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八百零九章 敲打

第八百零九章 敲打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8-07 07:42  字數:3064

殘月如鉤,妖異的月光如血水般自天際宣洩而下,使得整個天地看起來顯得陰森無比,特別是蟄伏於群峰間的峽谷更如同凶獸巨嘴般,悚然無比。

此時這座峽谷內,那片空曠的山石上,數道身影靜靜的盤坐著,他們都是閉著雙目,天地間的靈氣正不受控制的向著這些身影灌注而去,使得這些身影內涌動的氣息越來越雄渾,特別是其中一道血色身影,在他的胸前有一道猙獰的劍痕,依稀可慘白的骸骨,但他的氣息卻是這些人裡面最為雄渾的。

就在這時,這名青年雙眸悄然睜開,眼神略微有些不甘的看著前方山石上端坐的一道身影,那是一名白衣少年,原本就顯得有些邪魅的面龐在月光的映襯下顯得更加妖異,此時,這名白衣少年呼吸均勻無比,一松一馳間便有著可怕的能量波動自他體內擴散而開。

「很不甘嗎?主上不過弱冠之齡便有著不亞於半步王道的實力,雖然你貴為神閣年輕代第一人,但追隨這樣的天才翹楚也不會辱沒了你的身份。」好似察覺到神罰公子的異樣,曹峰雙眸緩緩睜開,面龐上噙著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看著神罰公子,直到現在他還是有些難以置信,堂堂的太荒十公子之一的神罰公子就會臣服於主上,加上白秋水等人,自己團隊的實力無疑得!到了飛躍的提升,陣容可謂相當的豪華,就算比起古荒帝朝的那些隊伍也不遑多讓。

「嗯…」神罰公子絲毫不掩飾臉上不甘的神色,懊悔道:「他的實力確實可怕,但先前我如若不輕敵的話,直接和秋水師兄聯手的話,那時鹿死誰手可還不一定…」

聞言。曹峰臉上的笑意更盛,微微搖著頭道:「你就這麼確定你和白秋水聯手可以擊敗主上?」

「他到底有多強?」白秋水雙眸也徒然睜開,眼神帶著些許沉思看向正在修鍊的蘇敗,自始至終,蘇敗給他的感覺都是從容不迫,雲淡風輕。彷彿世間沒有什麼事情可以讓他動容。

曹峰目光掃過在場的眾人,在這些人的臉龐以及眼眸中他都看到了一絲不甘以及無奈,他知道得敲打敲打這些人,免得這些人做出愚蠢的事情來,淡淡道:「很強,我先前不是說了,主上的實力可是不亞於半步王道,甚至媲美王道境修行者。」

「媲美王道境修行者?王道境修行者和道基境修行者的差距如同鴻溝般不可逾越,雖然他…」鳳紅魚美眸中閃過一抹懷疑之色。不過當提到蘇敗的時候,鳳紅魚還是硬生生的改了稱呼,道:「雖然主上他動用了禁術,其修為直逼道基七重巔峰,或許憑藉他的宗師劍意以及劍術,能夠媲美半步王道,但相比王道境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半步王道!說到這裡的時候,鳳紅魚心中便是湧出一股無力。誰能想到眼前這名人畜無害的少年竟擁有如此恐怖的實力,自己當初竟還想將此人拉入自己的隊伍。「鳳冥和神罰公子的實力不相伯仲,如果鳳冥和他動手的話,恐怕落敗的十有八九是鳳冥,當初我們這些人還是看走眼了。」

面對鳳紅魚的質疑,曹峰淡淡一笑,眼角的餘光掃過在場眾人。見眾人都是一副頗為贊同的表情方才開口道:「在我們遇見你的時候曾遭遇過一場獸潮,數以千計的天目族屍骸以及一隻剛剛晉陞王道境級別的天目王族都覆滅在主上的手中,你覺得主上的實力比起王道境還有差距嗎?」

「獸潮?天目王族?」白秋水和神罰公子眼瞳皆是猛地一縮,目光直直盯著曹峰,好似要看出曹峰是否在開玩笑。

「這怎麼可能?先不說天目王族。就說數以千計的天目族屍骸,普通半步王道境級別的修行者遇見都得暫避其鋒芒。」鳳紅魚俏臉驚疑不定,美眸難以置信的望著前方那道有些單薄的身影。

