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九百零四章 救援

第九百零四章 救援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6-07-12 05:22  字數:3361

血月妖異。本站更換新域名.首字母,以前註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猩紅色的月光如流水般緩緩淌落而下,落在蘇敗那一襲如雪的白衣上,襯托出一抹朦朧的的血色,蘇敗手持鐵劍凌空虛踏,如刀鋒般凌厲的眼神正直直盯著前方的妖魔,凜冽的肅殺之意在夜色中悄然瀰漫而開。

猿魔巨大的屍體一分兩半,鮮血衝天而起,將夜色染得更加的猩紅。

魔衍風抬起頭,冷峻的面龐上已是布滿了震驚之色,他目光略微有些震撼的在袁魔屍體上停留了數息,而後目光轉向蘇敗,冰冷的眼神頓時變得狂熱無比,」好強,他現在的修為恐怕已經踏入王道境了…太荒域年輕代中再無人是他的敵手,就算古荒帝朝的那幾位也不是他的對手…」

蘇敗的腳步很輕,彷彿是鵝毛落地般輕盈。

但蘇敗每踏出一步的時候,虛空中的妖魔就往後面退去數丈,這些妖魔害怕了,在蘇敗以一種雲淡風輕的姿態就解決猿魔之後,這些妖魔終於感到畏懼了。

這些妖魔雖然各個高傲無比,從骨子裡就看不起大荒的修行者,但它們並不是蠢貨,蘇敗能夠如此輕易的解決猿魔,那就意味著這名看似年輕的少年擁有著極端恐怖的實力。

石象眼神鄙夷的看著周圍的妖魔,冷笑道:「奶奶的,怕個卵,不過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而已,我就不相信以我們的實力連這毛頭小子都對付不了。」

「對,這乳臭未乾的小子再怎麼強,也無法以一敵眾。」

「誰說老子怕了,老子只是在想這隻爬蟲要給誰,如果我們一起出手的話,又要怎麼分配這隻爬蟲。」

「這簡單,一人嘗一口,嘖嘖,實力越是強的爬蟲,味道嘗起來就更加的鮮美。」石象輕笑道,璀璨的光芒帶著雄渾磅礴無比的力量波動自它那巨大的身軀上迸發而出,驅散了黑夜帶來的陰霾,璀璨無比,直攪九天,隱約間,光芒洶湧而動,似乎是出現了一頭極為龐大的巨象虛影,足足有百餘丈,將石象籠罩在內。

「法相神通…好你個石象,居然領悟你們巨象一族的法相神通,你隱藏的可是夠深的。」

?氣勢恢宏,一道道空間漣漪在虛空中迅速的泛起,磅礴無比的威壓瀰漫而開。

?其他妖魔都是神情錯愕的看著這道巨象虛影,看向石象的眼神中頓時多出了幾分討好之色,法相神通可謂是妖魔一族最恐怖的神通,是當初開創一族的大魔所領悟的,並封印在血脈中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但並不是所有的妖魔都能覺醒,除了那些血脈純正的妖魔,因此,一旦覺醒法相神通的妖魔,都會受到這一族的重點培養。

石象很享受周圍妖魔看他的目光,它俯視著下方的蘇敗,冷笑道:「小傢伙,你可是第一個能夠讓我動用法相神通的,你應該感到很榮幸…」

轟…

話音還未落地,石象徒然踏著虛空對著蘇敗俯衝而去,光芒涌動,籠罩在石象上的法相虛影也踐踏而出,攜帶著可怕滔天的力量漣漪,悍然沖向蘇敗,彷彿要將整個天地都要崩撞開來,說過之處,虛空都是劇烈的震蕩起來,其下方的大地更是沉淪下去,聲勢浩大。

咔…咔…

碎石崩裂,魔衍風頓時覺得一股磅礴無比的壓力籠罩而來,身子越發的沉重,他雙目正緊張的看著上方的那道白衣身影。

不徐不疾,蘇敗似閑庭漫步般,他抬眸,神色平靜的看著上方橫衝直撞而來的巨象虛影,他手指輕輕抬起,頓時,周遭天地間的靈氣彷彿受到某種力量的牽扯,向著這方天地匯聚而來,極為磅礴,一道道凌厲無比的劍意撕裂而出,攪動著漫天的靈氣,形成一道漩渦。

「大荒劍囚指…」

蘇敗輕聲喃喃道,昔日秋道武宗的大荒劍囚指在蘇敗手上展現出了巨大無比的威力,只見那道靈氣漩渦中,一道巨大的劍影撕裂而開,迅速的出現在天地間。

這道巨大的劍影彷彿是從無盡的戰場中破空而來,透著驚天的殺伐以煞氣,一道道紋路在其上蕩漾而開。

在這道巨劍虛影剛剛撕裂而出的剎那,整個天地猛然一顫,無盡的劍意在周圍的虛空中撕裂而出,將石象,連同巨象虛影都禁錮在其內。

「四道劍意鎖住四方區域,這或許是最完美的大荒劍囚指。」蘇敗在心中喃喃道,他的手指儼然已經按落,氣勢恢宏的巨劍虛影直接撕裂虛無,橫跨出百餘丈,下一瞬間就出現了在石象的上空,一劍斬落,可斷天穹。

「有兩百刷子,不過這不夠,還能破開我的法相神通。」

石象的身軀上光芒大綻,與它上空的巨象虛影融合在一起,頓時,巨象仰天長嘯,龐大無比的身軀對著斬落的巨劍劍影撞去,剎那間,天地劇顫,一種極端可怕的力量在巨象虛影上蔓延而開,彷彿風暴般,頃刻就已籠罩住方圓數百丈的天地。

二者悍然相撞,無數道漣漪激蕩而起,在巨象虛影上激蕩著,巨象虛影劇烈的震動著,彷彿要破碎開來,卻又堅固無比,久久不散。

目睹這一幕,石象內心暗鬆了口氣,先前蘇敗斬殺猿魔的那一幕實在是將他嚇倒了。

「還是差了些許火候,沒有將四道劍意完美的結合在一起,否則的話應該能破開這龜殼。」蘇敗很是不滿意自己這一指,他的身形儼然已經出現在石象的上空,看著下方的巨象虛影,雙眸微眯,凜冽無比的寒意自他身上,以及他手上的那柄鐵劍上瀰漫而開,一時間,籠罩方圓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