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百五十九章 三千大道,誰與爭

第七百五十九章 三千大道,誰與爭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5-26 01:45  字數:3431

風起雪現,白茫茫的雪絮自虛無的天際中搖曳而出。

一股凌厲而而又肅殺的氣息直虛空中瀰漫而出,整個天地在此刻變得更加昏暗。

這突如其來的一場風雪讓御禁區中的修行者不禁打了個寒顫,各個滿臉震撼的望著那道淌血的身影,此時的蘇敗背影依舊看起來單薄,卻給人一種壓抑無比的感覺,彷彿一柄通天的巨劍矗立在他們心頭,壓制的他們喘不過氣來。

凜冽的雪絮晶瑩剔透,近乎劍峰般冰冷。

待到雪絮敲落在蘇敗手中鐵劍的剎那,嘹亮的劍鳴聲在虛空中驟然響起,這道劍鳴宛如橫跨遠古而來,攜帶著遠古劍道昌盛時代的無上威壓,使得原本盤旋在虛空中的雪絮,成漩渦狀轉動而下,紛紛指向蘇敗,好似朝拜。

但這才剛剛開始而已,破敗的斷壁殘亘中無數塊尖形的瓦礫竟是詭異的衝天而起,也是指向蘇敗。

「這是…」一股濃濃的震驚之色自老者面龐上湧現,他雙眼雖已失明,卻能感受到這一幕,在他感應中,劍墳中的枯草竟是齊刷刷的向蘇敗倒去。

如此詭異的一幕震撼了御禁區內的所有修行者,「怎麼回事?這些樹葉還有野草居然都向著他所在的方位倒去…」

嗡…嗡…嗡…

中年男子猛地低下眸看著自己腰間白皚皚的戰刀,這柄戰刀曾飲盡數十萬凶獸的精血,甚至染著王道境修行者的鮮血,已經漸漸有了自己的靈性,此刻,這柄戰刀竟是顫抖起來,好似在畏懼什麼。而這一切畏懼的源頭,自然就是虛空中的那道身影。

這一幕,不僅僅發生在中年男子身上。

幾乎在場的刀道修行者都察覺到自己刀器的異樣,彷彿在畏懼什麼。

「萬劍朝宗之象…沒想到老朽在餘生竟能親眼目睹萬劍朝宗之象…哈哈,天道不亡我劍道。」老者面色徒然變得激動無比,語無倫次。

老者的聲音並不算洪亮。但在場修行者都不是常人,清晰可聞。

中年男子身形微顫,好似想到了什麼,聲音難得帶著些許顫抖道:「萬劍朝宗之象…我曾在一本古籍上看過,一旦萬劍朝宗出現的話那就意味著有人領悟宗師劍意。」

「宗師劍意?你說眼前這名乳臭未乾的少年是名劍道宗師,還領悟了宗師劍意。」

「絕對不可能,他如果領悟宗師劍意,用得著來感悟劍墳上的劍意…」一名妖嬈的女子螓首微搖,否定道。

鏗…

就在喧嘩聲衝天而起的剎那。一道悠揚曠遠的劍鳴聲自天地間響徹而起,將漫天的喧嘩聲徹底掩蓋住。

眾人紛紛停止討論,目不轉睛的望向虛空。

這時,蘇敗動了。

凜冽刺目的劍光自蘇敗手中的鐵劍上迸發而出,比起先前更加的璀璨。

但讓眾人感到震撼的不是這道劍光,而是劍身兩側蕩漾而開的劍意氣息,這道劍意氣息一出現,虛空中就已掀起無數道漣漪。

這是怎麼樣的劍意…

直視這道劍意。眾人都有種置身於冰窖中的感覺,全身冰冷。

凌空踏步。蘇敗在萬眾矚目之下,手中的鐵劍雲淡風輕的刺出。

這一劍,很平凡。

這是所有人都覺得,但這一劍也很恐怖。

幾乎在蘇敗這一劍刺出的剎那,無數的雪絮如影隨行,如狂風暴雨般對著上空的巨刀虛影、掌影、拳影以及槍影呼嘯而去。源源不斷,聲勢浩大。

這些雪絮可不是普通的雪絮,而是蘇敗的唯寂劍意所化,凌厲無比,頃刻間就已宣洩在那些意境虛影上。無數道漣漪自其上瘋狂的響起,在眾人的驚呼中,這些意境虛影竟是承受不住這劍意的衝擊而潰散開來。

而蘇敗手中的鐵劍,已刺中巨刀虛影。

這道巨刀虛影可是有數十道皇級刀意匯聚而成的,威力恐怖無比。

但在此刻,這道巨道虛影在蘇敗的劍下就如同白紙般,一劍撕裂成兩半,化作刀氣消散。

從蘇敗出劍到此刻不過數息的功夫,漫天的刀意、槍意、箭意、掌意、拳意卻已消散,只剩下劍意。

寒風、鐵劍以及漫天呼嘯的雪絮,連同蘇敗在內構成天地間一道奇異的風景,深深的烙印在眾人的腦海中,久久不散。

低眸,蘇敗望著手中的鐵劍,鐵劍輕顫不已,蘇敗能察覺到鐵劍的雀躍。

「劍道的榮光總有一天會復辟的…這是誰也擋不住的。」蘇敗微微握緊鐵劍,雙眸卻是輕閉起來,一股更加凌厲磅礴的劍意氣息自蘇敗的體內蕩漾而出,天地驟然變得奇寒無比。

這場風雪原本只是籠罩方圓數百丈的地域,但在此刻,數百丈開外的虛空中,一絲絲風雪自虛空中凝聚而出,紛紛洒洒的落下,範圍不斷擴大。

對於這薄如蟬翼的雪絮,眾人臉色劇變,他們能察覺到其上那凌厲刺骨的劍意,紛紛運起真元形成光罩抵禦這些雪絮。

一時間,眾人有些猜不透蘇敗這是要做什麼。

不過很快他們就明白蘇敗這是做什麼,只見在周圍的青銅宮殿上已是鋪滿一層雪絮銀妝,肉眼可見的冰霜在青銅宮殿上迅速的蔓延而開,眾人眼瞳猛地一縮,他們察覺到,這些青銅宮殿上的刀意猶如陽春白雪般,正迅速的消融。

抹滅!

他這是要抹滅青銅宮殿上的刀意,蘇敗這瘋狂的舉動讓無數人臉色劇變,他們匯聚在御禁區中的目的就是為了感悟眼前這些刀意,這些刀意如果被蘇敗所抹滅的話,他們豈不是再也無法感悟這些刀意。

想到這,這些人再也站不住了