「不管你們信不信,但這就是事實。」曹峰淡淡道,他的語氣徒然變得凌厲起來,「原本這件事情沒經過主上的同意,我是不該告訴你們的,而現在我告訴你們,只是想給你們一個提醒,千萬不要做出一些愚蠢的事情,就算連愚蠢的想法都不要有,否則的話你們會死的很慘…諸位都是各個勢力的翹楚,能夠在同輩中脫穎而出無疑證明了你們的不凡,就這般隕落的話未免太可惜了,東玄域戰,那才是舞台,只要我們好好輔佐主上,以他們團隊的實力想要獲得東玄域戰資格的話,輕而易舉。」

話音未落,曹峰便是再次閉起雙眸修鍊,他知道,只要不是蠢貨的後都能明白為何自己這般廢話的緣故。

而此時,無論是神罰公子還是白秋水都是露出一副沉思之色。

「罷了…在太荒域戰結束前,我就臣服於此人,只要這小子沒有誆我的話,太荒域戰結束後,我就可以讓師傅懇求老祖出手,解決我體內的種雷印符,那時候,他就無法威脅到我。」神罰公子收起眼中的不甘,目光卻是細微打量著蘇敗的身體,「他的肉身強度比起我還要稍差些許,唯一棘手的就是他的劍術、劍意以及禁忌之術,就不知道他還有什麼手段,竟能擊殺天目王道級別的屍骸。」

此時此刻,無論是神罰公子還是白秋水,不管他們心中有多麼的不甘,但都承認了自己如今的身份,蘇敗的追隨者。

「太荒十公子之一的神罰公子、實力媲美公子級別的白秋水,加上凌駕於公子級別以上的西門吹雪,這個團隊的實力已經不亞於太魔禁區內任何隊伍的存在。」鳳紅魚美眸中泛出些許異彩,眼神若有所思的掃過在場的眾人,心中喃喃道:「一支隊伍有六人的話,那麼現在可以確定的人有曹峰,白秋水,神罰公子,也意味著我還有機會進入其中…」

想到這,鳳紅魚不由怦然心動,她選擇依附於神罰公子,不就是為了能夠獲得東玄域戰的選拔資格,從而提高自己在大炎皇朝中的地位,而如今,眼前的蘇敗顯然比起神罰公子更適合以赴,在這一剎那,鳳紅魚心中對臣服於蘇敗的抗拒和不甘蕩然無存。

太魔禁區的夜晚時而死寂的可怕,時而熱鬧無比,斷斷續續的獸吼聲自天際處不斷回蕩著,幸好蘇敗等人所在的峽谷周圍是座天然的道陣,因此,整整一夜他們都沒有受到任何巨獸的襲擊。

黎明破曉,微弱的曙光撕開妖異的血色雲層,打落在蘇敗的臉龐上。

蘇敗雙眸緩緩睜開,感受著體內更加凝練的真元時,臉上不由露出一抹笑意,他站起來,扭動著有些僵硬的身體。

蘇敗剛剛一有動靜,正在修鍊中的曹峰等人紛紛蘇醒過來,對著蘇敗行禮道:「主上…」

「做的不錯…」蘇敗看向曹峰似笑非笑道,雖然他昨夜都在修鍊,不過對於周圍的一切動靜都掌控在手裡,曹峰的那番話自然也落進耳里,對於曹峰搬出自己的實力來敲打白秋水等人,他可是相當的贊成,他也知道無論是白秋水還是神罰公子都是迫於情勢臣服自己,雖然自己掌握了他們的性命,但難免這些人會有所小動作,必要的敲打還是需要的。

聞言,曹峰心中頗為激動,他可是知道,蘇敗很少表揚人,先前他還在擔心會不會太魯莽,將蘇敗的真正實力泄露,現在看來是自己太過擔心了。

「多餘的廢話我就不多說了,我希望在場的諸位都能夠認清楚自己現在的身份,隨我征戰太魔禁區,到時,以我們團隊的實力,想要在前八支隊伍中佔據一席之地還是很簡單,甚至可以再奪取一支隊伍的資格。」蘇敗目光掃過在場的眾人,凌厲的如同劍峰般,撕開灰濛濛的天際,刺向眾人的心頭,眾人都是微低著頭,無人敢直視蘇敗的目光。

見此,蘇敗很滿意。

突然,蘇敗好似想到了什麼,看向神罰公子,輕笑道:「我有些事情想要問你…」

「主……上請說。」神罰公子還是有些不習慣稱蘇敗為主上。

「夢傾城的實力如何?她所修習的功法以及她的血脈神通道紋是什麼?」蘇敗腦海中不禁浮現出一道俏麗的身影,輕聲問道。

夢傾城!

神罰公子神情一怔,旋即眼中掠過一抹訝然,這傢伙難道是要對夢傾城下手了?未完待續……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