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百八十五章 靜待破繭(上)

第七百八十五章 靜待破繭(上)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6-30 02:04  字數:2834

妖異的血月在太魔禁區的上空懸掛著,猩紅的血光如同一層血紗衣般籠罩這片天地,卻驅不散那群山萬壑間的黑暗以及響徹不休的獸吼聲。

其中一座巍峨的山嶽上,蘇敗望著眼前開闢出來的石洞,側過頭對一旁神色恭敬的曹峰道,「在接下來數月內我們恐怕都會在這裡修行一段時間,這是三十滴四品凶獸精血還有一枚血菩子,希望你在這段時間內實力能夠有所突破,不然以你我的實力在這太魔禁區中想要闖出一番成績的話,希望渺茫。」

話音未落,蘇敗就取出一枚血菩子以及盛著凶獸精血的玉瓶遞給曹峰。

曹峰神情一怔,對於血菩子說是不渴望那肯定是假的,只是曹峰有自知之明,這血菩子可不是他可以染指的,只是沒想到蘇敗會主動將血菩子交給他,不過當想到自己兩人的處境時,曹峰微微搖頭道:「血菩子就算了,只有讓主上你來煉化血菩子,我們隊伍的實力才能得到最大的提高,至於讓我來煉化,實力的提升肯定不如主上你那般。」

「這一點我自然也想過,但畢竟不是長久之計,畢竟這次太魔禁區只是選取出前八的隊伍,真正的好戲還在古荒帝曹的殿比上,那時候就算我實力再強也無法做到以一敵五。」蘇敗直接將血菩子和精血塞進曹峰的手中,「而你實力越強就越能給我分擔壓力…所以,從現在起,你也得拚命的提高自己的實力。」

蘇敗話都已經說到這份上,曹峰自然也不會再次拒絕,緊緊握著血菩子,一臉的堅定,「嗯…我必然不負主上的厚望。」

蘇敗微微點頭便不再言語,隨意選擇一道石洞,徑直的走進區內,很快,一塊巨石很快就堵住這道石洞的入口,這裡雖然極為偏僻,不過該有的戒備蘇敗還是要有的,畢竟在太魔禁區中,到處都是橫行的凶獸,誰知道在修鍊的時候會遭遇凶獸的襲擊。

黑暗瞬間淹沒了蘇敗的視線,蘇敗席地而坐,坐在一塊光滑平坦的青石上,他並不急著煉化血菩子,而是在調整自己的心境,只是心境心如止水的時候,蘇敗方才不慌不忙的從芥納戒中取出血菩子,那柔和的血光碟機散了洞內的黑暗。

蘇敗雙眸凝視血菩子片刻,緩緩輕吐口氣,直接將這枚血菩子含在嘴裡,瞬間,一股血腥味在蘇敗嘴裡蕩漾而開,這枚血菩子入口既化,化作一灘精血,這些精血內的能量出乎意料的磅礴,如同滾滾不斷的洪流般,讓蘇敗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唯一幸慶的是,這些精血內所蘊含的能量並不是如同凶獸精血那般霸道,反而如同他功點值所化的能量般,極為的精純溫和,就像涓涓細流般,在蘇敗的四肢百骸中蕩漾而開,穿梭過蘇敗的骨骸、經脈以及血肉,給蘇敗帶來舒暢無比的感覺。

蘇敗暗鬆了口氣,立即運轉起唯我劍訣,整個肉身在此時彷彿化作海綿般,瘋狂的吞噬這些精血所化的能量,強化著他的骨骼、經脈以及血肉,同時,一縷縷能量被他煉化成唯我劍元,不用他控制就直接對著他的丹田氣海灌注而去,使得他的丹田氣海以一種極為緩慢的速度擴張著。

