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八百九十一章 風雪中的故事

第八百九十一章 風雪中的故事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6-06-29 00:16  字數:2409

生命中的全部偶然都是命中注定,這一切稱之為宿命。

蘇敗並不認為他和初雪的相遇是所謂的宿命,這更像是陰謀的初始,當初他想不明白為何在他選擇隱退翠雲峰的時候會有那麼多人在半路埋伏刺殺他,現在他想明白了,這一切或許是眼前這位漂亮不像話的女子安排的,她想藉助自己的手,帶初雪進翠雲峰,讓初雪出現在謝曉峰的面前,讓謝曉峰出手為其續命。

而事實,事情的發展正如女子所安排的那樣,否則她今日也不會出現了。

「為什麼?」風雪中,蘇敗的眼神越發的冰冷,宛若綠水湖畔上吹刮而過的冷風般,冷冽刺骨。

「沒有為什麼,她的出現就是為了承載我父親的劍道而出現,這是她的宿命…」女子的聲音漸漸變得冰冷起來,柳眉間的媚意頃刻間蕩然無存,更多的則是冷漠,但她看向初雪的眸子中卻露出些許憐憫,只是很快就消散。

「宿命…」蘇敗嘴角掀起一抹嘲諷的笑意,他攥住初雪的手更緊了,看向謝曉峰。

謝曉峰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歲月的滄桑爬滿了他整張臉,卻掩蓋不住他雙眸中涌動的冷意,這些年的他看起來就像手無縛雞之力的老人,他舉步維艱,但他終究是這世間近神的人,剎那間,方圓數千丈內的風雪都停了,連那劍鳴聲,不安分的古劍都安靜了下來。

謝曉峰緩緩抬起頭,看著風雪中的那柄古劍輕嘆道:「他都已經放棄了,你這又是何苦…」

女子螓首微低,輕聲道:「我父親是因為尊夫人而放棄那一劍,但他心中卻從未放棄過劍道…他的劍道不能斷絕。」

女子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但即便是這樣,蘇敗依然能夠感覺到女子話語中的憤怒以及不甘,但這並不是她可以肆意利用初雪的理由。

謝曉峰沉默了會兒,說道:「你父親的劍道已是殺戮劍道的極致,他知道這座江湖已經容納不住他的劍道,所以他放棄了那第十五劍…」

「這座江湖為何容納的下你,卻容不下我父親的劍道呢?」女子嘴角露出一抹譏諷的笑容,這是她第一次對謝曉峰露出不恭敬的神色。

「你已經走上邪路了,看在故人的情分上,你走吧!這裡沒有這柄劍的主人,這座江湖裡面也沒有這柄劍的主人。」謝曉峰的聲音徒然加重,重的連遠處的翠雲峰都輕顫了下。

這時候的謝曉峰,已不是那默默無聞的老人,而是那一言就可以讓整個江湖都要震動的神劍山莊的主人。

在這座江湖中,沒有人敢違背謝曉峰,至少現在還沒有出現過,這也是為何這麼多年沒有人敢踏進翠雲峰打擾謝曉峰。

女子嘴角泛起譏諷的笑容更盛了,她的步伐不徐不緩的走向初雪,對於謝曉峰的話聞若未聞,輕聲道:「你應該比誰都清楚那劍道種子的可怕…在它蘇醒的時候就意味著她已經成為這柄劍的主人,這是她的宿命,縱然是你也無法改變,來,孩子,到娘親這裡來,娘親帶你走上你該走的路。」

女子的聲音宛若魔音般,盤旋在初雪的耳旁,她雙眸中僅存的膽怯盡數消散,她的目光變得空洞,她的神情變得木訥,攥住蘇敗的手也隨之鬆開。

「初雪…」蘇敗臉色微變,低頭看著身後的初雪,眼中有著無盡的憤怒湧向,此刻的初雪給他一種無比陌生的感覺,陌生的讓他近乎窒息,更是心疼。

滴答…

一灘嫣紅在初雪的胸前化開,染紅了素衣,滴落在地上的雪上,也融化了她腳下的積雪。

蘇敗轉過身看著初雪,眉宇間有著風雪掩蓋不住的殺意。

風雪中,初雪素衣染血,臉色慘白,鮮血緩流,看著很讓人心疼,但她臉色卻面無表情,看向蘇敗的眼中就像是空氣般,她朝前走去,邁出了一步,這一步,讓天地的溫度驟然下降,一股凌厲無比的劍意氣息自初雪的體內徒然迸發而出,就像來自地獄九幽中的陰風般,在天地間怒吼著,整個天地間的風雪都倒捲起來,凄厲怒號著。

砰…砰…

受到這股劍意的衝擊,蘇敗朝後退出數步,眼中透著濃濃的震驚,此刻的初雪再也不是一纖弱無力的小姑娘,好似一尊從地獄深淵中歸來的劍神般,舉手投足間都有著可怕無比的力量。

「劍道種子完全復甦,父親畢生的劍道修為已經被她所接納了。」女子玉容上湧出興奮至極的神情,她手中的古劍也再次震動起來,掙脫開她的手,划過虛空,落在初雪的身前,輕聲低鳴著,很是興奮。

謝曉峰沉默看著初雪那從胸前淌落到地上的鮮血,神情悲憫,這一天,他在很早的時候就已經知道會來臨,這些年他使勁渾身解數欲重新封印住初雪心臟中的劍道種子,一一都失敗了,這也間接的說明了,他的那位宿敵是多麼的可怕。

「今日,我父親的劍道重現江湖…孩子,你不叫初雪,你真正的名字叫燕傾雪,燕十三的燕,儘管你再也沒有了思想,也沒有了任何的情緒,但你卻能做到將你祖父的劍道重現當日的榮光,孩子拔起你眼前的劍…擊敗謝曉峰,讓他知道,讓這座江湖的人都知道,燕十三的劍才是這座江湖中真正的第一…」女子的神情漸顯瘋狂,她看向謝曉峰的眼神中儘是恨意,是他殺了她的父親,奪走了屬於他父親的榮耀,今日,她就要藉助她女兒的手,將這一切重新奪回來。

忽然間,女子的聲音嘎然而止。

在女子的咽喉處,一片薄弱的雪絮在她那猶如羊脂般細美的脖頸處划過,緊接著,她的脖頸處多出了一道極細的劍痕,鮮血狂涌,濺滿了那張絕美的臉頰,卻掩蓋不住那臉頰上瘋狂的神情。

噗通!

女子身體緩緩倒地,整個天地徒然變得死寂下來,雪也再次飄落。

蘇敗看著初雪那空洞的雙眸,聲音沉重,「初雪她…還能恢復過來嗎?」

「不能!」謝曉峰輕微一嘆,看向初雪的眼中儘是憐惜之色,「初雪的身體從小就不好,又沒修行,就算燕十三的劍道種子完全復甦了,她也承受不住太久…也許是半月…兩三月,這時刻對他都是煎熬…我們若是不想讓她繼續煎熬的話,只能…」

「殺了她!」蘇敗打斷了謝曉峰的話,這場風雪,更冷了……未完待續。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