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九百三十六章 煉化

第九百三十六章 煉化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6-10-06 22:23  字數:2954

辭別石毅後,蘇敗和宇文凡隨便詳談了兩句就回到天狼殿。

先前石毅的那番話還是給他帶來的些許壓迫感,儘管以他目前的實力在百宗大戰中足以自保,如果動用那一道劍勢的話,他甚至可以滅殺一名皇道境的存在。

但那一道劍勢,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蘇敗是不會動用的。

「明日就要動身前往古荒帝朝,宇文凡說過從道陣宗前往古荒帝朝的話還得五六日的時間。我現在已經沖開了一百零五道劍池穴,如果我能沖開三百六十五道劍池穴的話,就算我的修為不能與王道極境相媲美,但肉身力量的話應該不會相差太多…」

「況且,我肉身越強悍,那修為的突破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趁著現在還有些時間,我可以先煉化一次帝骨舍利。」

凌空虛踏,蘇敗就算未動用鯤鵬風翼,但他此刻的速度比起當初還要恐怖一些,片刻後,天狼殿漸漸出現在蘇敗的視線中,蘇敗的眉頭卻是微微一皺,旋即又舒展開來,輕聲喃喃道:「還真是熱鬧,看左染那小妮子不耐其煩的樣子,這些日子沒少受到這些人的糾纏…」

此時的天狼殿,喧嘩無比,數百名道陣宗弟子匯聚在此,黑壓壓的一片,那種喧雜聲瀰漫在這片天地間,遠遠擴散而開,其中不乏一些年輕輩的真傳弟子,這些人在道陣宗中的弟子地位極高,往日里哪個不是桀驁無比,而此時正一臉討好的圍著左染和左冰兩人。

就連昔日敗在蘇敗劍下的吳厚和屠絕兩人也是花著心思討好左染和左冰,這兩人在核心弟子中的地位極高,特別是吳厚,可以算是玄殿核心弟子中的第一人,也是玄殿中最有希望成為真傳弟子的人,而如今卻放下身段和姿態。

「論眼光的話,曹峰師弟足以算是咱們道陣宗內第一人,今次就是兩位師妹,當初誰都不看好西門師弟,沒有人願意成為他的追隨弟子,也只有兩位師妹默不吭聲的追隨西門師弟左右。」

吳厚咧著嘴笑道,有些兇狠的目光掃過周圍的眾人,極為不客氣道:「你們這群傢伙現在知道要追隨西門師弟了,早去哪了,西門師弟如今是什麼實力什麼身份,你們覺得有資格追隨在其左右嗎?早點散了吧,有這時間還不如好好修鍊,西門弟子就算要挑追隨者的話也只會挑我這種的,實力雖不算高,但馬馬虎虎也拿的出去,對吧,屠絕師兄。」

屠絕微微點頭,一股頗為雄渾的氣息自他體內鼓盪而出,堵在天狼殿前的不少弟子都朝後退出數步,神情微怒的看著屠絕。

「不服氣是嗎?等你們有道基六重的修為也有資格成為西門師弟的追隨者。」屠絕擺出一副兇狠的表情,晃了晃自己的拳頭道,「在場哪位師兄和師弟覺得有資格成為西門師弟的追隨者,可以與我較量一番,如果沒有的話,就趕緊給我散去,別天天堵在這裡。」

話音未落,屠絕臉上立即露出笑容,對著左染道:「左染師妹,這是我昔日從青蓮秘境中得到的青蓮九轉丹,藥力極為溫和,淬體的效果又極佳,可不是那些普通凶獸精血可以比擬的。」

左染沒有去看屠絕遞給來的丹盒,無奈道:「屠絕師兄,我真的做不了主,就算你給我這麼貴重的丹藥也沒有用,你如果想要成為西門師兄的追隨者就親自和他說。」

「師妹,這個我知道,但你又不是不知道當初師兄我和西門師弟之間鬧了些不愉快的事情,如果西門師弟還記得那事情的話,你覺得為兄有機會成為他的追隨者。」屠絕一臉和善的笑容,直接將丹盒硬塞進左染手中,然後就朝後退出數步,深怕左染會將丹盒還給他。

