已出現在眾人面前,他們還沒反應過來,這些金色洪流就已經狠狠撞上眾人。

砰…砰…砰…

一道道沉悶的撞擊聲接連響起,眾人直接被撞出數百米開外,墜落在地,他們的胸脯都盡數凹陷下去,顯然骨骼都已崩裂,鮮血橫流,氣息薄弱,奄奄一息,能勉強爬起來的也就只有岳塵、秦重、魔衍風三人。

白衣男子身形自上空緩緩落下,他彎下身撿起血噬母蟻上的妖魔血丹,眼中露出些許狂熱之色,「血咒魔妖丹,這可是好東西…只可惜只能歸師兄,不過這隻血噬母蟻的屍骸正好可以歸我。」

白衣男子把玩著妖魔血丹,抬眸看著遠處端坐在巨石之上的蘇敗,又看了地上的道陣宗一行人,臉上露出一抹猙獰的笑容,「去,處理乾淨點。」

「是,林師兄。」在白衣男子後方,數十名屍魔教修行者暴掠而出,各個臉上都露出興奮的笑容,按照他們屍魔教一貫的規矩,戰利品大頭歸領隊的拿,其他就是歸他們,這些道陣宗弟子的實力雖然弱了些,不過道陣宗作為一頂級宗門,底蘊不差,這些道陣宗弟子自然也不會窮到哪裡去。

其中,一名臉上有塊猙獰疤痕的中年男子正對著蘇敗徑直的暴掠而去,他是屍魔教弟子中實力僅次於黑袍男子和白衣男子的,王道境巔峰的修為。

見這名刀疤男子選擇蘇敗,其他屍魔教修行者自然不會無趣的過去湊熱鬧,紛紛找了名道陣宗弟子走去。

「這小白臉就是所謂的白衣少帝嗎?長的倒是夠俊俏的,記住,殺你的人叫巫田。」刀疤男子大步流星而來,看著近在遲尺的蘇敗,沒有任何的遲疑,手掌一握,寒光一閃,一柄血色斬刀出現在他手上,頓時有著凜冽刺骨的刀意在其上瘋狂凝聚,刀芒一閃,便是帶著凌厲無比的勁風,對著蘇敗的脖頸斬去。

這一斬,是想要將蘇敗斬首。

刀疤男子眼中露出猙獰之色,他好似已經看見眼前這名白衣男子屍首分離的畫面,血浪衝天。

鐺…

只是,這名刀疤男子手中斬刀揮到蘇敗前方約莫五寸左右的虛空時,驀然止住,一道磅礴無比的力道自其上反彈開來,一道死寂而又凌厲的氣息自天地間撕裂而出。

刀疤男子神情微變,眼神如同見鬼般的看著正前方,只見在他手中斬刀的刀刃處,一片鮮紅如血的紅葉正搖曳而落,他這一刀正是被這片紅葉所擋住,但這怎麼可能,最讓他感到驚悚的是,這片紅葉上迸發而出的氣息,死寂而又凌厲…

「趁火打劫都到我道陣宗頭上了,真當我道陣宗無人嗎?」

就在這時,一道冰冷若寒冬冰雪般的聲音驀然響起,巨石之上,端坐在其上的蘇敗雙眸緩緩睜開,同時,一道冰冷不帶任何情感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恭喜宿主修為提高至王道境七重巔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