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八百一十八章 黃雀(上)

第八百一十八章 黃雀(上)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8-23 06:41  字數:3139

璀璨的星光攜帶著磅礴無比的力量宣洩而下,盤踞在星光中的巨獸虛影張牙舞爪的呼嘯而來,數股毀滅萬物般的可怕聲勢蕩漾而開,使得蘇敗周遭的虛空都劇烈的震動起來。

特別是這數座道陣首位相接時,蘇敗只覺得自身置身於囚牢中,璀璨的星光在蘇敗眼瞳中急速放大著,而他卻是紋絲未動,眉心處原本有些黯淡的鯤鵬咒神印在此刻瀰漫出幽光,使他本來就有些妖異的面龐顯得更加邪魅。

「可惜了…」天地間不少修行者都在輕聲惋惜,以蘇敗先前展現出來的實力足以媲美太荒十公子,如果他能夠在此戰中倖存下來的話,必然成為太荒十一公子,名動太荒域。

「父皇說的對,我還是小覷了他的實力…只可惜這樣的利劍不能掌握在我手中。」鳳冥臉上也是露出些許惋惜之色,蘇敗展現出的實力足以讓他動容,甚至他心中都不禁產生了要出手相助蘇敗的念頭,讓後者對自己產生感激之情,但很快,這個念頭就蕩然無存。

在鳳冥看來,比起蘇敗,趙信手中的那枚上古靈鑰更重要。

魔衍風雙手緊握,青筋暴起,雙目直直盯著遠處那一幕。

好似察覺到魔衍風的異樣,宋幽獄咧嘴笑道:「魔衍風,你可不要壞了公子-︾的計劃,就算你出手的話你以為能夠救下他?反而,你不僅僅暴露我們的蹤跡,自己也會死在趙信這個仇敵手中。」

聞言,魔衍風神情黯然,幽幽一嘆。

「黃道十二宮道陣嗎?咯咯,我猶記得當初道門那一代的翹楚都能凝聚出十座道陣,此人作為年輕代的翹楚才凝聚出這些道陣。道門果然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夢傾城嘴角掀起一抹笑意,一股恐怖無比的氣息自她體內洶湧而出,她玉手輕輕在虛空中一點,一道璀璨的光暈自她的指尖處擴散而開,最後化作一道光罩將她隊伍所在的山嶽籠罩在內,周圍匯聚而來的巨獸被阻擋於光罩之外。

虛空中。趙信眼神如蛇般毒辣的盯著那道即將被星光所淹沒的身影,黃道十二宮道陣可是他道門最強的道陣,也是他最強的底牌,當初他就是憑藉著這道陣將一名半步王道的修行者轟殺,而眼前,蘇敗的修為不過道基六重,就算展現出不亞於道基八重的實力,但在趙信看來依舊不夠看。

「不知死活的傢伙,能夠死在我的黃道十二宮道陣手中也算是你的殊榮。只可惜鳳冥未來,否則今日死在道陣下的就是他了。」趙信森然笑道,目光掃向周圍的山川,眼中露出凜冽的殺意,他雙手再次結印,玄奧的印法在他的指尖變化不斷,緊接著,五座道陣在他以及其他分身的身前凝聚而出。化作五道流光,拖曳著可怕的威勢。對著夢傾城以及凌天風等人的位置呼嘯而去。

趙信這是要將獸潮徹底掀起,讓那些人也置身於獸潮中,至於蘇敗,在星光徹底將那道身影淹沒的剎那,就已經是死人了。

只是,在這五座道陣掠過天際的剎那。趙信眼瞳猛地一縮,眼神略微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那片星光肆虐的虛空。

夢傾城、鳳冥諸多修行者也是有所感應,眼神都有些變化。

星光瀰漫,道陣凌空,只見在那裡無數道凌厲的劍光撕裂而出。白茫茫的劍氣如同銀河宣洩般,橫掃而出,直衝雲霄。

整個天地都是白茫茫的劍氣,無數星光在劍氣下崩潰開來,一道白衣身影再次浮現在眾人的視線中,白衣如雪,好似謫仙臨塵般。

磅礴雄渾的力量在蘇敗體內洶湧澎湃,蘇敗抬眸看向上空的五座道陣,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旋即他手中的鐵劍揚起,天地間無數道劍鳴聲驟然響起,蕩漾於天地間的劍氣都是瘋狂燃燒起來,化作劍火呼嘯,遠遠望去勾動整個天穹,聲勢浩蕩。