「屠絕師兄說的對,左染師妹,你就替我兩在西門師弟面前美言幾句。」吳厚笑了笑道。

「西門師兄不是心胸狹隘之人,你們當初又沒真正得罪他,他絕對不會記恨於你們的…」左染清澈的眸子中划過一抹狡黠之色,她不著痕迹的就將丹盒給收了起來,這些天,她收東西簡直收到手軟,對於應付這樣的場合也沒有剛剛開始的別捏,她知道自己再怎麼推辭,這些人也會將這些東西硬塞給她。

「等西門師兄回來,再把這些東西給他,他應該會賞賜一些給我和姐姐。」左染心中樂滋滋的,目光一掃在場的弟子,正欲開口,她嬌軀猛地一顫,那雙美目中迸發出興奮之色,看向遠處的虛空,驚呼而出:「姐姐,西門師兄回來了。」

聞言,眾人一陣騷動,旋即在場的道陣宗弟子紛紛轉身,火熱的目光急忙的朝著上空投射而去,只見一道超塵脫俗的身影正凌空而立,一襲白衣勝雪,有著說不出的飄逸出塵,好似謫仙臨塵,蘇敗原本就俊逸的面容在那天際陽光的襯托下顯得更加的俊朗。

望著這一道身影,在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大氣不敢一喘,那眼中滿是濃濃的敬畏以及狂熱的崇拜之色,儘管蘇敗剛剛在掌教峰上所做的事情還沒傳到這些人耳中,但就算這樣,蘇敗在他們心中的地位已經攀升到一極高的地位。

吳厚看著昔日還能與其一戰的對手,心中不由讚歎一聲,好一白衣少帝,也只有此時再次見到蘇敗的樣子,他方才明白為何古荒帝朝中的那些人會給蘇敗安了個白衣少帝的名號,除卻君身三尺雪,天下誰人配白衣,這世間,或許也只有他配的上那一襲白衣。

在眾多敬畏目光的注視下,蘇敗身體緩緩落了下來。

原本圍堵在天狼殿前的道陣宗弟子好似默契般的朝兩側退去,目光依舊敬畏的看著蘇敗。

「散了吧。我現在不需要追隨弟子,有左染和左冰兩人就夠了。」蘇敗淡淡開口,他的聲音不高,卻足以傳遍這片天地,帶著一股威嚴,不容他人違背。

而在場道陣宗弟子也沒人敢違背蘇敗的話,他們大氣不敢一喘,當蘇敗的目光向他們掃來的時候,他們好似置身於汪洋怒海中的一片孤舟,儘管蘇敗身上沒有流露出任何的氣勢,他們卻察覺到了莫名的威壓,彷彿站在他們面前的不是一白衣少年,而是一尊帝皇。

就連吳厚和屠絕也是如此,兩人心中儘是駭然,相望一眼皆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到無盡的震撼之色,他們如今已是道基六重的修行者,這份實力雖然說不上很強,但也不弱,就算面對那些王道境的前輩,他們都沒有察覺到如此強烈的壓迫感,他如今的實力到底到了何等程度。

屠絕率先對著蘇敗拱拱手,先行離去,吳厚緊隨其後。

有這兩人表率,其他人也紛紛對蘇敗行禮,還不是同輩的禮儀,而是前輩禮。

武道修行,達者為師,他們雖然不知道蘇敗如今的實力,但他們斷定的是蘇敗如今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一個足以讓他們仰視的地步。

不一會兒,在場百餘名道陣宗弟子盡數離去。

蘇敗微微笑了笑,徑直對著天狼殿走去。

左染纖細玉手緊攥著衣角,看著抬步而來的蘇敗,心頭如小鹿亂撞,臉蛋微微有些發燙。

就連往日里神色冰冷的左冰,眼中也是露出些許緊張之色。

少女情懷總是詩,無論是左冰還是左染都已芳心初動。

走至兩人身前,蘇敗溫和一笑,「我要在天狼殿中修鍊,明日就要啟程動身嚮往古荒帝朝,如果我明日清晨沒有出來的話,你們記得提醒我。」

話音未落,蘇敗就越過兩人,推開天狼殿。

就在蘇敗即將邁入天狼殿中時,左冰方才開口道:「西門師兄,這些時日,不少師兄和師姐都送了不少東西,這些東西…」

「那些東西你們兩個自己收著就行,以我如今的實力,那些修鍊資源對我用處不大,對你們倒是剛剛好。」

左冰的話還未說完就被蘇敗給打斷,蘇敗抬步邁入天狼殿內,天狼殿緩緩緊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