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九百九十二章 染血的風采

第九百九十二章 染血的風采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7-01-04 23:56  字數:3035

鮮血染紅了天際,蘇敗渾身瑞霞光芒璀璨奪目,他靜靜的站立在虛空中,原本單薄的身影在此時卻給人如雄偉山嶽高不可攀的感覺,一襲血衣迎風而動,丰姿絕世。

蘇敗手中的鐵劍依舊輕顫著,凄厲的劍鳴聲讓不少人渾身發寒,甚至起了雞皮疙瘩。

眼前這一幕實在是太過詭異與驚悚了,蘇敗手中的鐵劍根本還未觸及魔屍,但魔屍的身體彷彿遭受無數道劍氣切割般,破碎開來,白色腦漿與鮮血摻雜在一起,在虛空中墜落而去。

那可是魔屍,先前展現出來的恐怖實力,可是有目共睹。

在場眾人中,對於魔屍實力最為了解的莫過於秦霜,經過先前的交手,她非常清楚這具魔屍的實力有多恐怖,如若不是這具魔屍已經失去神智,就算以她的實力也不是這具魔屍的對手,而如今,如此強悍的魔屍竟死在蘇敗一劍之下。

柳葉畫眉輕輕皺起,秦霜那雙素來漠然的眸子中泛出些許異樣神情,靜靜的看著前方的那道身影,心中喃喃道:「這就是劍術嗎?比起長生殿中那種不傳之技也不遑多讓」

長生殿的不傳之技,那可是名動東玄的存在,皆是有無上神通所推演而出的,如若能將那不傳之技修鍊至極致,就有機會領悟神通,這也是不少皇道境巔峰強者甘願放下身份,成為長生殿的客卿,就是為了長生殿的不傳之技,以窺神通,望一日踏入帝道境。

一劍擊殺魔屍後,蘇敗身上瀰漫而開的殺意變得更加凌厲,那雙漆黑的眸子中彷彿蘊含著絕世凶獸般,凌厲之意瘋狂凝聚著,蘇敗原本白皙的臉龐也透著些許冷峻,他目光掃過天際,最後停留在下方的血噬母蟻上,簌簌落下的紅葉彷彿察覺到蘇敗的殺意,當下便是向著下方的深淵席捲而去。

沒有一句多餘的話語,蘇敗仗劍而行,大步的走向下方的深淵,鐵劍錚錚而鳴,凄厲的劍嘯聲刺耳無比,自其上瀰漫而開的慘烈氣息讓眾人大氣不敢一喘。

儘管眾人明知道蘇敗是不會向他們出劍的,但是他們身體卻不由自主的緊繃起來,這是他們身體的本能,他們實在難以想像,蘇敗一劍未出,就給他們帶來如此強烈的壓迫,那種直入靈魂深處的冰冷氣息讓他們有種如置身冰窖的感覺。

深淵中,可怕無比的能量風暴如山洪爆發般席捲而出,一道曼妙的倩影正與血噬母蟻廝殺在一起,大地不斷的崩塌,彷彿世界末日來臨般,煙塵飛揚,一副可怕景象。

紅菱周身縷縷血色火焰燃燒著,在她的身體後方隱約間凝聚出一道巨大的虛影,燦燦神光,浩瀚威壓攝人心魄,紅菱每次出手時,虛影中便是有著一縷縷紫色妖異的火焰飄曳而出,凝聚在紅菱手中的短刃上,紅菱身影如夢如幻,拖曳出無數道殘影沖向血噬母蟻,當下便有無數道鏗鏘聲在深淵中鼓盪而開。

幾乎瞬息間,紅菱手中的短刃就已揮出百餘次,斬落在血噬母蟻身上。

血噬母蟻身為血噬蟻中的皇者,它的身軀可是經歷萬劫,堅固無比,就算紅菱手中的短刃再怎麼鋒利也無法破開它的肉身,只能留下一道深痕,不過這些深痕周圍都有著一簇簇紫色火焰冒騰而起,看似一口氣就能吹散,但任由血噬母蟻如何折騰,這些紫色火焰就如死亡之火般,熊熊燃燒著血噬母蟻體內的生機。

「沒想到這畜生的肉身這麼強悍,就算是我短時間內也無法將其破開,只能以死炎來燃燒其生機就是有些可惜,如果我的凰蟲能夠吞噬它的血肉,絕對能夠進行三次蛻變。」一道道恐怖無比的力道自手上的短刃處反彈而開,就算以紅菱的肉身力量也差點握不緊短刃,隨著短刃揮出的次數增多,一股滾熱的潮濕感當下就在紅菱的手掌心處蔓延而開。

