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八百九十九章 神血

第八百九十九章 神血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6-07-07 05:37  字數:3253

灼熱,無比的灼熱!

蘇敗有種置身於火爐中的感覺,他體內的鮮血此時變得滾燙無比。手機,平板電腦看小說,請直接訪問m.,更新更快,更省流量

這種突如其來的感覺讓蘇敗臉色微變,周遭天地間的血霧更是不受控制的對著蘇敗匯聚而來,蘇敗雙眸緩緩緊閉,很快,他就察覺到一股極端恐怖的波動在的血脈中瀰漫而開,這股氣息對蘇敗而言並不陌生,是那名劍道強者的氣息。

「怎麼回事?」蘇敗眉頭輕蹙,還不待他來得及思考時,兩道磅礴無比的威壓便是鋪天蓋地而來,籠罩住蘇敗全身,蘇敗雙眸猛地睜開,血蝠那巨大的身影在他眼中迅速放大著。

先前那隻血蝠的慘死讓這兩隻血蝠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眼前這名看起來弱不禁風的人族少年,體內所蘊含的力量足以讓它們隕落,因此它們再也不敢大意。

壓制住體內無所不在的灼燒感,蘇敗眼神也是微微一凝,他手中的鐵劍再次緩緩揚起,天地間彷彿是有著無數道劍鳴聲同時響起,劍鳴不休,一道道劍意在虛空中撕裂虛無而出,下一剎那,就在蘇敗的周身形成一道道可怕的劍氣風暴,瘋狂肆虐著。

這些劍氣風暴足足有百餘丈,綿延不休,彷彿天塹般擋在蘇敗的前方。

心劍之術…

劍隨心動,天地為劍。

以蘇敗如今的修為施展出的心劍之術,威力更甚以往。

轟隆!

巨大的羽翼劇烈振動著,罡風大陣,兩隻血蝠攜帶著滔天的威勢,狠狠的撞向劍氣風暴中,那一道道鋒利無匹的劍意斬落在血蝠的身軀上,鏗鏘作響,火星四濺,無數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徹而起,這兩隻血蝠竟能夠承受住劍氣風暴的衝擊,向著蘇敗逼進。

蘇敗看著前方欲要崩潰的劍氣風暴,眼中沒有任何的慌張,他手掌緩緩的抬起,而隨著他手掌的抬起,只見周遭的劍氣風暴驟然潰散,一道道凌厲無比的氣息在虛空中迅速凝聚,牽扯著方圓數百丈內的天地靈氣,短短瞬息,便是化作一道的劍影。

劍影上寒意流轉,幽光閃爍,凝聚著一股毀滅天地之勢,當頭便是對著最前方的血蝠斬落,一道道空間漣漪在虛空中迅速的放棄,幾乎在那血蝠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劍影就斬落在血蝠的身軀上。

一時間,四道截然不同,又極端恐怖的劍意氣息同時爆發。

一道巨大的裂痕自血蝠的頭顱處迅速浮現而出,鮮血狂濺。

這劇烈的痛楚讓這隻血蝠近乎暴怒瘋狂,「小兔崽子,老子原本是想直接將你生吞,現在老子改變主意了,老子要將你碎屍萬段,細嚼慢咽,喝的血,啃你的肉…」

「卡燁,這隻爬蟲是我的…」羽翼遮天蔽日,那隻身軀長達五十五餘丈左右的血蝠唰的一聲直奔蘇敗而來,距蘇敗不過數十丈的距離,只見天地間飄落的血雨立即匯聚而來,對著蘇敗的身體籠罩而去,尖銳的破風聲,不斷的響徹天空。

「呵呵…」蘇敗嘴角揚起一抹冷諷笑意,他平靜的望著那鋪天蓋地而來的血雨,在那血雨即將打落在他身上的剎那,蘇敗手中的鐵劍迸發出一道奪目的劍光,鐵劍驟然消失不見,連同蘇敗的身影。

「不…」與此同時,一道凄厲的慘叫聲在天空中響起。

百餘丈開外,蘇敗的身影迅速浮現而出,此時他手中的鐵劍正刺進後方那隻血蝠的頭顱中,由於先前心劍之術已破開這隻血蝠的血肉,蘇敗這一劍並沒有受到絲毫的阻礙,也不會受到任何的阻礙,數道凌厲無比的氣息在劍峰上凝聚。

砰…

四道凌厲無比的氣息在血蝠的身軀中洶湧而出,這隻血蝠只承受了短短兩息而已,身軀就承受不住那四道劍意的衝擊,爆炸開來,血肉紛飛,鮮血涌濺,化作血霧向著蘇敗周身匯聚而來,巨大的撕扯力自蘇敗體內蔓延而出,這些血霧順著蘇敗的毛孔,也不待蘇敗有所反應,就進入蘇敗體內,那種灼燒感也越來越強烈。

唰…

狂風大陣,前方那隻血蝠龐大的身軀化作一道流光對著天際直射而去,在它那巨大的眼瞳深處有著濃濃的恐懼湧現。

「媽的,那些混蛋不都說在這片區域內的爬蟲都是脆弱不堪,隨便吹口氣都能將這些爬蟲都吹死…」

接連兩隻血蝠慘死已經讓這隻倖存的血蝠感到強烈的危機感,就算爬蟲的味道再怎麼鮮美,它也不得不壓制住這股念頭,撤離此地。

蘇敗神情一愣,看著那瘋狂逃離的血蝠,輕笑道:「我有那麼可怕嗎?不過既然來了就留下來,太魔禁區中埋葬了無數的妖魔,你死在這裡,註定不會太孤單。」

唰…

鐵劍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蘇敗手中,與此同時,瘋狂逃竄的血蝠只感覺到一股凌厲無比的氣息正鎖住它的身軀,冰冷無比,它雙翼越發瘋狂的振動著,周遭的血雨在他後方瘋狂匯聚,形成一道足足有百丈大小的雨幕,矗立於天地間,似屏障般,能抵禦住後方的任何攻勢。

只是那種被殺機鎖住的感覺並未在血蝠心中消散,反而越來越強烈,它好似意識到了什麼,龐大的身軀在虛空中猛地止住,看向正前方。

在那裡,虛空蕩漾,一道道漣漪在虛空中泛起,緊接著,一柄銹跡斑斑的鐵劍自虛無中暴射而出,唰的一聲,便已射向血蝠,劍峰刺在它的頭顱上,在以往它引起為傲的肉身在此時脆弱的像張白紙般,竟抵擋不住鐵劍的鋒利,咧一聲,鐵劍半截劍身就已沒入血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