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八百三十三章 王道可期

第八百三十三章 王道可期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9-23 03:25  字數:3000

昏暗古老的宮殿內,巨大的黑色石頭矗立在正中央,通體呈現出幽墨光芒,滔天煞氣自其上瀰漫而開,使得原本就有些壓抑的宮殿顯得更加的壓抑,針落可聞。

砰…砰…砰…

就在這時,死寂的黑色巨石內徒然響起了沉悶的聲音。

緊接著一道可怕的氣息自黑色巨石中席捲而出,橫掃整座宮殿,鯤鵬那憤怒的咆哮聲伴隨響起:「可惡,那小傢伙居然是古之天朝的族人,體內竟蘊含著古之天朝的氣運之勢…」

鯤鵬的聲音中充斥著不甘以及憤怒,為了今日,他可是足足等待了數十年,甚至不惜動用自身的鯤鵬帝血,而如今,他不僅僅損失了兩滴鯤鵬帝血,連同他的殘魂都潰散了。

「白白便宜那小子,本座那滴鯤鵬精血將他的肉身淬鍊的不亞於王道境修行者,加上本座殘魂中所蘊含的能量,一旦他能將之煉化的話,王道可期…」

「不過就算問鼎王道,在本座眼中依舊是小螻蟻」

「哼!本座縱橫太荒域數千年,從未吃過如此大虧,待本座現世那一天就是你的死期。」

……

破敗的廢墟中,亂石堆砌,一道消瘦單薄的身影盤坐其上。

蘇敗感受著體內那雄渾無比的能量,臉上露出些許興奮之色,「好雄渾的能量,不愧是帝道境修行者,就算只是一縷殘魂都擁有如此雄渾的能量。」

「最難能可貴的是這些能量極為的精純溫和,蘊含著極為濃郁的生機,對於我如今的身體而言無疑是最好不過的。」蘇敗心神微動,唯我劍訣當下便是運轉起來,而後,鯤鵬殘魂所化的能量嘩啦啦的呼嘯而出,自蘇敗的丹田氣海中席捲開來,充斥在蘇敗的四肢百骸中,一點點的滲透進蘇敗的身體,融入蘇敗的肌肉、骨骼經脈中。帶來一種酥酥麻麻,飄飄欲仙的感覺。

崩裂的骨骼、破碎的經脈在此刻迅速修復起來,待到蘇敗經脈、骨骼恢復如初的時候,這雄渾磅礴的能量竟是融入蘇敗的精血中。使得蘇敗的氣血更盛,好似浩瀚之海,滾滾不休。

當然,也有部分能量在唯我劍訣的運轉下,被蘇敗煉化成唯我劍元。源源不斷的湧入蘇敗的丹田氣海中,被它盡數吞納,而隨著丹田氣海這般瘋狂的吞納,蘇敗的氣海立即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擴張起來。

「這些能量比起功點值所化的能量都不遑多讓,倘若我能夠將之全部煉化的話,我的修為就算無法踏入半步王道,也能接近半步王道…」

蘇敗緊閉著雙目,臉上的興奮之色漸漸收斂起來,神色凝定,完全沉浸在修鍊蜘蛛。催動著唯我劍訣不斷將能量煉化。

但蘇敗又不是純粹將這些能量煉化成自己的唯我劍元,更多的則是用來淬鍊他的肉身。

「只有足夠強悍的身體才能容納更多的能量…」蘇敗心中喃喃道,這是他始終堅持的修鍊方式。

時間,便是在蘇敗這種案件的修鍊下,一日日的流逝,而在這數日中,勾陳區可是熱鬧不已,隨著帝道境強者遺迹墳墓的消息傳開後,太魔禁區中所有隊伍的注意力幾乎都集中在勾陳區中。