紅菱知道,是時候給這隻血噬母蟻全力一擊了,身後的虛影雙翅展開,爆發出熾熱的光芒,像萬座沉寂已久的火山在虛影內迸發而出,聲勢浩蕩,落在紅菱身上,一縷縷紫色火焰自紅菱身上冒騰而起,紅菱宛若聖火中涅槃而出的般,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息瀰漫而開。

涅槃

這是紅菱的血脈神通,涅槃一次,她的實力就能暴漲一次,但代價也是極大的。

「畜生,受死!」紅菱眼中迸發出滔天殺機,俏臉上再無絲毫的嬌媚之意,也的只有無盡冰冷。

而就在紅菱這血脈神通道紋完全爆發開來的剎那,一股肅殺之意猶如秋風掃落葉之之勢,充斥在深淵的各個角落中,一片片猩紅如血的紅葉簌簌落下,落在血噬母蟻的身上。

吼!

一道嘶吼聲咆哮而起,血噬母蟻頭顱猛地揚起,血眸帶著怒火看向上方,在那裡,無窮無盡的紅葉落下,彷彿來自天穹盡頭,望不見其邊際。

紅菱的眼瞳猛地一縮,眼中帶著些許難以置信的看著正前方的血噬母蟻,只見血噬母蟻那堅不可摧的肉身上赫然多出一道道血痕,而這些血痕則是在那些紅葉落過之後才出現的,也就是說,血噬母蟻的肉身被這些紅葉所劃破。

這怎麼可能?

一抹濃濃的震驚之色自紅菱眸子中湧出,以她先前那般凌厲的攻勢尚且都無法破開血噬母蟻的肉身,而這些看似單薄隨手就可以撕開的紅葉竟能破開。

「我來殺它」

平靜而的聲音在無盡落葉中響起,讓整個深淵內的溫度急驟下降。

紅菱雙眸,猛地抬眸向著上方看去,在那漫無邊際的紅葉中,一道璀璨奪目的劍光似星辰般墜落而下,照亮了整個深淵,向著血噬母蟻襲殺而去。

血噬母蟻眼瞳中頓時露出一抹輕蔑之色,它已經察覺到來者的氣息,在它看來,這不過是一隻隨手就可以捏死的螻蟻般,當下,它的身體便是衝天而起,絲毫不懼,迎上這道劍光,巨爪揮舞,虛空震蕩,好似要被它給撕裂開來。

紅菱臉色微變,血噬母蟻最可怕的就是它的利爪,簡直堅不可摧,她先前略微一大意,就有百餘只魔蟲死在血噬母蟻這利爪之下,她連忙出手,但她前腳剛剛抬起就在虛空中停滯住,雙眸帶著些許難以置信看向上空。

那裡,劍光泯滅,同時,血噬母蟻的氣息也是詭異的消散。

一柄銹跡斑斑的鐵劍和一道血色身影出現在紅菱的視線中,那柄銹跡斑斑的鐵劍正距血噬母蟻頭顱半寸左右的地方停住,劍身輕顫著,凄厲的劍嘯聲在深淵中回蕩。

這是一副極為詭異的畫面,血噬母蟻攜帶著毀天滅地之勢衝天而起,巨爪裂空,可怕無比,但偏偏就在鐵劍的半寸前方停止住,滔天的凶煞之氣也盡數散去,體內生機更是徹底泯滅。

抬劍,蘇敗隨手一掃,將血噬母蟻的頭顱斬斷,一道沾染著鮮血的白色腦漿迸射而起,觸目驚心。

死了?

紅菱心臟不由砰砰加快跳動著,一臉如同見鬼般的神情看著蘇敗。

好似察覺到紅菱的目光,蘇敗也是投目望來。

紅菱嬌軀猛地一震,那是怎麼樣的一道眼神,深邃如夜空般,在其內深處彷彿埋葬著無盡白骨,慘烈的煞氣鋪天蓋地而來,即便以她的心性都忍不住的感到心悸,眼神微偏,不與此時的蘇敗對視。

這小傢伙,怎麼變得如此恐怖。

血噬母蟻,一劍斃命。

再次擊殺一隻皇道境級別的妖魔後,蘇敗身上瀰漫而開的殺意再次暴漲,甚至已經出現實質化,凝聚出死亡凋零之花飄落,蘇敗沒有理會一旁紅菱詫異的眼神,而是完全沉浸在唯殺劍意之境中,一股死寂森然的劍意氣息在他體內瘋狂的凝聚出,彷彿在他體內,埋葬了一柄絕世凶劍。

此時,這柄絕世凶劍正要重臨塵世間,撕裂著蘇敗的血肉。

蘇敗猛地抬起頭,看向遙遠虛空處激戰的身影,目光落在那隻巨型魔怪上,唰的一聲,身形便已衝天而起。

倚劍而行,錚錚而鳴,一曲殺伐之音在天地間驟然奏起,在場之人,無不變色,就連秦不敗和巨型魔怪也不例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