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八百三十七章 遺迹墳墓(上)

第八百三十七章 遺迹墳墓(上)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10-02 08:51  字數:3063

「真是有趣,一個來自普通宗門的人居然能夠在皇道境級別天目族屍骸的追殺下倖存下來,這傢伙倒是有些能耐,道門的趙信死在他手中不算太冤。,」同時間,在山谷正中央的一座石殿內,數道身影站在其上,平靜如同幽潭的目光遙遙注視著蘇敗所在的方位。

出聲的是一名約莫二十六七歲左右的男子,他的面龐頗為英俊,一頭如墨的長髮隨意的披在雙肩卻掩蓋不住他那臉頰處蔓延而出的森然凜冽,特別是他的雙眸,透著刺骨的凌厲,隱約間有著刀光流轉而過。

這是一名修鍊刀道的修行者,他的名字在古荒帝朝中人盡皆知。

昊帝,古荒帝朝第二的天才刀道修行者,被古荒帝朝刀帝稱為百年必問鼎皇者的翹楚。

「能夠在大炎皇朝中脫引而出自然是有些能耐,只可惜修行時間尚短,否則比起在座的諸位都不遑多。」在石殿正中央的高台上,一道身姿曼妙的倩影款款走下來,她身淺色素裙,雖說女子臉頰有著薄紗遮掩,但依舊掩蓋不住近乎完美的臉頰弧線,清眸似水,狹長的雙眉間有著一點紅砂,為其平添幾分嫵媚。

琅珠淚,帝皇榜第三,一位讓無數古荒帝朝青年才俊為之瘋狂的女子。

「琅珠淚姐未免太高看他了,他的年齡與我相符,領悟宗師級別的劍意固然了不起,但論真正實力的話,我還是有把握戰勝他。」

「於我而言,我尚且都不敢斷言再多修行幾年能有昊帝哥、玄苦哥、琅珠姐你們這樣的成就。」在昊帝的左側,一名血色衣袍的男子輕笑起來,他的模樣極為的清秀柔和,嘴角微抿時使得他的整張臉龐顯得更加柔和。甚至有些陰柔,不過就是這位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溫和青年,讓太荒域中無數青年才俊敬畏不已。

鎮獄公子,太荒十公子最年輕的存在,也是最有潛力的存在,毫不懷疑。再給他數年修行的時間,他絕對可以成為太荒十公子中最強的存在,沒有之一。

鎮獄公子的目光不著痕迹的掃過款款而來的琅珠淚,眼眸深處有著不加以掩飾的愛慕以及狂熱。

「哼…小子,琅珠淚可是我的女人。」昊帝眉頭微微皺起,冷哼一聲,整座石殿內的空氣在此刻徒然驟降,凜冽的刀意突兀而現,瞬間鎖定住鎮獄公子的身形。

「咯咯…我琅珠淚何時是你昊帝的女人。你休要玷污的我的名聲。」銀鈴般的笑聲響起,款款而來的琅珠淚正饒有興緻的看著昊帝,打趣道:「等你什麼時候問鼎帝皇榜第一,那時才有資格追求我,當然,你要是有玄苦師兄的魅力,那就另當別論。」

話音未落,琅珠淚的美目便是掃向一旁的一道魁梧身影。這道身影如同山嶽般橫亘於這片天地間,僅僅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卻給人一種極大的壓迫感。

玄苦,帝皇榜第四的存在。

好似未察覺到琅珠淚的目光,玄苦始終閉著雙眼,剛毅的面龐上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昊帝哥,你可說錯了,琅珠姐可不是你的女人。他是我們古荒帝朝無數青年才俊的夢中女神,當然,有朝一日,他將成為的女人。」直視昊帝那凜冽的目光,鎮獄公子神色從容輕鬆。絲毫沒有將周圍的刀意放在眼裡,旁若無人的對琅珠淚傾訴愛慕之意。

「你是皮癢了嗎?」昊帝不怒反笑,眼中露出些許戲虐的笑意,看向鎮獄公子,「還是你覺得這次在太魔禁區中得到的修行傳承太多,想要拿出來僥倖我了?」

聞言,鎮獄公子眼神難得一變,捂住自己的芥納戒,輕笑道:「昊帝哥說笑了,就我這點修行傳承怎麼入的了你法眼。」

「蚊子再小也是肉…」昊帝似笑非笑道。

這話一出,鎮獄公子神色更加的緊張,他可是知道眼前這主的性子,往日里就是仗著自己的實力,在古荒帝朝中沒少干那些燒殺搶奪的事情,甚至有些宗門都是直接被他滅門,理由只是他看上了對方的修行功法,想拿來借鑒觀摩下。

