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百六十六章 壓力(上)

第七百六十六章 壓力(上)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6-02 02:35  字數:2975

龍鳳殺劫榜在太荒域中可謂凶名遠揚,讓人聞風喪膽。

在殺戮皇庭中有兩個榜單,宗師殺劫榜以及龍鳳殺劫榜。

被登記在其上的修行者都是要受到殺戮皇庭的追殺,只不過宗師殺劫榜上的修行者大多數都是皇道境,甚至是帝道境的修行者,而龍鳳殺劫榜上的修行者則是年輕代翹楚,古往今來,每次殺戮皇庭公布這兩個榜單的時候就是太荒域修行者人心惶惶的存在。

特別是那些各個勢力的年輕代翹楚,一方面他們如果被殺戮皇庭列在龍鳳殺劫榜上的話無疑表明了他們的不凡,但另一方面就代表他們今後要受到殺戮皇庭的追殺,源源不斷,直至隕落為止。

華胥雙眸微眯,彷彿眼神在此時都有著焦距,明知故問道:「什麼新面孔?」

俏麗女子笑盈盈道:「這可是涉及到大炎皇朝的情報,諸位如果想要知道的話恐怕還得支付二十滴四品凶獸精血。」

葉驚神笑了笑取出玉瓶遞給女子,沉聲道:「說吧!」

女子把玩著手中的玉瓶,臉上掠過一抹興奮之色,才短短片刻她就已經得到六十滴四品凶獸精血。

這一幕,看的蘇敗有些心疼。

收起玉瓶,女子微微一笑道:「10西門吹雪,此人原本在大炎皇朝中算是默默無聞的存在,不過在禁區選拔賽中異軍突起,擊敗原本最有希望奪冠的魔衍風,佔據第一封侯者的位置。神禁選拔賽結束後,此子直接拜入道陣宗,成為道陣宗的真傳弟子…」

說到這裡,女子臉上徒然露出些許古怪之色,輕聲嘆道:「在劍道式微的時代。此子卻是修習劍道之術,真不知道是要說他自信還是要說他愚蠢?」

「修習劍道?」葉驚神的聲音帶著些許詫異,「這怎麼可能?在太荒域中誰都知道修習劍道是誤入歧途,到頭來終究一場空,還有人修習劍道。」

「事實上,他確實是名劍道修行者。還曾領悟過劍意…不過他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道陣師…此人在道陣上極具天賦,幾乎不亞於魔衍風,神禁選拔賽最後一戰,他曾動用過四重七曜道陣。」女子的聲音帶著些許惋惜,顯然在他看來,蘇敗在道陣擁有如此妖孽的天賦,那就應該一心鑽研道陣,若干年後必然成為道陣宗師。

「有點意思…」華胥微微點頭。眼角的餘光卻是掃向一旁的蘇敗。

「只可惜此子修行的時間尚短,如今的修為不過道基一重而已,還有他體內並沒有血脈神通道紋的存在,因此殺戮皇庭只將此子列為龍鳳殺劫榜第七…」女子略帶惋惜道,比起那些真正的天之驕子,西門吹雪固然妖孽,不過還是有著明顯的差距。

道基一重?

在場眾人眼中都是掠過一抹古怪之色,這可是西門師弟在一月前的修為。他如今的修為可是道基四重,顯然。榮耀酒肆的情報還是有些延遲性,並不是與時俱進的。

「大炎皇庭這次隊伍的陣容如何?」這次開口的是古閻,他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嘶啞。

「具體隊伍的陣容還不明確,畢竟大炎皇朝隊伍陣容的規矩不同於其他勢力,往往都是最後才確定的…不過就算如此,也不難猜測出大炎皇朝中最強的隊伍莫過於龍鳳公子鳳冥的隊伍。」

女子莞爾笑道:「龍鳳公子目前的修為是道基六重巔峰。他的修為在太荒十大公子中算不上名列前茅,然而龍鳳公子體內雙血脈神通道紋的存在使得他的實力在太荒十公子中算是最頂尖的那一批,他所修習的功法是大炎皇朝的天地九皇訣,天地九皇訣修鍊時需地脈真火輔助,因此。龍鳳公子的肉身經過無數次地脈真火的淬鍊,恐怖無比…」

