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百九十一章 殺戮皇庭

第七百九十一章 殺戮皇庭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7-10 00:31  字數:3255

鮮血迸濺,染紅了天穹。△,

曹峰的怒吼聲在此時響徹而起,雙腳猛地一踏,腳下的山石轟然崩潰,其身形猶如流光般衝天而起,對著蘇敗的身影衝去,只是有一道光芒比起曹峰更快。

唰…

凄厲而又尖銳的破風聲在曹峰耳旁響起,曹峰眼瞳猛地一縮,在他的視線中一道血色的光芒正破開虛無而現,攜帶著一股霸道無比的氣息,讓曹峰感到心驚膽顫。

「這是…」曹峰目光直直停留在這道血色的光芒上,方才看清楚這道血色光芒的真正面目,這是一柄猩紅無比的箭支,在其尾巴有著鬼臉浮現,猙獰無比,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曹峰一步跨出,身軀直接橫亘於箭支的正前方,他的雙手迅速的結印,星光瀰漫,厚重而又雄渾的氣息在虛空中宣洩而開,一座龐大的道陣赫然出現在他的正前方,這是土曜道陣。

巍峨的山嶽虛影在土曜道陣中凝聚而出,厚實無比。

在七曜道陣中,土曜道陣的攻勢並不是最強的,但它的防禦能力卻是最強的。

鐺…

猩紅色的光芒瞬間既至,那冰冷的箭矢悍然撞上山嶽虛影,頓時可怕的能量風暴席捲而開,虛空動蕩,緊接著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漣漪裂痕在土曜道陣上蔓延而出,在曹峰凝重的目光中,自己這座土曜道陣才持續不到瞬息的功夫就崩裂開來。

猩紅的箭失帶著無匹的鋒芒,對著他身後的蘇敗暴射而去。

「血魂箭…」近在尺咫,曹峰想起這道箭支是什麼。

血魂箭,這在太荒域中可是讓無數強者聞風喪膽的存在,這是殺戮皇庭的象徵性代表,數百年以來。殺戮皇庭的殺手憑藉這血魂箭不知讓多少名強者隕落。

而這血魂箭出現在這裡,也就意味著在暗中偷襲的人是殺戮皇庭的修行者。

「媽的,這麼快就被殺戮皇庭的修行者給盯上…「曹峰面色陰沉,毫不猶豫的運轉起體內的血脈神通道紋,璀璨的金光自他體內洶湧而出,化作一道金色奪目的塔影緩緩而現。將曹峰的整個身體籠罩在內,曹峰雙腳一踏,整個身體直接對著那道血魂箭支撞去。

他這是要替蘇敗擋住這道箭支,他知道,以蘇敗如今的狀態,稍有不慎就會被這道血魂箭所秒殺。

鐺…

刺耳的金鐵相交聲響起,猩紅色的箭支撞上曹峰周圍古盪而開的金色塔影,恐怖的力量反彈而開,震得曹峰體內血氣一陣翻騰。面色蒼白。

顯然,曹峰這血脈神通道紋雖擅長防禦,但強行承受住這道血魂箭的衝擊,他也不好受。

唯一讓曹峰感到慶幸的是,他的血脈神通道紋擋住這道血魂箭,也避免了蘇敗被這道血魂箭洞穿的下場。

然而這個念頭剛剛在曹峰心頭出現的剎那,曹峰的臉色便是徒然劇變起來,因為他見到一道更加璀璨奪目的血光自天穹盡頭處出現。彷彿橫跨虛空,以一種極端恐怖的速度。眨眼間就從他的上空呼嘯而過,對著後方還未穩住身形的蘇敗暴射而去,凜冽而肅殺。

一種久違的死亡氣息湧上蘇敗的心頭,他想也不想,猛地運轉起體內那微弱的劍元,其身形欲朝右側衝去。但就在他控制住體內劍元的剎那,一股狂暴無比的氣息徒然自他胸脯處的箭支那湧現而出,就如同脫韁的烈馬般在蘇敗體內橫衝直撞起來,沖潰蘇敗體內的劍元,使得蘇敗身形猛然一滯。

這一滯。無疑是致命的。

噗…

透著猩紅的箭支破空而至,詭異的紋路在其箭支上形成一道猙獰的鬼臉,瞬息間就洞穿了蘇敗的右側肋骨,鮮血迸濺,再次染紅天際,巨大的力量直接將蘇敗掀翻數百丈,而後狠狠的撞上其後的一座山峰,兩道箭支將蘇敗的身形釘在了山峰上,巨石翻滾,轟鳴不斷。

「主上…」曹峰的雙目瞬間變得猩紅起來,在他的感應中,蘇敗體內的生機以及氣息正漸漸萎靡下來。

「小子,這時候還有閑功夫關心別人。」一道陰陽怪氣的笑聲徒然自天際間響起,伴隨著尖銳無比的破風聲,一道猩紅的箭支自虛空中再次撕裂而出,攜帶著霸道無比的氣息,勢落閃電般的暴射而來,狠狠的撞上曹峰。

咔嚓…

一道細微的裂痕在曹峰周身的塔影上蔓延而開,原本固若金湯的金色塔影在此刻變得脆弱不堪,在曹峰那緊張的目光注視下,整座金色塔影轟然崩潰。

兩道箭支在曹峰的眼瞳中急速的放大著,曹峰的面色也變得猙獰起來,他雙手結印。

只是曹峰明顯低估了這兩道血箭的速度,瞬息間就洞穿他的左右雙臂膀,磅礴的力量宣洩而開,身體立即對著下方的山峰墜去,同樣被箭支狠狠的釘在山峰上,砂石迸濺。

「原本以為只是遇見兩隻小雜魚,沒想到其中一隻小雜魚絲毫不亞於大魚,嘖嘖,我林某人的運氣還真不賴。」先前那道笑聲再次在天際間響起,一名血衣青年緩緩的自天穹盡頭踏空而來,他的身軀看起來有些單薄,右手正持著一柄長弓,整柄長弓晶瑩剔透,隱約間可見其內流動的猩紅色液體,一股妖異森然的氣息自其內散發而開,最古怪的是,這柄血色長弓沒有弓弦。

在這名血衣青年身後,又有數道身影踏空而出,一共五道身影。

刺鼻的血腥味自這些身影體內瀰漫而開,凜冽而又肅殺,此時,這些人的目光都是漠然的望著前方狼狽無比的蘇敗,那冷峻的面龐上紛紛浮現出一抹笑容。

其中一名姿色頗為冷艷的女子正盈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