蘇敗忍不住的舒暢無比的吐了口氣,他修行至今還是第一次修鍊如此舒暢,當初他煉化凶獸精血還是在龍鳳池中接受浴血洗禮的時候,都是時刻承受著撕心裂肺的痛楚。

……

古魔戰城,血色廣場上。

一道道談笑風生亦或者譏諷笑聲在這裡響徹不休,「太荒域戰已經開啟數日還沒看見選拔者死去,看來這屆的選拔者幸運還真不錯,沒有直接降臨自巨獸巢穴中…」

「這一屆的整體實力相比傳奇六絕那屆也不遑多讓,只是不知道誰能夠在此次太荒域戰中脫穎而出。」

「嗯,往日里應該都是古荒帝朝的隊伍,此次有道門妖以及神閣夢傾城這些人的存在,誰佔據榜首還真是不一定,不過唯一能夠確定的是,能夠進入前八的隊伍也就那幾支。」

「哪幾支?」

「古荒帝朝可以確定三支隊伍,然後道門妖所在的那支,夢傾城的那支隊伍,還有妖皇殿那麼小妖怪的隊伍,算算就有六支了,其餘兩支隊伍恐怕就要在太荒十公子中產生…」

「太荒十公子?那可不一定,至少我敢保證大炎皇朝的鳳冥就沒這個機會。」

對於四周的議論聲,宇文凡聞若未聞,他雙目直直的望著天穹盡頭處浮現的太魔禁區虛影,讓他暗鬆口氣的是蘇敗和曹峰的運氣不算差,應該是降臨在一個相對安全的地點,只是他眼中的擔憂並未散去,反而更加濃郁,「太魔禁區中巨獸橫行,稍有不慎就會落得萬劫不復的地步,又有道門和殺戮皇庭的人在暗中虎視眈眈,希望這兩個小傢伙能夠安然倖存下來,否則的話,我真得淪為道陣宗的罪人。」

此時,宇文凡腸子都悔青了,為何當初不強制出手阻止蘇敗。

「現在才知道後悔,如果換做是我的話早就放棄這次太荒域戰。」遠處,一名道門的強者正戲虐無比的看著宇文凡,咧嘴笑道:「三名天才全部死在太荒域戰中,他們這次道門可算是丟盡臉面了…」

「如今不知道是我們道門的人先找到道陣宗那幾人,還是殺戮皇庭的人先找到。」一名端莊優雅的少婦咯咯笑道,同樣戲虐的看著宇文凡。

自太荒域戰開啟,這些人都在等待著道門的笑話,正是都準備好一番措辭來好好嘲笑道門一番。

「哼…鹿死誰手可未定,現在高興未免太早了吧!」宇文凡臉色陰沉,冷哼一聲,只是對於自己這番話他並沒有多大的底氣。

「遲早的事情,難道你還幻想著就憑你們道陣宗那些廢物能夠覆滅我道門的選拔者?」

「還是你以為有人會對你們道陣宗出手相助,庇護你們?」

「大炎皇朝的人都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可沒有精力為你們道陣宗出頭。」

「就算你們道陣宗那幾位一開始就如同縮頭烏龜般躲藏起來,也躲不過我道門的追殺…」

這些道門的強者越說越起勁,各個眉飛色舞,往日里他們可沒少打擊道陣宗,只是沒有像此刻這麼舒暢,特別是看著宇文凡那陰沉的臉色。

儘管這些人的話刺耳了些,不過宇文凡不得不承認,事實正如這些人所說的那樣。

只是很快,宇文凡注意到,這些傢伙竟是同時失聲,各個神情錯愕不已的盯著其中一人,那人神情無奈,手掌攤開,五枚破裂的玉簡在他手掌上浮現。

見到這破裂的玉簡,宇文凡直接樂了。

這玉簡叫做生死簡,其內殘留著修行者的精血。

一旦那名修行者死去的話,在生死簡的感應下,殘留在簡中的精血也會立即潰散開來。

因此,通常太荒域戰開始前,各個勢力的強者都會拿出生死簡,讓門內弟子留些精血在裡面,從而來推斷自己勢力選拔者的生死。

就算他們道陣宗,宇文凡就曾帶來三枚生死簡,其內都封印著蘇敗、曹峰以及魔衍風的精血,讓宇文凡至今還能夠站在這裡的是,這三枚生死簡都未裂開,也就意味著三人至今安然無恙。

當然,這生死簡併不能長期存在,畢竟精血內修行者的氣息也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慢慢消散。

「嘖嘖…不愧是道門的翹楚,直接給大家帶了個好頭。」雖然不知道道門是哪些選拔者隕落,隕落在誰手中,但這絲毫不影響宇文凡此刻的心情,不由出聲譏諷一番……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