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八百二十五章 窮追不捨

第八百二十五章 窮追不捨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9-06 03:20  字數:3175

轟隆隆!

天地俱顫,磅礴無匹的威壓如同洪水般自天穹盡頭處宣洩而下,碾壓一切,方圓數萬丈的天地都是籠罩在這威壓下,林木轟然倒塌,山川搖搖欲墜,皇道境級別的威勢漸漸蔓延而開。¥℉,

在轟然倒塌的山峰中,一道道身影倉皇的暴掠而出,不敢有絲毫的停留。

在威壓最深處,一道渾身縈繞著煞氣的腐屍,踏著天搖地動的步伐凌空而來,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漣漪在他的腳下蕩漾而開,若是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這道腐屍所踏之處的虛空甚至呈現出凹陷下去的弧度。

那股威勢讓宋幽獄等人都有種置身於冰窖中的感覺,冷汗已經浸透了他們全身。

只有真正面對這具腐屍的時候,才能感受到這具腐屍有多麼的恐怖,那磅礴雄渾的力量幾乎可以碾壓一切的存在,讓他們徒生絕望。

死亡,宋幽獄嗅到久違的死亡氣息,雙目直直盯著前方那道漸漸遠去的身影,懊悔的情緒如同雨後春筍般在他心頭瘋狂的滋長著,當初如果他不是選擇臣服鳳冥,那麼也會落得今日這樣的下場,但他知道,就算時光倒回,他也會做出今日的選擇。

要怪,只能怪蘇敗,誰能想像的出僅僅只有弱冠之齡的他會有如此恐怖的實力。

「媽的…早知道他有這實力,老子臣服於他又何妨,受他控制又何妨…」

宋幽獄面露苦澀,體內的真元瘋狂的運轉起來,甚至不顧這般運轉真元是否會讓經脈受損,他心中只剩下一個念頭,那就是以最快的速度逃離這裡,他知道。誰落後,那麼就會成為腐屍的下一個獵物。

洛神虛和白長恨此時也正全力運轉體內的真元,他們和宋幽獄的修為相差無幾,但明顯在身法的造詣上稍勝一籌,速度也快上不少,短短數息就拉出數丈。

看著擦肩而過的洛神虛和白長恨。宋幽獄面色劇變,後方那漸漸湧來的威壓讓他身體變得沉重起來,他知道,很快,那具腐屍就要趕上來了。

「我不能死在這裡…整個宋家都對我給予厚望,父親甚至不惜觸犯家族法規為我挪動更多的修鍊資源,我絕對不能死在這裡,絕對不能讓父親對我的努力付出東流。」

宋幽獄面色徒然變得猙獰起來,黑色鐵柱自他雙手間閃現而出。青筋暴起,宋幽獄森然的目光鎖定前方的洛神虛和白長恨,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掄起黑色鐵柱,這道如山嶽般的黑色鐵柱暴射而出,對著白長恨和洛神虛砸去。

呼…

尖銳的破風聲攜帶著一股駭人的壓迫感籠罩而來,洛神虛和白長恨臉色劇變,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宋幽獄居然會在此刻出手。甚至一出手就是動用全力,讓他們反應不及。只得控制周身的真元,在後方形成一道真元護罩。

砰…砰…

金鐵之聲猶如驚雷般響徹,粗壯如山嶽的黑色鐵柱一舉擊潰白長恨和洛神虛的真元護罩,狠狠的砸在兩人的後背上,緊接著,兩道讓人頭皮發麻的低沉悶聲響起。白長恨和洛神虛兩人身形都是踉蹌的向前傾去,面色潮紅,一口鮮血噴濺出來。

「兩位為了我和公子就暫且犧牲下,幫我和公子拖住這具腐屍片刻,事後。公子必會對兩位的家族有所重賞。」宋幽獄咧嘴一笑,滔天的煞氣自他體內席捲而出,他的雙目變得猩紅無比,身形化作一道血影自洛神虛和白長恨兩人間穿梭而過,但很快,宋幽獄臉色徒然變得慘白起來,只見得一片漫無邊際的火海自前方洶湧而來。

在這片火海中,無數道顏色不一的火焰匯聚在一起,形成火鳳虛影,這火鳳虛影猶如火神般盤旋在火海的正中央,其上瀰漫而開的恐怖溫度讓這方天地間的靈氣都變得灼熱起來。

就是這道火鳳虛影,如同天塹般橫亘於天地間,擋住了宋幽獄的去路。

「爾等替我阻擋腐屍片刻…待太荒域戰結束後,我必會重賞爾等的家族。」鳳冥的聲音在火海中漸漸蕩漾開來,他的身形卻已掠出百餘丈。

聞言,宋幽獄面色慘然,他算計白長恨和洛神虛,豈會想到,自己等人也會被鳳冥所算計,當做棄子,當他又別無選擇,眼前這片火海以及那道火鳳虛影擋住他的去路,今日他在劫難逃,只能出手替鳳冥阻擋腐屍的步伐,這樣的話,他宋家至少能得到些許補償。

穩住身形,白長恨和洛神虛目光都是掃過前方烈火衝天的火海,眼神黯然,旋即,略顯譏諷的看著宋幽獄。

「媽的,當初我若不是聽你的慫恿,又豈會背叛西門吹雪,選擇臣服鳳冥。」洛神虛雙手緊握,面露懊悔之色,眼神如同嗜血的凶獸般盯著宋幽獄,當初就是宋幽獄慫恿他背叛蘇敗。

宋幽獄轉過身,眼露譏諷,譏笑道:「臨死關頭說這些有什麼用,你洛神虛如果真有眼光的話豈會因為的慫恿而背叛他。哼,今日之舉只能怪你們咎由自取,以其抱怨還不如好好想如何應付這具腐屍,難逃一死,怎麼也得給家族爭取點利益,也不負家族這麼多年的培養。」

應付腐屍?

白長恨和洛神虛紛紛轉過身,望著遠處踏空而至的腐屍,都是面露絕望之色,在皇道境面前,他們的修為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單單皇道境的威壓就是他們不能輕易承受的。

吼…

腐屍仰天咆哮著,滔天的煞氣在天際處洶湧澎湃,狂暴的能量化作風暴席捲而開,撕裂這方天地,這恐怖的威勢讓宋幽獄三人有種置身於地獄深淵的感覺,他們試圖反抗,但卻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