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百八十章 你是誰?(續)

第七百八十章 你是誰?(續)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6-24 02:16  字數:3129

「這難道也是神通血脈道紋?」蘇敗雙目凝視著虛空中玄衣獵獵作響的帝霓裳,眼中有著說不出的凝重,先前帝霓裳那一幕給他帶來極大的震撼,「好可怕的神通道紋,這神通道紋如同鏡子般竟能將對方的攻勢反彈回去…」

修行至今,蘇敗曾見過形形色色的神通道紋。

但蘇敗卻未曾見過如此恐怖的神通道紋,血蝠巨獸那近乎王道境級別的實力竟以這樣的一種方式隕落。

虛空中,帝霓裳神色平靜的望著眼前土崩瓦解的血蝠屍骸,眼中沒有任何的波動,清冷的猶如墜落凡塵的廣寒仙子般,此時她玉手上正握著一枚玉牌,這塊玉牌出現的剎那,血蝠巨獸屍骸內滲開的生機立即向著玉牌匯聚而去,使得玉牌上徒然泛出猩紅的血光。

顯然,這玉牌已經蛻變成紅色級別的玉牌。

只是讓蘇敗暗自吃驚的是一隻相當於王道境級別的巨獸屍骸,只是將玉牌提高到紅色級別的程度。

「如果需要將玉牌提高至紫色級別,不知得需要多少只王道境級別的巨獸。」蘇敗心中喃喃道。

「你是誰…」清冷的聲音在虛空中響徹而起,猶如寒冬中颳起的冷風般,使得天地間的溫度徒然下降好幾度,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錯愕的望著虛空中那道倩影。

只見帝霓裳緩緩轉過身來,望著蘇敗的清眸中依舊清冷,只不過在這清冷下依舊有著一絲淡淡的波動。

聽著帝霓裳的話語,蘇敗神色也是有些變化,他沒想到帝霓裳居然會主動搭話,看著那熟悉又陌生的臉龐,蘇敗微微一笑道:「道門西門吹雪。此次多謝閣下出手相助。他日若有機會的話必有所報。」

修長的睫毛輕輕顫抖著,帝霓裳對於蘇敗的話語好似聞若未聞,那雙眸子只是靜靜的凝視著蘇敗。

這一幕讓古荒帝朝的修行者吃味不已。作為天之驕子的帝霓裳,在古荒帝朝中可是有著無數傾慕者。無論是強如吳帝還是玄苦都是帝霓裳的追求者。

但放眼整個古荒帝朝的青年才俊,從未有人會有如此殊榮讓帝霓裳主動搭話,更別說讓帝霓裳這麼靜靜的看著一個人。

「怎麼回事?帝她居然會主動與人搭訕,而這人還是一個名不經傳的毛頭小子。」

「先前帝出手恐怕就是為了這小子,難道帝對這小子真的感興趣?」

「不可能,就這小子何德何能讓帝她青睞,論實力他不如玄苦、吳帝等人,論面容。我古荒帝朝比他更加出色的也不在少數。」

四名青年目光都是略帶敵意的望著蘇敗,他們想不通在他們看來極為普通的一名少年竟能引起帝霓裳的注意。

就連素來漠然的玄苦,此時那雙猩紅的眸子也噙著些許敵意看向蘇敗。

這些突如其來的敵意讓蘇敗有些哭笑不得,他自然也看的出,無論是那帝皇榜上第三的玄苦還是其餘四名青年,都對帝霓裳有著不加以掩飾的愛慕,只是他沒想到,後者只是對自己開口就能引起這些人的敵視。

「你很像我的一位故人…」無視四周那投射而來的敵意目光,蘇敗對著帝霓裳輕笑道,他神色並沒有因為後者那絕世傾城的容姿而有所變化。那雙漆黑的眸子中也只有幽潭般的寧靜,沒有任何的火熱。

「是嗎?她是誰?」帝霓裳淡淡道,那雙清冷的眸子中再無任何的波動。

蘇敗輕笑道:「我的未婚妻…」

「放肆。我古荒帝朝的聖女豈是你能夠褻瀆的…」凜冽的呵斥聲驟然響起,伴隨著震耳欲聾的雷鳴聲,只見蘇敗的上空徒然掀起無數道漣漪,緊接著一道銀色璀璨的槍影直接是穿透了虛空,快若奔雷的對著蘇敗暴刺而來。

