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百八十三章 絕殺

第七百八十三章 絕殺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6-27 20:13  字數:3463

濃郁的清香味瞬間瀰漫整個深淵,那極端恐怖的能量波動自血菩提上擴散而開,血菩子涌動的符文在此刻都變得猩紅無比,使得血菩子看起來更加的嬌艷欲滴。

「咕…主上這血菩子已經成熟了,我們得必須將這血菩子取下,否則它會自動脫落墜於地,化作血菩提的種子再次萌芽。」曹峰狠狠咽了口唾沫,對著一旁的蘇敗催促道,不過他很快就見到蘇敗那張白皙的面龐上有著一點點陰沉湧現。

「有人來了…」蘇敗淡淡道,他的身形卻如同閃電般的暴掠而出,白皙的右手迅速的曹血菩子抓去,這血菩子看起來只有半個巴掌大小,入手溫潤無比,如同握住一塊暖玉般,蘇敗沒來得及感受這血菩子就將之收取來。

唰…唰…唰…

只是待到蘇敗取下第五枚血菩子的剎那,數道尖銳的破風聲自上方響起,伴隨著一道欣喜無比的爽朗笑聲,「嘿嘿,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等費勁半月的時間都未曾尋到任何的天材異寶,沒想到在這裡居然會遇見…」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曹峰神情警惕起來,他霍然抬起頭,只見得在上方,六道如同鬼魅般的身影迅速的浮現,當見到這六道身影的剎那,曹峰眼神變得凝重起來。

這支隊伍是道門的隊伍。

「咦…我倒是誰,原來是道陣宗的廢物,沒想到你們運氣還真好,居然能夠找到如此天材異寶。」為首的一名青年身著白衣,面目看起來格外的俊朗,他那戲虐的目光在蘇敗和曹峰身上橫掃而過,最後落在血菩提上,眼瞳猛地一縮,眼中有著難以掩飾的欣喜之色湧現:「血菩提…」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隊伍,蘇敗神情沒有任何的變化,他不緩不慢的將其餘的血菩子收入芥納戒中。

「你應該就是道門的西門吹雪吧!血菩提這等天地靈物可不是你們可以有資格享受的,識趣的話就乖乖的交出血菩子,省得吃一番苦頭。」白衣男子輕笑道,當見到血菩提上那懸掛的枝條上,眼神瞬間變得狂熱起來,七枚,這棵血菩提居然誕生七枚血菩提。

「韓碩不要欺人太甚,這血菩提是我們道陣宗率先發現的。」曹峰冷聲道,他體內的真元已經變得狂暴起來,眼前這白衣男子給他帶來一種強烈的壓迫感,顯然,這名白衣男子的修為遠勝於他。

「那又如何?今日小爺我不單單只要你們手中的血菩子,你們兩個的性命,小爺也要,只不過趙信師弟估計會失望了,這場貓捉老鼠的遊戲還沒開始就要結束了。」白衣男子俊朗的面龐上有著嗜血之色湧現,他的雙手在此時迅速的變化印法,頓時有著磅礴的真元自體內呼嘯而出,伴隨著嘩嘩的水流聲。

「道陣嗎?」蘇敗唇角掀起一抹冷酷的笑意,自始至終他都未曾開口說過一句話,他沒有興趣和這些阿貓阿狗廢話,對話竟不知天高地厚找上來的話,那麼直接將這些人抹殺便是。

唰……

凌厲無比的劍氣自這方深淵間蕩漾而出,鯤鵬風翼自蘇敗身後迅速的凝聚而出,蘇敗的身形眨眼間就出現在白衣男子的前方,一柄銹跡斑斑的鐵劍儼然被蘇敗握在手中,蘇敗就這般雲淡風輕的向著前方刺出一劍,一股鋒芒無鑄的劍意氣息當下便是在劍峰上凝聚。

「哼…這種難登大雅之堂的劍道也敢在我面前秀,蠢貨。」面對蘇敗這一劍,白衣男子面色上沒有任何的慌張,他的雙手徒然相合,匯聚在他前方的真元立即化作一座道陣顯現出來。

在這座道陣中,一座龐大的山嶽虛影迅速的凝聚,橫亘於白衣男子前方。

「給我鎮壓…」白衣男子俊朗的面龐上湧出些許猙獰,當下這座山嶽虛影就對著蘇敗鎮壓而去。

蘇敗只覺得一座恐怖的山嶽呼嘯而來,使得他周圍的空氣都凝固住,只是他手中的鐵劍卻是毫無停滯,筆直無比的刺落在那山嶽虛影上,而後蘇敗嘴角掀起一抹嘲諷的笑意,「難登大雅之堂?這種不經過腦子的蠢貨你也說的出來…」

唰…唰…

白茫茫的劍氣在此刻自鐵劍上洶泄而出,浩浩蕩蕩,伴隨著一股凌厲無匹的劍意氣息,那看似雄渾無比的山嶽虛影在如此衝擊下,僅僅只撐住瞬息就土崩瓦解,那湧現的凌厲氣息當下便是籠住白衣男子的心頭。

「好可怕的劍意…」白衣男子猶如置身於冰窖的感覺,四周湧現的劍意氣息讓他皮膚一陣刺痛,好不遲疑,白衣男子立即朝著後方退去,只是他這一退,臉色就不由自主的變化起來。

只聞後方無數道清楚的劍鳴聲響起,緊接著一道道黑色的劍風便是撕裂虛無而現,可怕的劍意氣息縈繞在其中,彷彿要將這無盡的深淵徹底粉碎。

這突兀而現的劍風,封絕了白衣男子的退路,也如同天塹般橫亘於白衣男子和其餘五名道門修行者之間。

「方寸稱尊,是為心劍之術…」

蘇敗的喃喃自語聲在此時顯得格外的清脆,他手中的鐵劍如同曜日般璀璨,劃破深淵中的黑暗,就如同夜空中划過的星辰般,橫跨虛空,眨眼間就出現在白衣男子的面前。

曜日的劍光讓白衣男子雙目隱隱作痛,如此之短的距離,他根本沒有時間凝聚道陣,因為,蘇敗的劍太快了,他大手握的一握,只見一柄猩紅的巨刀出現在他手中,狂舞而起,掀起森然的刀影,旋即鋪天蓋地的刀芒便是向著蘇敗的全身要害之處斬去,他這是要讓蘇敗知難而退。

只是,在眾人眼中這看似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