琅珠淚語笑嫣然道:「咯咯…你就別嚇唬這小子了,瞧他那緊張的樣子。」

「毛還沒長齊就想學人裝深沉,還敢想老子的女人。」昊帝嘴角微撇,不屑的看了鎮獄公子一眼。

自知實力不如前者,鎮獄公子訕訕一笑,語峰一轉,道:「趙信是死在他手中,那麼原本在趙信手中的那枚上古靈鑰應該是落在他手中了,要不要將那枚上古靈鑰搶過來?」

昊帝淡淡道:「搶過來又有怎麼樣,要開啟這座遺迹墳墓可是需要十二枚上古靈鑰,太魔禁區這麼大,我們如若要逐個去找的話,得等到什麼時候才能開啟遺迹墳墓。」

「說的也是,不過那小子的實力不錯,他此番隱瞞自己的身份前來,顯然也是盯上了遺迹墳墓中的傳承…」鎮獄公子好似想到了什麼,眼中露出一抹戲虐的神色,輕笑道:「要不我將這小子的行蹤告訴道門的妖,聽說,趙信死後,妖可是近乎暴走,甚至揚言要讓道陣宗、大炎皇朝的人為其陪葬,如若他得知這位還活著的話,應該會迫不及待的出手為趙信復仇,到時我等也能看上一場好戲。」

「你小子平日里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沒想到一肚子的壞水…這事情不急,我等如若要破開遺迹墳墓禁制的話,就需要藉助眾人的力量,那小子的實力不錯,死了倒是有些可惜,還不如先留著他一條命,讓其參與進來破開禁制,待到禁制崩潰,遺迹開啟,再揭露他的身份。」昊帝雙眸微眯,嘴角蔓延出一抹危險的弧度。

「你倒是好算計…一旦那小子的身份暴露的話,就算遺迹開啟,妖要做的事情就是解決那小子,而不是進遺迹墳墓,不然讓那小子逃離的話,諾大的太魔禁區,也足夠他躲藏起來,那時,太荒域戰結束,出了太魔禁區,他也不好給趙括交待。」琅珠淚嫣然笑道,笑顏如花,那桃花般的狹長雙眸透著些許嫵媚,看的鎮獄公子一陣口乾舌燥。

「趙括?以妖在道門中的地位,完全不用看趙括的臉色。留著那小子,只是想狠狠噁心妖一下,是要替道門找回場子臉面,還是以遺迹墳墓為主。」昊帝微微搖頭,眼中卻是露出一抹異樣之色,目光徒然後方的石台。

在那裡,一道清冷孤傲的倩影正慵懶的端坐其上,對於他們的談論,始終聞若未聞,雙眸無神放空的盯著石殿的頂端。

昊帝盯著那道優雅若仙的身影,眼角餘光卻是掃過一旁的玄苦,昊帝似笑非笑道:「我可是聽說,太魔禁區剛剛開啟後,她為了道門的這個小傢伙出手過,也正是她的出手,才讓那小傢伙在王道境級別巨獸的追殺下活了下來。」

這話一出,鎮獄公子和琅珠淚臉色微微一變,都是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那道身影。

在他們的印象中,帝霓裳的性子極為淡漠,古荒帝朝的青年才俊都未曾讓她注目過,而如今,她竟然會主動出手,相助蘇敗,這無論是在鎮獄公子還是琅珠淚看來都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難道這妮子春心萌動了?」琅珠淚咯咯笑道,放眼整個古荒帝朝年輕代中,也只有她敢這麼調侃帝霓裳。

鎮獄彷彿聽到了笑話,輕笑道:「這怎麼可能,我古荒帝朝那麼多青年才俊都不入霓裳姐的眼裡,就憑那小子,他有這資格嗎?」

「這倒也是,霓裳不知道讓太荒域多少天才翹楚為他神魂顛倒,不過到目前為止都沒見過她對什麼男子注意過。」琅珠淚幽幽道,她在古荒帝朝中受無數青年才俊的追捧,但她知道,比起帝霓裳她還是有所不如,無論是姿色、地位還是實力,表明上看起來,她和帝霓裳齊名,實際上卻是,帝霓裳對於那些人是遙不可及的存在,而自己是尚且有一絲希望,這也是昊帝為何屢次眾目睽睽之下揚言要追求自己的原因。

不過,就算明知道帝霓裳不是因為看上蘇敗而出手相助,琅珠淚還是對那位道門的劍道修行者起了好奇…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