這突如其來的攻勢沒有讓蘇敗有所慌張,他手中的鐵劍唰的一聲帶起白茫茫的劍氣,雲淡風輕的向著虛無刺去,他這一刺看似很隨意,但偏偏卻是刺中那道銀色槍影。

鐺…

狂暴無比的能量波動在虛空中席捲而出。巨聲響徹,傳遍方圓數萬丈的地域。

蘇敗只覺得一股恐怖無比的力量在劍柄上傳來。其身形便是不受控制的朝後退去一步。

但那恐怖的槍影卻在蘇敗這一劍下土崩瓦解,化作一道流光反彈回去。被一名青年所握,此時這些人都是眼露凜冽寒意的盯著蘇敗。

不過讓蘇敗感到壓抑的不是這些人的目光,而是後方一直未曾開口的玄苦,他雖然沒有轉過身去看,但卻能感受到玄苦體內那冒騰而起的殺意。

這種感覺,就像被一隻遠古巨獸所盯上。

現場的氣氛徒然變得劍拔弩張起來,曹峰噤若寒蟬,他沒想到事情會演變到現在這地步,僅僅只是因為蘇敗的那番話,心中暗自叫苦,自己這主上也真是夠膽大的,居然敢調戲起帝皇榜上第一的帝霓裳,這不作死嗎?

「我們走吧!」就在虛空中空氣近乎凝固的時候,帝霓裳貝齒輕啟,清冷的眸子自蘇敗身上緩緩收回,便是盈盈轉身,踏著蓮步掠向天際。

對於帝霓裳的話語,這些人好似不敢違抗,只是惡狠狠的瞪了蘇敗一眼,「小子…下次你敢褻瀆我古荒帝朝聖女的話,就算她不介意,我哥幾個也會讓你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

撂下狠話,這些人也是轉身踏空而去。

蘇敗的目光凝視著那道清冷猶如謫仙般的曼妙倩影,對於那些青年的警告,他聞若未聞,只是他那漆黑的眸子中正露出些許沉思,此時他自己也正好奇,為何這帝霓裳會出手相助,為何她會主動問自己是誰?

「難道她是步寒韻?不對,無論是她的氣息還是她的修為波動都與步寒韻不同。」蘇敗心中喃喃道,這帝霓裳和步寒韻的面容幾乎如出一撤,但是卻給人一種截然不同的感覺,如同說步寒韻的冷是那種外冷內熱的話,那麼這帝霓裳的冷就如同遠山冰雪般,萬年融化不開,是真正的冷漠。

「你想死?」沙啞的聲音在蘇敗的後方響起,玄苦目光如毒蛇般盯著蘇敗,眼瞳深處有著不加以掩飾的殺意涌動。

轉過身,蘇敗眉頭微微一皺,不過很快,他那白皙的面龐上卻緩緩掀起一抹笑意,淡笑道:「我僅僅只是多看了他幾眼,你就想殺了我,未免太霸道了吧!」

「人要貴有自知之明,否則的話就會給自己惹來殺身之禍,她貴為我古荒帝朝的聖女,在古荒帝朝中擁有媲美三公九卿的地位…」玄苦原本的話語很少,但今日他的話卻很多,不知為何,在看到蘇敗的剎那,他心中就有種不舒服的感覺,或許這一切與帝霓裳先前所做出的舉動有關係,「像她這樣的人,豈是你們這些卑微存在的人所能擁有的,就連想都沒有資格。」

「醋勁還真大…」蘇敗淡笑道,後者話語中那無處不在的不屑讓他有些不爽,「不過你放心,我對你們這位聖女孩真是丁點意思都沒有…」

「是嗎?希望如此,否則的話你們道門的選拔者可以永遠留在太魔禁區中。」玄苦臉龐上難得浮現出一抹笑容,好似對蘇敗的識趣極為滿意,只不過這抹笑容怎麼看都透著極端凜冽的味道。

「玄苦…」就在這時,一道清冷無比的聲音彷彿橫跨萬丈虛空而來,飄蕩在蘇敗和玄苦的耳旁。

這是帝霓裳的聲音,玄苦冷冷的盯著蘇敗一眼,旋即便是踏空而去。

隨著玄苦的離去,這方虛空中那種壓抑的感覺方才有所緩解,曹峰也是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他還真怕玄苦對自己等人出手,到時,以自己等人的實力豈是他的對手。

擦拭額頭的冷汗,曹峰看蘇敗有些沉默,不由語重心長道:「主上,他說的對,帝霓裳註定是和我們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

「我知道。」蘇敗淡淡道:「只是我有些失望…」

「失望?」曹峰神情一怔,眼露古怪之色。

「嗯。我原本以為帝皇榜上的幾位至少也算是人物,現在看來也只是一群爭風吃醋的小傢伙。」蘇敗淡淡道。

「……」無論是蘇敗那老氣橫秋的口吻還是蘇敗的神態,一時間,曹峰竟無言以對。

然,就在蘇敗話音剛剛落下的剎那,一股極為刺目的光芒自玄苦離去的方向呼嘯而來,伴隨著磅礴雄渾的氣息,讓曹峰臉色劇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