「當初就算是弒神公子劫萬在暗中偷襲重傷在身的龍鳳公子,都讓龍鳳公子安然離去,可知他的可怕…」女子美眸中露出些許欽佩之色,當初鳳冥和劫萬那一戰,可是震撼了不少人。

雙血脈神通道紋…

蘇敗眼神微微一凝,如果說血脈神通修行者是天之驕子存在的話,那麼雙血脈神通道紋便是翹楚中的妖孽存在。

「雙血脈神通道紋,其一是大炎皇族的先輩曾領悟過兩道神通,同時將這神通銘刻在自己的血脈中傳承下來,其二就是鳳鳴的母親也是血脈神通修行者,不過就算這樣,雙血脈神通道紋共存的概率還是很低。」蘇敗心中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這鳳冥是天之驕子也不為過,讓蘇敗略感無奈的是這血脈神通道紋好像都成為爛大街似的。

「對於龍鳳公子的情報,我們事先曾收集過,你不需要給我們介紹了…除去龍鳳公子外,可還有哪些需要注意的人。」華胥淡淡道。

「還有一些人值得注意,鳳冥,道基五重的修為…也是大炎皇庭的皇子之一,比起兄長龍鳳公子稍有不如,他體內只有一道血脈神通道紋…」

「鳳鳴,她體內的血脈神通道紋是妖鳳神通道紋,師傳鳳衍皇…」

「鳳紅魚,修習的是大炎皇朝的禁忌之術之一的煉世炎槍,配合著她體內的神通道紋,戰力堪比道基六重…」

「魔衍風,道陣宗年輕代中原本最強者的存在,無論是修羅神通還是他的五重七曜道陣,都讓他在同輩中立於不敗之地…甚至有許多人曾斷言,這次太荒域戰結束後,魔衍風有衝擊太荒十公子的資格。」

「宋幽獄…白長恨…曹峰…這些人的實力稍有不如先前那些人,不過依然不可小覷。」

女子手中掌握的情況可謂詳細無比,幾乎包含這次大炎皇朝選拔者的修行功法以及手段。

末了,女子還不忘評價一句,「如果單單從陣容上來看的話,大炎皇朝或許還不如殺戮皇庭,不過單單龍鳳公子的存在,雙方的實力可謂旗鼓相當…咯咯…殺戮皇庭和大炎皇朝是宿敵,這次雙方的陣容都不弱,估計又是一場龍爭虎鬥的激戰。」

接下來,華胥等人又了解了其他勢力的陣容情況。

相比殺戮皇庭、神閣、大炎皇朝的陣容,其他勢力的陣容也不弱,可謂百花齊放。

就算陣容最差的妖皇殿,也有著兩名道基六重的存在。

「道門這次隊伍的陣容如何?」直到最後,華胥方才提起道門。

「很強…」聞言,女子原本笑盈盈的俏臉上立即浮現出凝重之色,「這次道門的陣容幾乎媲美陣絕那屆的陣容,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怎麼可能?趙信的實力雖然不錯,但比起陣絕還還是有著很大的差距。」葉驚神失聲道。

「你說的對,趙信在太荒十大公子中算是拔尖的存在,不過比起傳奇六絕還是有著極大的差距…但我要說的那人可不是趙信。」女子不可置否的點點頭,輕聲嘆道:「是妖…」

妖…

這個名字在女子口中剛剛脫口而出的剎那,雅間內所有人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葉驚神的眼瞳徒然一縮,粗獷的面龐上有著難以置信之色,搖著頭道:「不可能…他可是六十餘年前的修行者,當初太荒域戰結束後,他就被殺戮皇庭的強者刺殺隕落,就是因為他的隕落,道門和殺戮皇庭還曾開戰過。」

華胥也是搖著頭輕聲道:「就算是妖沒有隕落,按照太荒域戰的規矩,他也沒有資格參與太荒域戰…」

「但如果他並沒有違反規矩的話?」女子笑著反問道。

「不可能,太荒域戰的規矩只允許而立之年以下的修行者參戰,就算他可以用修為保持自己年輕的面龐,看起來像年輕代的修行者,但他的骨齡卻暴露了他的真實存在…因此,他絕對隱瞞不過古荒帝朝的人,要知道古荒帝朝對於這個一直很嚴格,當初就有人妄想欺上瞞下,最後那個勢力直接被連根拔起。」古閻淡淡道。

只是,女子依舊笑著搖搖頭道:「但如果他的骨齡依舊也是二十餘歲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