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八百八十九章 初雪微晴

第八百八十九章 初雪微晴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6-06-25 12:46  字數:2439

雪後,翠雲峰變成了銀裝素裹的世界,瓊枝玉葉,粉裝玉砌。

整個天地都沉浸在寧靜之中,但蘇敗的此刻的心境卻不寧靜,他瞪著雙眸正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謝曉峰,並非是口中茶水帶來的苦澀,也不是懷中嬰兒的啼叫聲,而是謝曉峰先前的一番話。

「殺了她…」謝曉峰的聲音就像草屋外吹刮而過的冷風,凜冽刺骨。

蘇敗沉默許久後才緩緩開口道:「為什麼?」

「不殺了她難道還要將她養大成人嗎?別忘記了她的父親是死在你手上,儘管是她父親自找的,這也無法掩蓋你殺了她父親的事實。」謝曉峰目光平靜的看著那嬰兒,那嬰兒有著一雙漆黑如寶石般深邃的眸子,又清澈無比,好似察覺到謝曉峰的目光,嬰兒竟是停止了哭啼,咯咯笑了起來。

「這不是殺她的理由,我可以將她送到一戶普通人家。」蘇敗搖了搖頭,雙眸直直看向謝曉峰。

謝曉峰幽幽一嘆,蒼老枯瘦的雙手朝蘇敗懷中的嬰兒伸去,輕輕抱起嬰兒,嬰兒又莫名的哭啼起來,淚眼婆娑,那雙水靈靈的眸子正看著蘇敗。

「她餓了…」蘇敗說道,只是他不知道像嬰兒這般年紀是應該喝奶還是吃什麼。

「不。」謝曉峰搖搖頭但沒有說什麼,接著他解開嬰兒的衣服,讓她的身體暴露了出來。

蘇敗的眼神徒然變得凌厲起來,凜冽刺骨的殺意在他的身上瀰漫而開,就連放在桌上的那柄古劍也是輕輕顫抖起來,一股滔天的殺氣在屋內瀰漫,使得屋內的溫度更低了。

「哇…」嬰兒好似被蘇敗的殺意所嚇倒,哭的更加厲害了。

蘇敗立即收斂起自身的殺意,眉頭卻依然緊皺著,沉聲道:「她還是個孩子,誰會對她如此歹毒。」

嬰兒的身體應該如陶瓷般精緻,肌膚如雪,白裡透紅,光滑細膩。

但這嬰兒的身體現在全身的肌膚沒有一寸是完整的,到處都是傷口以及爛肉,甚至可以看到慘白的白骨。

蘇敗不知道,嬰兒是怎麼存活到現在的。

「我可不認為那人會是她的父親…」蘇敗沉聲道,語氣極為肯定。

「或許吧!」謝曉峰輕輕系起嬰兒的衣服,枯瘦的大手輕輕按落在嬰兒的肚子上,一股柔和無比的力量在他的指尖涌動著,泛著淡淡的白光,最終,融入嬰兒的體內,嬰兒的啼叫聲也嘎然而止。

蘇敗問道:「她還能活下去嗎?」

「能,只要她在翠雲峰就能,雖然她的心臟已經枯竭,不過以我的修為想要她續命還是可以的…只是時間並不是很長,可能兩三年,可能十年…」謝曉峰抬起頭看著蘇敗,想了想道:「你如果想讓她活著,那就只能自己養著她。」

「那就養著她。」蘇敗看到嬰兒那安靜下來的臉龐,他的心也漸漸安靜了下來,這是他不曾有過的,他出劍時心都沒這麼靜過。

自此之後,綠水湖畔又多了一座草蘆屋。

江湖從來不會因為誰而黯淡,就算他曾經是多麼的傳奇。

蘇不敗的事迹,在那一夜後就已成傳說,因為,那一日後蘇敗就再不曾踏出翠雲峰。

蘇敗也不曾記得自己在翠雲峰待了多長時間,正如他不記得曾看過多少次日升日落。

蘇敗只記得來翠雲峰後,這裡下了七百二十八場雪。

翠雲峰的雪景很美,銀裝素裹,白茫茫的天地中一抹璀綠格外唯美。

但這並不是蘇敗記住下雪的原因,原因很簡單,每當下起雪的時候,初雪那孩子就會痛的睡不著覺。

初雪,是那嬰兒的名字,有名卻無姓,名字是謝曉峰起的,理由很簡單,這孩子來翠雲峰的時候,正值那年冬天的第一場雪。

那理由,蘇敗無法反駁,但蘇敗知道,初雪那孩子很喜歡這名字。

「又是一年冬天…」晨曦破曉,蘇敗望著綠水湖畔凝結而出的一層薄薄的冰層,眉頭不由一皺,以前他喜歡下雪,更喜歡聽雪花飄落的聲音,但也不代表他不喜歡下雪,只是不喜歡冬天下雪,當然,不下雪的冬天他也是喜歡的,他喜歡在暖冬時,泡一壺淡茶坐在綠水湖畔前垂釣。

綠水湖的水清澈剔透,看起來並不適合垂釣,因為水清則無魚。

相反,綠水湖的魚非常多,因為無論是那翠雲峰還是那遠處的兩座草蘆屋,平時都很安靜,沒人驚擾到這綠水湖中的游魚。

不過游魚雖多,蘇敗卻很少釣上魚,因為初雪不喜歡,每次垂釣的時候,初雪都蹲在他的旁邊,雙手托著下巴,雙眼好奇的看著水中的游魚,每當有魚兒上鉤的時候,她都開心的笑出聲,最後嚇跑了魚兒。

垂釣的時候需要安靜,否則會驚擾水中的魚兒。

這一點,蘇敗懂得,謝曉峰也懂得,但沒人告訴初雪。

所以,初雪覺得魚兒上鉤的時候就應該笑,因為開心。

歲月如梭,時光流逝,春去冬來,翠雲峰又下了幾百場雪,至於具體到多少場雪,蘇敗記不清楚了,慶幸的是初雪還在。

謝曉峰曾言初雪命不長,最多只能活十年。

事實證明謝曉峰他錯了,他低估了初雪的意志力,也低估了他自己的修為。

十六歲,這是初雪自己告訴蘇敗的,她說她現在應該十六歲了,十六歲的初雪很美,她擁有著一張極美的俏臉,但她的眼睛更美,如同琉璃般。

「十六年了…」蘇敗走出草蘆屋,今年的冬天來的格外的早,還未真正的入冬,一場大雪便一夜灑落在大地,把翠雲峰上都染白了,那些還未掉落的枯葉都被凍結在其上。

這十六年,蘇敗的心境就如那凍結的綠水湖般寧靜,他這些年未曾握過劍,也未曾修行過,儘管他出現在這裡的理由是為了感悟謝曉峰的劍意,但現在他卻有些不願離開這裡,這裡,很安逸,沒有大荒的光怪陸離,沒有過多的風箏,沒有江湖的腥風血雨,有的只是一名沉默寡言的老人,還有一名漸漸長大的女孩,以及遠處的那座翠雲峰、綠水湖。

這裡,蘇敗很喜歡,也正是因為喜歡,他不曾去刻意的領悟謝曉峰的劍意或者劍術,因為他知道,一旦他領悟了,那麼這裡就會如同雲煙般消散。

但蘇敗這平靜的生活也很快結束了。

下雪後的翠雲峰,在今年冬天迎來了一位客人。

女人,是一位姓燕的女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