「給我破了…」蘇敗輕聲喝道,手中的鐵劍徒然刺出,漫天的劍火匯聚而來,化作五道璀璨的劍光,撕裂過虛空,下一刻,直接是在無數道震動的目光中,重重的與那道陣悍然相撞。

撞擊的剎那,方圓百丈內的虛空都是動蕩起來,可怕的能量風暴橫掃。

在場所有人的眼睛都是眨都不眨,直直望著這一幕,而後,他們的眼瞳猛地一縮,只見那五道星光瀰漫的道陣在此刻劇烈的振動起來,巨大的裂痕蔓延而出,短短瞬息,便是轟的一聲,徹底崩潰開來。

趙信的神情在此刻徒然劇變,凝重之色充斥著他整張臉,特別是察覺到蘇敗體內那洶湧澎湃的力量時,趙信眼中第一次出現了驚懼之色,「道基八重巔峰…」

「這怎麼可能?他先前不過道基六重而已,難道是血脈神通道紋?」電光火石間,趙信就做出了選擇,撤離,蘇敗展現出的實力已經超乎他的想像,儘管他還有些底牌,但現在可沒有把握擊殺蘇敗,而一旦被蘇敗拖住的話,到時就要面對獸潮的襲擊,這代價,他承受不住。

唰…唰…唰…

趙信身形朝後急速退去,雙手同時結印,玄奧的道印在他周圍盤旋,再次化作道陣顯現,不過並非是黃道十二宮道陣,而是一道七品道陣,天地山河道陣,巍峨的山峰以及浩瀚的川流虛影在他前方浮現而出,如同天塹般橫亘於天地間。

「現在才想走,晚了。」看著急速後退的趙信,蘇敗手中的鐵劍再次迸發出璀璨的光芒,白衣如雪,凌空虛踏,如同九天之上墜落凡塵的流星般,掠過天際,破開一切阻隔,那股凌厲的鋒芒讓在場的修行者都是為之心顫。

在他們眼中,此刻的蘇敗彷彿化作了降臨凡塵的劍仙般。

一劍飛仙,也不過如此。

咔嚓…

整個虛空在蘇敗這一劍下都是動蕩起來,橫亘於蘇敗前方的天地山河道陣剛剛顯現的剎那就是被這一劍所撕裂開來,這一幕震撼不已,看上去,就像整個天地被這劍所撕裂成兩半。

嘶…

如果蘇敗一劍破開黃道十二宮道陣讓趙信驚懼的話,那麼這一劍可謂直接將他嚇破了膽。

身體微微有些顫抖著,趙信直接放棄繼續結陣,全力的朝後退去,他知道,他凝聚出的道陣根本無法擋住此人的步伐,他心中只剩下一個念頭,以最快的速度向下方的傳送道陣衝去,而後啟動道陣離開此地。

「哼,到時就算你劍術通神,我倒你是如何抵擋那無窮無盡的獸潮。」趙信眼中掠過一抹戲虐之色,只是他剛剛退出數十丈的剎那,身形便猛然止住,因為他察覺到,一道道可怕無比的劍意自他的後方撕裂而出,化作劍風,這些劍風匯聚在一起,形成一柄巨劍虛影,直指趙信的後背,鋒芒在背,趙信冷汗直冒。

但讓趙信感到膽顫心驚的是前方那道墜落而來的劍光,快到了極致,優雅到了極致,在他眼中迅速放大著,他想躲閃,但是他身體還未做出反應時,這一劍就已經到了。

噗…

血染碧空,趙信右手下意識的捂住自己的脖頸,滾熱而又潮濕的鮮血淌滿了他的右手,他微垂著眸子,看著鮮血從脖頸處迸濺而出,喉嚨出發出一陣嘶啞的聲音,「我會在下面等…著…你…」

一劍劃開趙信的脖頸,璀璨的劍光歸於虛無,蘇敗的身形直接與趙信擦肩而過,如雪的白衣上沒有染上一滴血跡,白的有些刺目,一連串的血花自劍峰上淌落。

轉過身,蘇敗手中的鐵劍再次揚起,斬落,凌厲的劍氣呼嘯而出,斬斷趙信的胳膊,蘇敗左手隨意一抓,趙信手中的芥納戒直接被他抓落在手中,心中喃喃道:「作為道門年輕代的第一人,身家底蘊應該不會差…」

不過蘇敗並不急著查看趙信的芥納戒,而是轉目看向其餘道門修行者。

目睹趙信的慘死,這些人直接被嚇破了膽,見蘇敗望過來,這些人極為有默契的朝不同的方向退去。

蘇敗淡淡一笑,手中的鐵劍化作流光暴射而出。

無上御劍術,百丈獨尊。

噗…噗…噗…

如同一朵朵盛開的血色玫瑰,在虛空中綻放而開。

瞬息的剎那,這些倖存的道門修行者都是死於蘇敗劍,鮮血染紅了天際,彷彿只剩下那一道白衣身影…

這震撼的一幕,讓目睹這一幕的修行者呼吸都是不受控制的變得急促起來……

趙信死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