沒有人能夠抵擋的住帝道境強者遺迹墳墓的誘惑,就算古荒帝朝的那些天才翹楚也不例外。

因此。短短几天功夫,整個勾陳區可謂是匯聚了此次太荒域戰的所有隊伍,強如道門的妖、夢傾城、帝霓裳等人也紛紛現身。

但這些人的出現並沒有給眾人帶來過大的震動,這些能來是在他們意料之中的事情。而在意料之外的事情便是道門的趙信,竟是死在大炎皇朝一位名不經傳的少年手中。

這事情一傳開,蘇敗立即聲名大噪。

「道門的趙信…在太荒十公子中也算是翹楚的存在,竟死在他手中…」

「他能夠殺死趙信,豈不是意味著他的實力已經凌駕於太荒十公子之上…」

「只可惜,他如果在太荒域戰中倖存下來的話。必名動太荒,甚至太荒十公子中必有他的位置。」

「這世間可沒有那麼多可惜,放眼過去,死在太魔禁區中的天才可是不計其數。」

「死了就是死了,只可惜趙信的上古靈鑰在他手中,失去那枚上古靈鑰,那座遺迹墳墓是絕對不會被開啟的。」

「只可惜道陣宗的那兩名修行者,我聽聞連妖都開始親自追殺那兩人。」

「這肯定的,畢竟趙信是死在道陣宗手中,他們道門可謂是臉面丟盡,還不找回場子。」

此刻的勾陳區很亂,無數隊伍大打出手,他們出現在這裡,其一是為了那座帝道境修行者的遺迹墳墓而來,但也有不少隊伍有不同的心思,打了其他隊伍手中的玉牌。

而這一切與蘇敗沒有任何的關係,在這幾日中,蘇敗一直都在修鍊,煉化體內的能量,也幸好這裡處於勾陳區最核心的地帶,無數凶獸橫行,很少有隊伍來這,蘇敗的修鍊沒有受到任何的干擾。

在這幾日中,蘇敗的丹田氣海足足擴張了兩倍有餘,那自蘇敗體內瀰漫而出的真元波動也達到一種極端強悍的地步。

不過,殘留在他體內的鯤鵬力量還是十分的雄渾,蘇敗卻沒有催動唯我劍訣將之煉化,而是將這些能量淬鍊自己的身體,隱約間,蘇敗肉身的強悍都已經到了讓蘇敗心驚膽跳的地步。

「恭喜宿主的修為突破至道基九重巔峰境界…」系統的聲音在蘇敗的腦海中響起,蘇敗的雙目在此時緩緩的睜開,而隨著他雙目的睜開,兩道凜冽的光芒如同凝聚成劍芒般自蘇敗雙眸中暴射而出,他目光所觸及之處,虛空都是蕩漾起道道漣漪。

「道基九重的修為,短短數日而已,我的修為竟接連突破,這也算是因禍得福了,否則以我的修鍊速度,想修鍊至道基九重的話恐怕也得一年半載的時間。」蘇敗長長的呼了口氣,如今他的修為,已經能夠和動用鯤鵬咒神印的狀態相媲美了,但此時的他卻比那狀態強了太多。

「此時就算是遇見初階的王道境修行者,我也有七八成的把握將其擊敗。」蘇敗的唇角響起一抹滿意的笑容,比起他修為的暴漲,他肉身強度的提高才可怕,此時,不亞於王道境修行者的肉身。

「鯤鵬那老傢伙還真是好算計,竟想奪舍…幸好我體內的血脈神通道紋覺醒,白白得了這一造化。」蘇敗雙眸再次緊閉,心神微動間,他全身的血脈頓時沸騰起來,一股磅礴的威勢自蘇敗的體內瀰漫而開,奪目璀璨的光芒迸發而出,逐漸的變幻成一道皇座虛影。

古老的金色紋路銘刻於皇座虛影上,通體瀰漫著一種壓迫的威勢,但讓蘇敗皺眉的是,原本盤踞在皇座上的金龍虛影已經消失了。

蘇敗知道,自己這所謂的血脈神通道紋之所以能夠壓制住鯤鵬的殘魂,恐怕大多數程度都是因為那道金龍虛影。

「萬萬沒想到這具身體內蘊含著血脈神通道紋…不過我從未聽聞過蘇贏有血脈神通道紋的存在,難道我體內的血脈神通道紋是來自倒霉蛋的母親?」蘇敗雙手結出一道古老的印法,盤踞在上空的浮屠皇座立即潰散開來,蘇敗盯著那漫天搖曳的光芒,眼露沉思,「不對,按照鯤鵬的說法,能夠擁有這樣神通道紋的人,大多數都是古之天朝或者超級宗門的修行者,而倒霉蛋的母親只是西陀爛柯殿的聖女,放在太荒域中,西陀爛柯殿也只能算是二流勢力而已。」

蘇敗苦思許久也沒想出個合理的解釋,到最後他直接不想,在他看來,能覺醒神通道紋無疑是件好事,對他無害。

「如果幾日前,我還沒有資格逐鹿那座遺迹墳墓的話,那麼現在,那座遺迹墳墓,我蘇敗勢在必得,我如今已踏入道基九重,如果得到那座遺迹墳墓傳承的話,王道可期,問鼎王道!」想到這,蘇敗的眼神變得如同刀鋒般凜冽,「鳳冥…出來混的遲早要還的,你做好準備了嗎?」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