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八百九十章 找一把劍的主人

第八百九十章 找一把劍的主人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6-06-29 00:16  字數:2388

江湖上姓燕的人很多,漂亮的女人也很多。

但很少有些眼前這位女人,容顏如同桃花般妖異,狹長如柳葉般的細眉透著一股驚人的媚意,眼眸中時而泛起的漣漪看的人心頭蕩漾,她款款而來,修長的嬌軀在一襲得體的紫色衣裙下襯托的窈窕有致,遠遠望山下就像風雪中的一珠紫色葯蓮般,動了翠雲峰,也亂了這場風雪。

蘇敗沉默不言,靜靜看著款款而來的女子,他不認識姓燕的人,也不認識像女子這般漂亮的女人。

風雪中有兩座草屋,一座是蘇敗的,一座是謝曉峰。

很顯然,這女子是來找謝曉峰的,她徑直的走向謝曉峰所在的草屋,路過蘇敗旁,她的目光明顯一頓,不是落在蘇敗身上,也不是蘇敗身後的草屋,而是初雪身上。

初雪有些怕生,躲在蘇敗身後,探出半個頭看向女子,怯聲道:「你找誰?」

「找一把劍的主人。」女子面若桃花般綻放出笑容,輕輕吟間驅散了風雪中的寒意。

「劍?那是什麼?」漆黑如寶石的眸子中透著不解,初雪側過頭,好奇的看向蘇敗,這個表情就像她第一次知道綠水湖中的游魚可以用來煮湯時的表情。

蘇敗眸子微低,他的目光停留在女子露在衣袖外的手上。

這是一柄握劍的手,蘇敗看的出來。

「那是和大灰狼一樣可怕的東西,能吃人。」蘇敗輕輕揉著初雪的頭,這個動作已經成為他的習慣,只不過好年前他都是蹲著身或者彎著腰才能碰到初雪的頭,現在已經不用了。

「那好可怕,我們這裡怎麼會有那東西?」初雪怯聲道,那表情可愛極了,至少在女子眼中是這樣。

女子臉上的笑意更濃,她佇立在草屋前,對著草屋微微行禮,沉聲道:「先生…這些年過的可好?」

「你不應該來的…也不該來…」一道年邁無力的聲音在草屋中響起,搖曳在風雪中。

風雪下的草屋顯得搖搖欲墜,屋內十分的黑暗,謝曉峰緩緩走了出來,他沒有看向屋前的女子,而是看著雪地上那道道清晰的足跡。

那足跡很普通,就像普通人踩在其上留下來,但在謝曉峰眼中這些足跡又不普通。

蘇敗順著謝曉峰的目光看去,目光微凝,眼中露出些許詫異,只見那些足跡並未因為風雪而掩蓋,反而越來越明顯,一道道凌厲無比的氣息自其上瀰漫而開,撕開上方的風雪,無雪可落。

女子淺笑嫣然,她解下背後的包袱,緩緩攤開,一柄古劍映入蘇敗的視線中。

鏗…

一道清脆的劍鳴聲驟然在風雪中驟起,亂了這場風雪。

這是一柄樸實無華的古劍,但其上卻瀰漫著滔天的劍意,那劍意讓整個天地都為之變色,風雪倒卷。

但就是這樣的一柄劍,卻是安靜的躺落在女子手中。

「這是燕十三的劍。」謝曉峰的眼睛微眯,看不出任何的情緒波動,他好似是對女子說,又像是說給蘇敗聽。

「燕十三!」蘇敗神情微變,這個名字他聽說過,也不曾忘記過,在這個江湖,如果有誰能夠與謝曉峰相提並論的話那就只有一個叫燕十三的人。

鏗…

一道悠揚的劍鳴聲自草屋中突兀響起,這草屋是蘇敗的。

昏暗的草屋中,一柄布滿灰塵的古劍靜靜的躺落在床榻前,此時輕輕震動著。

那柄古劍是謝曉峰的劍,蘇敗還不曾歸還於謝曉峰。

女子修長的手指輕輕撫過劍身,最後握住劍柄,劍還未出鞘,她也沒有拔出來,她轉過身,目光噙著些許柔和看向蘇敗身後的初雪,輕聲道:「孩子,它等了你十五年…」

蘇敗身體猛地一顫,目光帶著些錯愕看向謝曉峰,帶著幾分詢問的意味。

「它等我」初雪雙手緊緊攥著蘇敗的衣角,那古劍上瀰漫而開的劍意讓她害怕。

蘇敗看著沉默的謝曉峰,皺著眉頭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風雪中,謝曉峰年邁的身體彎的更低了,好似承受不住上方飄落的雪花,他目光有些無奈的看著蘇敗,旋即看向初雪,眼中有著風雪掩蓋不住的疼愛以及心疼,他緩緩道:「還記得十五年前你抱初雪回來的時候,我曾說就算以我的修為為她續命,初雪最多也是挨過十年…而到現在,初雪卻還安然無恙的活著…」

蘇敗沒有打斷謝曉峰的話語,只是他大手不由握住初雪的小手,看來,這些年謝曉峰還是隱瞞了他些什麼。

喧雜的風雪中,謝曉峰的聲音有些低沉,被風聲漸漸掩蓋住,「初雪的心臟已經枯竭,我續了她十年的命已經是極限…但在她的心臟中卻封印著一顆種子,我這些年輸入進她心臟內的真氣盡數都被那種子所吸收,讓那種子漸漸復甦了,初雪枯竭的心臟也漸漸好轉了,所以她才能活到現在。」

「什麼種子?」蘇敗隱約間有種不好的感覺,這種感覺特彆強烈。

「劍道種子。」回答蘇敗的是那名女子,女子捧著古劍對蘇敗以及初雪款款而來,她所過之處,方圓數丈內的風雪盡數停止,凝固在半空中。

初雪的身體顫抖的越厲害,攥著蘇敗的手,低聲道:「爹爹我怕…」

「初雪別怕,有爹爹在。」蘇敗輕聲安撫著初雪,抬起頭,目光凌厲如刀鋒般看向款款而來的女子,冷聲道:「帶著你的劍給我滾…」

女子對於蘇敗的話語宛若聞若未聞,輕笑道:「你就不問我是誰的劍道種子嗎?那是我父親的劍道種子,在她出生的時候,我們就將那劍道種子封印在她體內…只是這世間沒有人能夠承受住那劍道種子,除非有著和我父親相媲美的劍道宗師出手相助,或者沒人能夠接受劍道種子後還能存活下去,更不用說激發起那劍道種子。」

「恰好,這世間有這一人,他叫謝曉峰…」

這女子姓燕,那麼她的父親肯定也是姓燕。

江湖很大,劍客也很多,其中不乏姓燕的。

但讓人記住的卻只有一人,那人叫燕十三。

蘇敗猛然意識到,十五年前他和初雪的相遇,並不是命運的安排,而是陰謀的初始。

這風雪驟然大了起來,初雪眼中的怯意漸漸消散,逐漸的變得冰冷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