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八百五十六章 江湖、草屋、劍(

第八百五十六章 江湖、草屋、劍(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6-06-21 10:47  字數:2332

為何道基?

在大荒無數修行者中,道基境方才是真正修行的開始。

而王道境就是修行中的第一步,可謂一步登天。

在太荒域,倘若你修為突破至王道境的話,那麼只要你願意就能在古荒帝朝中封侯拜相,這也是為何古荒帝朝號稱萬王之朝,足足數十萬王道境修行者,雄踞東玄域。

轟隆隆…

這是一片狹長無比的深谷,巍峨的山嶽環繞在四周將其掩蓋住,一條條有著如天龍般的瀑布從周圍巨峰上宣洩而下,砸落在山谷中,那轟隆隆的巨聲令整座山谷都輕顫著。

瀑布飛濺,無數水汽瀰漫,看上去蒙蒙一片,卻依稀能看見一道身影正靜靜的盤坐著。

「此處可算的上天塹之地,方圓數百里內都是被群山所環繞,又有無數妖魔骸骨出沒,氣息繁雜無比,就算是那些入侵的妖魔路過此處也很難發現我的氣息。」蘇敗雙眸緩緩閉起來,他已經壓制不住體內那滴精血所化的能量,轟的一聲,那股雄渾的能量在蘇敗體內爆發而開,所過之處立即是帶來猶如刀割般的痛楚。

在這種痛楚下,蘇敗能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經歷著驚人的變化。

一縷縷蓬勃的生機自這些能量中溢出,漸漸融入蘇敗的血肉以及骨骼中,彌補他先前燃燒體內生機所帶來的暗傷,那他慘白的頭髮在此時也漸漸變得烏黑起來,似墨。

感受著體內的變化,蘇敗心境反而越發平靜下來,唯我劍訣悄然運轉,凌厲無比的劍意在他的四肢百骸中撕裂而出,撕扯著他的血肉,劇烈的痛楚再次淹沒他的神經。

唯我劍訣的修鍊可謂是自虐的修行,以劍氣洗滌己身,以劍意淬鍊己身。

蘇敗不知道那名男子給予他的妖魔精血內蘊含著多麼濃郁的生機,他唯一肯定的是,這滴妖魔精血內蘊含的生機以及能量足夠讓他如此瘋狂的修鍊以及揮霍,一縷縷劍意撕扯著蘇敗的血肉,在其經脈以及血肉、骨骼上留下無數道傷痕,但很快這傷痕就被極為濃郁的生機所滋潤,雄渾無比的氣血融入蘇敗的血肉中,使其越發恐怖。

與此同時,唯我劍訣運轉後,肆虐於蘇敗體內的那股雄渾能量也順著蘇敗的經脈運轉而起,融入劍意,最後化作一道道無比的真元,灌注至蘇敗的丹田中,蘇敗的丹田氣海正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擴張著。

道基境為何是修行真正的開始,因為在這一境界的修行者會時刻將自身的精血不斷的精鍊,壯大自身氣血,也只有自身精血內所蘊含的能量越恐怖,今後凝聚的金丹才越可怕。

這只是突破王道境的其中一個條件而已,還有一個條件就是真元,只有擁有足夠雄渾的真元才能凝聚出金丹。

按照宣揚崖當初對王道境的注釋,將精血、真元以及自身的靈魂力量匯聚,精氣神合一,三者凝聚出一枚金丹,而後丹田氣海變化為紫府。

儘管對於王道境,蘇敗沒有任何的經驗,不過他有宣揚崖的修鍊心得,對於道基境如何突破至王道境並不陌生,現在他唯一要做的就是突破如今的瓶頸。

「常人為何修鍊到王道境後,要突破至王道境都需要一個漫長無比的時間,那是因為他們需要淬鍊自身精血,壯其血氣…需要漫長時間的積累,而我,鯤鵬帝血、饕餮精血,加上這妖魔精血,我體內的精血足以,如今尚缺的就是真元…」蘇敗呼吸漸漸均勻,唯我劍訣運轉周天的速度越來越快,只見得流淌在他體內的能量正以一種霸道無比的方式煉化為蘇敗的唯我劍元,轟隆隆的灌注至蘇敗的丹田氣海內,那丹田氣海也以一種瘋狂的速度擴張著。

就這樣,蘇敗正式進入閉關之中,衝擊瓶頸。

不過這閉關的時間並不是很久,一日後,蘇敗緩緩的睜開了雙目,只見得雙眸中猶如是星辰般璀璨的光芒浮現,一股極端強悍的波動在蘇敗體內席捲而開,四周的瀑布則在此時攔腰斬斷,許久之後,方才再繼續墜落下來。

「恭喜宿主修為提高至半步王道…」系統冰冷的聲音在蘇敗腦海中響起,蘇敗臉上露出一抹滿意的笑容,才將這股能量煉化了三分之一而已就突破了先前的瓶頸,如果將其完全煉化的話,那麼要衝擊王道境不難。

想到這,蘇敗再次緊閉,他要一鼓作氣,藉助此處契機,凝聚金丹,開闢紫府。

但就在此時,一道悠揚的劍吟聲在蘇敗的腦海中響徹而起,化作驚天餘音在他腦海中不斷回蕩著,同時蘇敗的視線也漸漸的模糊起來,直至陷入無盡的黑暗中。

這種突如其來的變化,蘇敗已經經歷過幾次,他並不陌生,暗呼道:「終於來了…」

翠雲峰,綠水湖畔,神劍山莊,謝曉峰。

黑暗漸漸消散,蘇敗原本以為再次見到謝曉峰的時候會是在那一場宿命之戰上,那是謝曉峰與燕十三的宿命之戰。

這只是蘇敗的猜測。

當黑暗消失時,出現在他視線中卻是一片風景如畫的山水間,翠雲峰依舊翠綠,綠水湖依舊波光粼粼,只是比起當初更加的平靜。

但,那昔日氣勢恢宏的神劍山莊卻儼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倒塌的屋檐,青藤縈繞,狂草瘋長,掩蓋過那片曾經淌血的青石階,埋葬掉那曾經無數修行者為之嚮往的山莊。

順著記憶中的路線,蘇敗先前走去,走了數百餘步,走到一塊看似恢宏的石壁前,他伸手拉開密密麻麻的青藤綠葉,依稀看到石壁上刻著的大字。

只不過刻在其上的字不知經歷多少風雨的洗禮,曾經鮮艷無比的漆早已消散,蘊含在其字間的劍意早已泯滅,但依稀能看出這些模糊的字眼,神劍山莊。

蘇敗驀然抬起頭,順著陽光墜落的方向望去,在那猶如廢墟的山莊中,一絲絲竹音聲搖曳而出,蘇敗抬步聞聲而去,踏過青階,踩碎古瓦,最後,出現他視線中的是一座草盧屋,靜靜的矗立在陽光中。

還有一道身影,有些駝背、年邁。

「謝曉峰…」蘇敗輕聲喃喃道。

那道身影好似聽見了,緩緩轉身…未完待續。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